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调解婚姻纠纷

上集是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下面请看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休假离队之前,对门的老程告诉我,他的妻子小汪可能就在这个月底生产,只是由于军务股事情多,一时走不了。只好让我带点东西回来,去她(小汪)家看看,我满口应承。

8月25日黄昏时分,客车经过小汪家门口时,我看见她正挺着个大肚子,在洗衣池边洗东西。第二天上午,我给她家送东西去,见她家人正忙得一塌糊涂。原来她昨夜里生了,还是个男孩子,两家人高兴得不得了。见我去了,汪大婶手脚利索地端来五香红茶蛋,汪大叔陪我聊了会天。本想看看小孩子,她家人告知人还在医院里,要等一周后出院,再到“老韫家”(婆家)去“做产妇”(坐月子)。不忍过多打扰她家人,就告诉汪大婶:等小汪母子出院后,去启洪家看望他们。

回到岳父家,已是下午4点多钟。可能我那一身的汗酸味太熏人,小齐叫我赶快洗澡。她家没有专门的卫生间,洗澡就在厨房里。谁知道我这一洗就是两小时,浑身的泥灰搓下足有斤把斤。岳母在厨房外等着烧晚饭,又不便喊我,急得在堂屋和饭厅之间来回走了很多趟。

他们后来常提起这事,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呢,心想不可能用了那么长时间吧,除非是中途昏过去了。这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我经过五天的长途颠簸,又是在开水炉边待的,几乎虚脱。虽然顺利到家,由于一下子身心放松了,意志力不再坚持,就昏过去了。否则,大热天洗澡,哪用得了两个多钟头呢。

吃过晚饭,我小夫妻回小齐单位分的房子里。他们税务局年初在泮邻街建了这座宿舍楼,分给小齐一楼西边那个小套,一厅一室。小是小了点,可我们吃在岳父家,这里也就是住宿而已。这在当时,算是挺不错了,要不是小齐是军属,还不一定分得到呢。

我那小家的摆设,跟现在真是不能比。厅上就一张小圆桌,外加他们单位配的一张写字桌,四把折叠木椅和两个小凳子,显得空空荡荡;卧室里就是1980年小齐找人打的那套虎式家具: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橱,一个五斗橱,一个床头柜。由于房间小,显得很紧凑。

到家的第二天,我回横岗看望母亲和兄嫂各家人,送上我的礼品。大哥见我回家了,立即决定为我补办婚礼,被我拒绝。他不甘心,说只办一桌饭,就算是答谢人家当年的帮忙,就是几个大队领导和好朋友,不多的。没办法拒绝了,只好掏出30元钱交给他去办。我就赶快进城来,招呼小齐请半天假,下午一起去参加。

真难为大嫂和临时叫来的三嫂了,她俩忙活了大半天,做了“四盘四碗四碟”(当时农村里最讲究的菜式)大菜;大哥叫来了我参军时的大队书记赵金友、大队长查嫦娥、大队民兵营长余林祥、大队民兵营教导员汪德安、以及父亲世交朱继坤的二儿子朱松青,还有东山生产队当年演李玉和的朱长来师傅,加上四个哥哥和我小夫妻,一共十二个人。拉出八仙桌,摆上大圆桌面,安好椅凳,大家按长幼分别入座。

本来是想搞餐答谢饭算了,没承想客人们还送来了喜匾、枕巾等贺礼,弄得我和小齐不知所措。那礼品虽然不值钱,可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只好带回城里我的新房收藏起来,一直到2001年初搬到现住房时才处理掉。

到家一周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和小齐买了红塘和蜜枣等营养品,去程启洪家探望小汪和她的小孩。进到程家,程妈妈热情接待我俩,我俩连声称“恭喜!恭喜!”然后吃“锡格子茶”(“锡格”指糕点,分别盛在锡做的格盘里;“子”就是五香茶叶蛋;“茶”就是茶水)。一套礼仪下来,程妈妈领我俩进入卧房。只见小汪头扎毛巾,斜靠在床头,满脸喜气,小男孩甜甜地睡在她的身边,瞧那模样,跟程启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掏出一个小红包,作为见面礼,轻轻放进小孩的襁褓中。……

整个休假期间,白天小齐上班,我就要么在岳父家干活,要么回横岗我母亲那里,陪老娘干活聊天,要么到几个老同学那里走动走动,叙叙友情。就在即将离家归队的前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和小齐正在她家做准备。一个女青年走进来找我,说是我们战友林某某的未婚妻,叫邱某某。她问我几时回部队去,好跟我一起去部队找老林。我出于对老林的偏袒,只好骗她说要过十天才走。她说她等不得了,过两天就走。

之所以要偏袒老林,主要是休假之前,听说老林已在部队驻地岷江电厂谈了个女教师,还是团政委的夫人给介绍的,目前正在准备结婚事务,新房是女方单位分配的,家具都买好了,就差举办婚礼了。这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老林在家乡还谈了一个老同学,我可是始料未及的。相比之下,老林这个“未婚妻”长相确实没有那位女教师好,使我内心产生一种厌恶感:你也不是除了老林就嫁不出去,何必拧住老林不放呢?!可嘴上不好说出来,只得糊弄一下她。

两天后,我如期启程归队。在屯溪上车后,我快速巡视一遍车厢,没有看到熟人,心想还好邱某某没有上这趟车。中午,客车到达宣城孙家埠靠边吃中饭。这时,突然看见邱某某正从饭店里出来,已经看见了我,满眼惊诧地问我到哪里去。我只好说部队发来加急电报,要我迅速归队。要不这样讲,就会暴露先前骗她的伎俩。原来她乘的是前一班车,比我所乘的这辆车早发半个钟头,这下正好追上。眼见她那可怜兮兮又急迫的样子,我就说你先到芜湖火车站等我,我们一起到部队去。

