扫码订阅

[size=12]一 命令

临近九月,已近夏末初秋时节。

本以为到了这个时候,北方的天气会凉快许多。这对于我们这些在侦察兵训练基地受训了两个多月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一个莫大的期望。

从七月开始,我们便来到了这个座落于大都市郊区的军营。这是一个很传统的军队大院。院区整洁干净,道路两旁都是笔直挺拔的林荫。院内除了宿舍区、礼堂、篮球场之外,还有一个可以容下千人的训练场。训练场朝南一侧有个阅兵台,可以安排大约五、六排座席,背后则是一堵弧形的高墙,刷了白灰,可以放电影用。

往常在这里受训的,都是来自基层的优秀士兵或是刚入伍的大学生军官。我们不是军人,但工作的特殊性质却需要我们有军人一般的作风、纪律和意志。于是我们也被送到了这里,经受和军人们一样的严格训练。

教官们都是很专业的军人。统管我们的是一位中校,人高马大,说一口让人听不懂的山东话,是个将门之后。每个训练科目有单独的军事教员,据说都是在全军或军区比武中获过奖的精英。有位教我们捕俘拳的其貌不扬的黑矮胖子,据传还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在一次捕俘行动中徒手杀死过越南鬼子。

我们这些人被分成了四个中队,其中一个中队是女兵。每个中队分三个区队,每个区队三个班。区队长是排职干部,各班班长则是从基层部队调来受训后留下的表现优秀的士官,班副则从学员中粼选。

我们这些学员,都是一些刚走出校门不久,满情激情渴望融入新的生活的所谓“天之骄子”。虽然这个名词在现在已很少用了,但在当时,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个很能满足虚容心的东西。我们发的都是带红沿的大盖帽,肩上扛着红牌子,走在大街上自己都觉得挺神气。虽然我心底明白,我们不过是些军训的学生,不是真正的军人,但也不知怎地,穿上这身军装,总觉得自己变了个人。象身体里注入了一股阳刚之气,又象有团火在心里燃烧。

适应军营的生活很痛苦。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了自由空间。每天的时间表都是固定的,六点半吹响起床号,然后是整理内务、开饭、训练......。训练日程很满,刚开始的那几天特别害怕吹哨集合,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差点没给憋坏了。周末只能轮流出去,而且只有半天,根本不能跑远。

相对于没有自由空间而言,训练对我来说不算是件苦差事。从站军姿开始,到最后搞实弹射击,我不是班里最好的,但也不是班里最差的。这样的同志日子过得比较舒服,至少精神上不会有太多的负担,既不用担心被叫去做示范,也不用担心被区队长和班长痛骂。有训练不好的,总是挨骂,有时候教员或班长被气急了,会提起腿准备踹人,但一想到训的是“骄子”,所以总能够强按住心中怒火。相信在基层部队,决不会有这么文明的教官。

我们的训期为三个月。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我们这些白面书生们都被晒褪了几层皮,人都变得象教官那样精瘦了。七八月的太阳真毒,象是能够把人的血液都晒沸了,但教官们的心更“毒”,班里有谁训练掉队了全班都得陪着在烈日下训练,所以很多人时常阻咒那炎炎烈日。多么希望秋天早点儿到来啊!不仅是因为秋日凉了,更因为大家就要解放了。

离军训结束还有十五天。又到了晚上七点,如往常一样,全区队集合收看了《新闻联播》。收看完毕,区队长没有象往常那样喊“下面解散,自由活动!”。这通常是我们一天中最期盼的一句话,也是最让人觉得幸福的一句话。这一天,他一脸严肃,说:“刚接到上级命令,你们军训结束时你们单位领导、军区和总部首长将来视察军训成果。届时将举行阅兵式。明天开始准备阅兵,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另外,由于阅兵方阵人数限制,有些人要被淘汰。通知完毕。下面解散。”

二 竞争

谁将被淘汰呢?一晚没睡好的我们,在第二天知晓了答案。

所有人都将参加第一周的训练。主训教官将根据训练情况筛除不合格人员。这个看似平常的做法,却给了我们每个人,包括区队长、班长们巨大的压力。如果按建制平均分配名额,那是再合适不过的做法,这样每个班只要自行减少一两个人就行了。在一个班里站队,谁上谁下,心里总有个数。但现在全体站队,如果一个区队或一个班被淘汰的人太多,那只能证明带兵的干部无能或是集体的无能。这对于任何一个集体或个人而言,都将是个耻辱。

于是,一道阅兵命令,在全体教官和受训学员中间掀起了一场荣誉保卫战。

我们曾经一直难以理解,为什么区队长们、班长们内部经常会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争执,为什么这些人有时候会为在我们眼里看起来就是芝麻大的小事情争得脸红脖子粗。当真正的竞争开始的时候,我们终于明白了。军营是个适者生存、不适者就要被淘汰的地方。要避免被淘汰,就只能胜过别人。要想取胜,必须首先在心理和气势上压倒对方,哪一方的心理先崩溃了,它必将成为失败者。同时,对于任何一个军人,集体的荣誉就是自己的荣誉,集体是每个军人精神力量和荣誉的源泉。因此,每个军人都会象珍视自己的家一样珍视自己的集体。他们愿意为捍卫集体的荣誉流血甚至牺牲。

