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平日总是隐身,要么就是不登陆上来转转,看看有什么新贴,有没有什么不错的图片什么的,呵呵,大家可别骂我,(离开部队时间有点长了,情结尤在,可能表达的方式要淡一些了吧)

今天早晨看了一个战友关于手榴弹的贴子,一时兴起,也讲一个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关于投掷实弹的小故事吧,也可以说是个小事件。

先介绍一下故事的背景资料:我们部队是驻扎在邢台市郊的步兵团,说到这,可能不少铁友都知道具体是哪个部队了。我们部队每年新兵训练过程中都会组织新兵进行一次手榴弹的实弹投掷,这是大纲要求,也是惯例。

一九九五年年底,各地新兵陆续到达,本人由于刚毕业(95年7月毕业),新排长带新兵(这也是惯例)。想自己当兵的时候就带过两年新兵(92、93年兵),从心里面就不喜欢带新兵,一是因为带新兵累,二是带新兵春节就不能休假(这一点大家也不要骂我哟,在部队带新兵本来就是吃亏不讨好的事,带好了,能到自己班排的也不是自己说了算,带不好,三年都怪你新兵没带好),加之刚毕业,年龄不大,不够成熟老练的哟,借新训这个机会,(新兵排除吃住在老连队,在训练、管理上由新兵连,新兵营负责),于是我每天只要有时间,毕竟有参加新训的班长,副班长嘛,我就到处找老乡喝点小酒,逛逛邢台市什么的,人玩疯了,训练时不到位什么的是经常事,动不动就让新兵连连长(营副营长)骂个狗血喷头。哈哈。(那时候玩性大,二十二三岁的小伙子,当然是以玩为主哟,反正属于那种吊不拉叽,不求上进的小排长)

九六年正月十五(这个时间太好记了,准确无误),老兵连都放假了,本来约好几个老乡到一起好好聚一聚的,新兵营通知组织手榴弹的实弹投掷,无奈之下,随着新兵连到了实弹投掷场。

再介绍一下实弹投掷场:我们团的实弹投掷场在一个已废弃的采石场上面,也就是把实弹向下扔进采石场形成的大坑里面就行(那年头,部队天天讲的就是:安全无事故。想来有的铁友不陌生当年什么都以安全无事故放在第一位吧?)。采石场上面团里负责保障的连队在采石坑边上用黄土做了个梯形的土坎,长约五米,宽、高均约一米左右,并在土坎的后面三米左右挖好了两个圆形的隐蔽坑,大小比单兵战术训练的土坑要大一点,应该是直径一米五左右,深也是一米五左右吧,现在想起来,容纳一人相当不错。

当天现场组织的是我们的新兵营长(团副团长),在我们连队带到并报告后,新兵连长又重新讲了讲实弹投掷的动作要领,注意事项。过了一会,新兵营长又拿了棵实弹现场演示了如何拧开弹盖,勾出拉火环(我们投的是67式木柄手榴弹),讲完后,要求连排长每人先投上两颗。(好事呀,本人就喜欢实弹,实爆,实投,这等好事,本人积极性挺高。大家别笑,爱玩的天性所然)轻松扔完自己的两颗后,意犹未尽地回来了,由于前一天跟老乡在一起,酒喝多了点,心里想着,一会眯一会,休息休息。

新兵投掷开始了,可能由于当天投掷的人比较多,新兵营长临时决定:一次三个新兵一起投(违规了,毕竟是新兵第一次),每个连出三个排长(新兵连是五个排)保障,任务就是帮新兵拧开弹盖,勾好拉火环,在新兵手榴弹出手后,把新兵身体按在土坎下,确保安全。我坐在地上闭目养神,没想到的事出现了,不是每个新兵连出三个排长保障吗?没想到连长第一个就点到我。(平时一开会,动不动就骂我个狗血喷头,现在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领导想到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谁让你总训练不在位啦,呵呵)。让我上就让我上呗,反正本人也喜欢玩实弹的这个劲,我们三个排长的分工是:每个排长负责一名新兵,由中间的排长下口令。我在左边,中间下口令的是兄弟连队的一个老排长(他比我更不幸,也带新兵)。

新兵开始投了,前两个很顺利,我按口令帮新兵拧弹盖,勾拉火环,扶着新兵的右手肘(不让新兵向后引弹,向前扔下去就行,手榴弹弹柄打过蜡,特滑,以防新兵向后引弹手榴弹脱手),在新兵把手榴弹扔下去后,按着新兵的右肩让他蹲下,以防手榴弹扔近了,挂在采石坑坑壁的小杂树上,弹片伤人,确保安全无事故。这里,我要说一下一次三个新兵一起投的列队顺序:从左至右是:一个新兵,我,再一个新兵,中间下口令的老排长,第三个新兵,一个排长。

前两组很顺利,第三组开始了,我老规矩不变,按口令,帮新兵拧弹盖,勾拉火环,托着新兵右肘(我就是一保姆呀,这样的实投有什么意义?),中间排长下口令:投!我保障的新兵把手榴弹扔了下去,我老套路,按着新兵的右肩,让他蹲下,鬼使神差,我在按新兵下蹲的同时,向右扫了一眼:我右边的那个新兵投出的手榴弹弹柄向右,正边冒烟边顺土坎向下滚下来,下滚的时候,弹头重,弹柄轻,弹柄掉了个方向,冲着我这边冒烟,黄的土坎,青的烟,那个刺眼(终身难忘)。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全忘了后面有两个隐蔽坑,不过后来想起来,忘记的好,呵呵),本能反应,一把拉起我保障的新兵,向右一步,两步,奋力把浑浑噩噩的新兵向前一推,纵身一扑,扑到新兵身上,(我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尚,可能是长期教育的结果吧?呵呵)只听一起响,手榴弹响了。

我拉着新兵站起来,先检查了一自己,然后问了问新兵,身上有没有伤,问的同时,看见土坎的后的一个隐蔽坑里还有两条腿在外面,可能是当时急了,光上半身进去了,腿进不去了吧,呵呵。确信我保障的新兵身上没伤后,我们两人起了过来。另外的四个人都在检查身上的伤,中间的那个新兵伤的最重,其中有一块弹片穿进了大腿(后来得知,当时场上很混乱),我现在想起来,只记得,在后面保障的军医背着药箱冲过来时,扑的一跤,只见药箱在上,人在下飞了出去,然后是新兵营长,也就是副团长怒气冲天跑过来,冲着我们大骂:你们这些排长都是吃狗屎的。

呵呵,训我还可以接受,这么骂我,我是不能接受的,久别虽说是个小小的排长,但也是个人,呵呵,那时年轻,当时只是觉得,组织新兵投实弹这么一下上三个应该是不对,再就是我保障的新兵一点也没受伤,我的任务完成了,还有就是事不是我这组出的,于是,扔下新兵,我气冲冲的扬长而去。呵呵,也有点自己的小算盘,我上军校前,副团长是我的营长,平时对我不错。

后来得知,当时伤了四个,伤得最重的是中间出事的那个新兵,住院近三个月,其余的三个都是小伤,冬天穿得多,只是有几个地方怕了点皮什么的。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打扰大家时间了,呵呵,完全属实,如有雷同,报上名来。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