我到芜湖火车站时,她已经在焦急地等我了。既然是同路人,又是家乡人,还是老林的“未婚妻”,不论怎么讲,我都得带着她才对。于是,我让她看着两个人的行李,去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到燕岗、一张到峨眉的联票。然后就上车,一路往成都而去。

这一路还是很辛苦。由于刚上的是铜陵到南京的路过车,根本没有座位。我就将我的那个所谓“坐凳”放在过道上让她坐,自己靠着车座的靠背站着。到南京站签了字,上车还是没有座位。只好还是她坐我的“坐凳”,我则跑去找列车长,出示《军人通行证》,请求买两张卧铺票。磨了不少嘴皮,说了不少好话,终于买到了。于是挤回原来的车厢,打眼一瞧,耶!人呢?小邱不见了。这下我可急起来了,我的行李都叫她看着的。她不见了,我可怎么向她家人交代呀?!

于是,拼命往车厢里面挤,试图穿过车厢去下一节车厢找。挤着挤着,忽然听到她叫我。哦呵,原来她没有坐我那个“坐凳”,而是坐在地板上,头伏着我的“坐凳”在睡觉呢。哎呀,总算一颗心放进肚子里了。我拉起睡眼迷糊的她,提上行李,来到卧铺车厢。这下好了,不用再去挤了。我们分别洗漱后,爬上自己的铺位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叫她先去吃饭,我来看行李。她说不饿,也不想吃东西。我没想那许多,就自己去餐车吃早饭去了。餐毕回来换她去,她还是不想吃,还一脸的愁容。我们搞侦察的多少还学了一点心理学,便猜测她可能有很大的心事,于是做起了思想工作。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老林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林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写信给老林,要求马上结婚。谁知老林说现在结婚条件不成熟,要求她先打胎,等今年结婚,她就自己悄悄去医院打了胎。最近听风言风语,说老林在部队又谈了人,都准备结婚了,那怎么行呢?她说“我必须去找他,他要是不答应,我就死在部队里算了。”我听到这里,心想:这下坏事了,这个老林太不象话了,居然吃着碗里望着锅里,都把人家搞出大肚子了,还敢甩了人家,真不道德!我的正义感一下子升腾起来,决心帮助她得到自己的婚姻。接着,我向她了解了一些证据方面的事情。她说有老林叫她打胎的信件为凭,还有以往的情书,等等。我跟她说,证据一定要放好,不要弄丢了,免得到时老林不认帐。

列车在不紧不慢地行进着,我的脑子也在不紧不慢地思考着:怎样才能既达到让老林到峨眉火车站接她,又不让老林知道是我带她来部队的,免得以后见面不好说话。

车到成都站,我们签了字。由于离发车时间还早,就让她在火车站等,同她商议:我去军里以政治部张干事的身份,直接把电话打到老林所在单位,叫他本人接电话;用四川话通知他务必于某时某分到峨眉火车站接小邱。她说这个办法好。

于是,我乘公共汽车来到新华东路50军招待所,拨通了电话,通信员说老林去茶山组织种菜去了。我说:“我是军政治部的张干事,马上叫老林来接电话!”那个通信员还不错,马上跑去叫他来接电话。过了一刻钟的样子,果然老林气喘吁吁地接电话了。我说:“你是林某某吧,我是军政治部张干事。你的未婚妻邱某某已经来到成都,今天下午乘某某次列车到峨眉火车站,你务必去接她。”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小邱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回到部队没几天,接到教导员潘某某的电话,请我和老程去帮助做老林的思想工作。原来,那天老林根本没去峨眉火车站接人,是小邱自己一路问到营区的;到了部队后,老林闭口不谈婚姻之事,也不承认另外有人的事。小邱只好找教导员,请组织出面做工作。教导员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老林就是油盐不进。为了挽救他和小邱的婚姻,只好做最后的努力,让我们两个老乡来协助做工作。

我和老程来到营部,小邱正待在教导员办公室里,一副苦相。我问了一些情况后,便问她那些证据是否还在,她说在。我叫她拿来当着老林的面摊牌,她说证据放在女厕所的电灯下,马上去拿。说完急匆匆地跑下楼去取。过了一会,只见她哭兮兮地回来说:“东西不在那里了。我可怎么办呢?!”我说:“你别急,那个电灯是两边照的,恐怕哪个男兵当草纸拿去用了。请教导员马上到五连查一下,估计是共用厕所的五连兵拿了。”教导员立即吩咐通信员去五连了解。

过了半个钟头,一个用细绳扎着的纸包取回来了。打开一看,正是小邱那些“证据”。原来正如我的分析,五连炊事班一个老兵上厕所忘带了草纸,蹲在厕所里东瞅西看,发现电灯窗口下有一包纸,就取了下来。又由于好奇,就打开来看。一看竟然是老林给小邱的情书,就没敢吱声,悄悄地留下了。刚才连里查问,他才拿出来。

这下好了,人证物证俱在,教导员又晓以利害,我和老程动之以情,老林理屈词穷,答应立即结婚,明天就去办结婚登记,我和老程总算放下心来。潘教导员再三表示感谢,说我俩帮他做了件大好事;小邱也破涕为笑,用家乡话连声道谢。

后来,听说老林将新买的那套家具送给了那位老师,请政委夫人相帮做女教师的工作,退出这门不合适的婚姻。不久,那个女教师就调到外地去了,跟老林毅然决然地斩断了这段情缘。

下集请看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