我们是学生,不是军人。我们始终很难理解存在于军人之间的那种残酷的竞争。竞争始终离我们很遥远,因为我们都很清楚,过几天我们就会脱下这身军装,又回到寻常百姓的生活。我们的这个集体固然值得留恋,但过几天它就会被取消,人们会逐渐淡望这里曾经训练过这么一群年轻的学生。它不会写在某个部队的历史里,它只会是一段短暂的记忆,收藏在少数亲历者的脑海里。它象一个驿站,是我们结交新朋的地方,是我们从校园走向社会的中转站,竞争对我们无益,因为我们都是过客。我们应当相安无事地相处,做得好也罢,做不好也罢,到了结业的那一天,我们这些人――无论好与坏,都有着一样的经历,都会拿到一样的结业证书,都会一样地登上北上的列车,开始一样的新的生活。

但当阅兵命令一下,学员们被迫面临优胜劣汰的选择时,那种大家相安无事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每个人都知道,这次阅兵实际上对每一个集体和个人的考验。如果不努力,就将被淘汰,就意味着之间两个多月的汗水都将付之东流。每一个掉队者,不仅仅将损害集体的荣耀,也将损害自己的前程,因为这是自己步入社会后面临的第一场真正的竞争。

三 训练

为期一周的阅兵整训开始了。阅兵科目主要是阅兵式、分列式(不配枪械)、拳术和倒功表演四项。阅兵和分列式均由四个方阵组成,每个方阵64人(8*8),其中一个为女兵方阵。拳术表演分男女方阵进行,男兵表演少林捕俘拳,女兵表演匕首擒敌。倒功则由男兵表演。根据要求,整训后将有三十余人将被淘汰出阅兵名单。

阅兵训练一开始,训练场上便充斥着一种肃杀的氛围。教官、区队长和班长们不再容忍任何形式的错误。学员们也不再敢嘻皮笑脸,马虎应付,都尽自己所能做好每一个动作。区队与区队之间、班与班之间都时刻紧盯着对手们,相互攀比着训练时间、训练强度和训练进度。

在激烈的竞争下,领导者的水平、学员们的团结、个人的刻苦等一切因素都可能影响到最终的胜负。我还算幸运,分在了一个比较好的区队、比较好的班。我们的区队长是一个少尉,看起来有点儿瘦弱,但却是军区表彰过的神射手。我们的班长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农村兵,刻苦而又不失灵性,各项基本功很扎实,而且常常能够发现问题的症结。我们班的学员都是实在人,都有一股认真、勇猛、顽强的作风。班内的风气也很正,有什么问题都能随时拿出来讨论,因此我们班在中队和区队中一直表现比较突出。

进入整训阶段,我们前期训练的投入得到了回报。我们在拳术和倒功方面没有太大问题。特别是倒功,有的班还有人做不出最简单的前倒动作,而我们都能完成鱼跃前扑等较高难度的动作了。但我们在分列式行进中却存在不少问题,特别是有一位同志在协调性方面存在问题,在队列行进时老是不能和其他战友步调一致,而且越着急,犯错就越多。为了不让他掉队,我们大家都心甘情愿地在班长带领下利用休息时间陪他加练,最后终于帮他解决了问题。

对于我们区队长而言,我们班是不用太操心的,但其他班却在倒功方面落后得比较多,有个别人就是天生胆小,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往地上倒,恨得区队长说真想摘下皮带抽他。但此人态度十分诚恳地说自己就是做不出动作来。也不知区队长从哪里来的灵感,有一天刚好他当值日军官,收操时宣布要举行四个中队会操,其中当然也包括女兵中队了,于是四个中队围成一个方块坐下,区队长就宣布今天会操内容是男兵队演示倒功,以班为单位上场演示。这一招实在很灵验,那些平时做不出动作的男兵们上了场竟然都能作出动作来。特别我们区队的那位老弟,上场后居然做出了鱼跃前扑的动作,令我们忍俊不禁。我们都说这一着充分证明了女兵在军营中的独特作用,女兵真的不可缺啊。

区队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以至于到了最后,区队长们在休息时都公然斗起了嘴。我们的区队长是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的,而紧邻着我们的另一个区队的区队长是信阳陆军学院毕业的。于是有一回休息时,两人斗起了嘴,这个说信阳陆院毕业的能到这里带兵很运气很好啊!就是带出来的兵好象上不了台面。另一个说你石家庄陆院出来的就牛气了?有本事咱们单独比试比试,你带的兵怎么样啦,有人走路不还是这样的吗(边说还边做可笑的动作),惹得大家都笑了。不过斗嘴归斗嘴,私下里他们好象还挺要好,常在一个桌子吃饭。所谓英雄相惜的缘故吧。

