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二战我的战网友在其大作——《日本,你凭什么只对二战中死亡的美国人道歉》中提到

“总结原因,日本人没有真正尝到战争的苦头,这也是日本至今不道歉的原因。”

个人认为日本不道歉的原因不是所谓他们没有尝够战争的苦头,而是战后日本的军国主义没有得到彻底清算所致,或者换言之——没有尝够因为侵略导致的苦头!在大批本来应该被绞死的战争罪犯逍遥法外的情况下,在美国基于冷战战略围堵苏联、中国的需要下,在日本这个民族某些劣根性的基础上,日本的战争罪行没有得到彻底清算,军国主义势力没有从根本上消灭,日本普通国民依旧存在一些军国主义思想。如果能够彻底清算军国主义势力,清楚日本国民心里的军国主义思想,日本才会真正道歉。

而现实的情况是,日本在战后由于在美国冷战战略的需要下,没有彻底清算军国主义势力,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没有真正地完全地声张正义,日本国民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的侵略战争给他国人民带来的苦难,感觉自己战败是因为实力不济而战败,而不是因为自己是非正义的一方而注定战败,使得日本国民依旧持有所谓的畏惧或者说敬畏强权而非敬畏真理正义的思想。基于此,日本会向实力强大的美国道歉,而不是中国道歉。

然而,正义不是自己就能自动战胜邪恶的。没有实力的支撑,正义也是空泛的。中国作为日本二战侵略的最大受害者,为自己的长远利益着想,应该在日本战后清算军国主义实力方面主动发挥自己的主导作用,从而“塑造”一个有利于中国的日本政府和民众心理。然而,由于一系列历史原因,中国自己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正面战场诸如豫湘桂作战的溃败让美国认为利用中国的力量不足以消灭日本,于是可以用中国的利益换取毛子的出兵。战争结束后,中国也放弃了出兵占领日本的权力。试想,如果中国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大部消灭在中国大陆的日军,收复大部国土,那么就能够抬高自己在美国佬眼里的身价,说不定就能换来美国更多的武器装备用来武装中国军队直接登陆日本本土,然后占领日本,借此实力主导日本战后的政治导向。重塑日本,让日本敬畏正义,即使在以后实力强大,也不敢、不会发展军国主义势力。

此外,这位朋友还提到“日本战俘在战争结束后倒是像出国旅游一样回去了,被审判的人不多,被处极刑的更少”。除了冈村宁次这样的战犯因为老蒋的反共原因而无罪开释之外,还有不少人被放了,其中就有在抚顺战俘管理所的1000多日本战俘、战犯,这些人在改造后大部分被释放,少数被推上了军事法庭,经过改造,这些战犯被审判期间,不少人痛哭流涕,有的甚至跪在法庭上恳求法官判处他们死刑。但最后也没有一个死刑,连一个无期徒刑都没有。这些从中国回去的人最后成立了“中归联”,成为日本一支和平的力量。现在“中归联”的成员大多已经去世,人数越来越少,但是他们的后代和其他一些年轻人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什么是抚顺奇迹?个人认为这些当年的鬼子的一句话很适合用来形容——军国主义让我由人变成了鬼,是中国让我由鬼变成了人。

此外,还有一个反例,那就是一战后的德国,可以说一战后的德国也是吃尽了战争的苦头,凡尔赛和约让他们背负了沉重的战争赔偿负担。但结果呢?

还是对比一下二战后的德国吧!重要的不是死了多少无辜的德国人,而是纳粹战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德国境内绝对没有能给希特勒、希姆莱、戈林等人招魂的教堂!

本文内容于 6/7/2009 1:45:27 AM 被铁血谭贯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