四 列阵

离正式阅兵还有整整一周时间。头一天,全体学员举行了会操。会操以区队为单位进行,演示所有阅兵科目。

这一天,天阴蒙蒙的,还飘着一点雨星。刚下过一场大雨,草地又湿又滑。大家都知道,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一个星期的摸爬滚打,不,是十一个星期的摸爬滚打所取得的成果是否得到认可,就在于这次演练了。集体的荣誉,个人的荣誉,胜者与败者,荣耀与失落,一切都将在会操之后揭晓。每个人的心都在打鼓,每个人的心都在颤抖。

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那么的庄重,每个人的演练都是那么投入,让人难以区分今天到底是一场会操,还是一场真正的阅兵。

教官们的指令果敢而干脆,班长们的口令坚定而有力,学员们的动作整齐而划一。我盘膝坐在地上,身子不知是因为微雨打湿了衣服,还是因为紧张而微微发抖。上场的每个人,每个班,每个区队表现的都是那么完美,令人觉得这不是一场学员的表演,而是一个有战斗力的连队的表演。他们的演练是那么的出色,使我心里愈加觉得心虚;我能表现这么好吗?被淘汰的人会不会是我?

我的思绪紧张,混乱了。眼前的一切象是一部正在播放的影片,灰蒙蒙的天,绿油油的草,穿着绿色作训服年轻人排成整齐的队列,军人的口令……。我在哪儿?

“*区队,全体起立!”区队长急促的口令把我从恍惚中唤醒。我又回到了现实。该上场了。“立正,向右转,齐步走!”口令声唤起了我的力量,区队长的神情刚毅,战友们的士气高昂。我被这股漩流带动着,走进了操场。接下来的动作怎么完成的,我已失去了记忆。只知道到了场上,我的双腿还是微微发抖。该做的动作都做了,没有失误,也没有纰漏。报数时我的声音有些嘶哑颤抖,象是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向着敌阵发出的冲锋口号。

演示完回到场边坐下,才发现衣服已经全湿透了,是汗水、雨水还是泥水,早已分不清楚。我知道,这样的经历,或许我这一生只会有这一次,我会深深藏在记忆里。

会操结束。全场鸦雀无声。值日教官没有宣判,只是用军人独特的口吻说,“今天大家的表现都很出色,你们是个象样的军人。”

全场依然无声。大家都知道,这场较量没有失败者。阅兵没有开始,但阅兵已经结束。

五 阅兵

阅兵的这一天终于到了。我没有被淘汰。我也是受阅的一员。

被淘汰的学员们没有失败。他们的心象我们一样快乐。因为他们同样成了阅兵活动的一个分子,只不过他们不是出现在阅兵场上,而是出现在每个阅兵涉及的后勤环节。

九月的天,是晴朗的天。九月的骄阳,依然火热地照着大地。天空是蔚蓝的,有一丝微风。阅兵场周围的梧桐树高大而挺拔,象一名名威严的卫兵。树叶在微风中摆动,反射着刺眼的阳光,象水面泛起的波光。

我们穿着作训服,手上戴着白手套,列成四个方阵,静默地肃立在阅兵场内。

骄阳晒得我们的军帽滚烫,汗水从我们的额头流下,钻进了衣领里,流到了嘴角边,痒痒的,咸咸的,大家依然纹丝不动。

首长们到了。一位是肩章上有两颗金星的将军,一位是穿着西服的单位领导。他们在大队长的陪同下从我们的面前威严地走过。我们行着注目礼,一直将他们送上了阅兵台。首长们在经过我们方阵时,象我们想象的那样昂然地喊道“同志们辛苦了!”。我们则用高昴的声音回应着“为人民服务!”

分列式进行得井然有序。大家甩臂坚定而有力,迈步统一而协调。走在方阵中,听见整个队列正步走时发出的如战鼓般作响的声音,我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威武,什么叫豪迈。那一刻,我的心激动得象要飞一般。

所谓的少林捕俘拳好象是训练基地自创的拳法,三个中队男学员分散站立,按领操教官的口令做动作。看过《少林寺》的朋友们一定记得少林武僧在片中蹲马步练拳时的场景吧?我们的吼声完全和电视剧里喊的一样,就是那个“哈~哈~喝~哈~喝~”的声音。刚开始练时还有人觉得滑稽,但练到后来觉得的是一种气势。

倒功表演大家表演得很认真,也很伤人。特别是最后练的一个后倒动作,我的肩头没架好,头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那个疼啊~~。幸好没晕,不然就露怯了。

阅兵完成得很圆满。当然也少不了得到首长们的夸奖。不过这对于大家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因为阅兵不在结果,而在于过程。

这是一个我的一段独特经历。正是这段独特的经历,让我更加深刻地向住军队,羡慕军人。但我已错过了选择这条道路的机会。

我只有默默地祝福我们的军队,祝福我们的军人。我愿意在现实中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为我们国家军队的发展和强大作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曾经训练过我们和参加过军训的战友和朋友们)[/size]

本文内容于 2009-6-8 20:08:02 被北风长啸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