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九七〇年十二月份,为贯彻落实毛主席关于“野营拉练好,不当老爷兵的11.24批示”接到野营拉练的命令后,我们部队立即进行拉练中有关事项的教育,还有保密教育,野营拉练其间将师的番号改称“汉水部队”团的番号改称某支队,师团军政首长均称某号首长,不能直接称呼职务。我们连是空降兵的步兵连,携带的装备除自己配备的武器外,每人配发120发子弹,四枚教练手榴弹,军用小铁锹(镐)另外每人米袋里装五斤大米,被子床单和换洗的两套军装,军鞋两双,还有雨衣、洗脸盆等,因为我是连队司号员,除配备的“63式”自动步枪外,还要带军号和信号枪及信号枪弹。一般步兵携带的装备经过磅秤有六十斤重,机枪手、迫击炮手的就更重了。

准备就绪后于一九七〇年十二月初,我们的第一次野营拉练就正式开始了,第一天行军历程35公里,对我是一次很大的磨练,我的年龄刚十八岁多一点儿,从来没负重走这么远的路,体力大大的透支,双脚都磨除了水泡,晚上宿营时连队卫生员,用事先准备好的马尾为每位战士穿水泡,据说用马尾穿水泡不会感染,然后再用热水泡脚,用热水泡过后双脚感到舒服多了,第二天继续行军脚也不怎么痛了,第二天行军四十多公里到达红安县城附近,在这里休整两天,参观了县史馆,瞻仰了红安县烈士陵园。

红安县(黄安县)是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传统的红军县,红安别称将军县,原名黄安,位于鄂东北大别山南麓,邻接河南省。1927年爆发了黄麻起义,1931年12月后红四方面军夺取县城后,改为红安。她是黄麻起义”的策源地,是红四方面军的诞生地,在这块土地上,诞生了董必武、李先念两任国家主席,走出了韩先楚、秦基伟、陈锡联、谢富治等223名将军,其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8人,中将军衔的13人,少将军衔的58人,是全国将军人数最多的县,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将军县”。在中国工农红军的队列中,曾经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红安人,每四名英烈中,就有一个红安籍的。红安的士地是革命先烈的鲜血,在黄安曾经流传着一句民谣“小小黄安,真不简单,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

在红安县城参观、休整两天后,我们又行军数十公里来到,红安县北部的七里坪镇,驻扎在阮家店,革命老区的人民对人民子弟兵非常亲切,听说有解放军野营拉练要经过此地,老百姓提前就在路边敲锣打鼓欢迎,就像战争年代欢迎子弟兵一样,端着水送到战士们的手让我们喝,这种场景过去只是在电影上看到过,今天让我亲身体会到了什么是军民鱼水情,真不愧是革命老区的人民,据当地老乡说,自从1949年解放军途经这里,南下渡江解放全中国后,他们这里还没来过这么多解放军。

在七里坪聘请当地的老红军给我们讲述七里坪的革命历史,红安县七里坪镇,位于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是著名的黄麻起义策源地、红四方面军诞生地、红二十五军重建地、红二十八军改编地,是秦基伟(我们十五军原军长)、徐深吉、郑位三等143位共和国将军的故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成为黄麻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和鄂豫皖特区的中心;曾改名为列宁市。并且还请红军团长方和明给我们讲述他是怎样由一位身经百战的红军团长回乡务农的经历。

红军团长方何明1929年参加革命,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转战南北二十年,身经两百多次战斗,立过十多次战功,历任红军的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全国胜利后,组织上考虑他在战场上多次负伤,身体不适应部队工作,安排他在延安休养。他想起毛主席关于“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的教导,诚恳地谢绝了组织上的亲切关怀,申请回乡务农。他说:“革命需要打仗,我扛起枪杆当战士;革命需要建设,我拿起锄头当农民。”就这样,1949年12月,方和明回到家乡——现在的红安县柳林公社五大队,开始了新的万里长征。

回到家乡后,乡亲们热情地欢迎他,人们问他在部队干什么工作,他回答说:我是一个红军战士。回家乡的第二年,区政府通知他填残废证。工作人员问他:“老同志,你在部队担任过什么职务?”方和明说:战士,工作人员又说:你在部队干了一二十年,起码也是个排长。方和明说那就填个排长吧。乡亲们知道他在部队当过团长后,问他团长指挥多少人,方和明说骑在马上前面看不见头,后面看不见尾

方和明是一个战士,一个不褪色的红色战士,他回到农村后带头同阶级敌人进行面对面的斗争,搞土改,闹翻身;带领四户贫农,组织起全乡第一个互助组;成立高级社时,他把退伍费全部投入到高级社,用于买种子和买农具。

在七里坪驻训、参观学习五天后行军至河南新县,在茅店宿营一夜,次日晨来到鄂豫皖交界的,海拔1200米的大别山主峰,“黄毛尖”山脚下,抬头往山顶望去,在晨晖的照耀下山顶的确黄黄的,我们今天的行军路线就是要翻越这座1200米的黄毛尖山,在山脚下经过简短的动员后就准备出发了,战士们为了爬山方便,很多人捡了根树棍或竹竿柱在手上,指导员在队伍后面,通过弯弯曲曲的盘山小路向上看去,见每人手里拄根棍子,有点影响连队形象,就朝队伍高喊道,我们上甘岭英雄连,翻越黄毛尖山是靠棍子,还是靠上甘岭精神,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靠上甘岭精神,同时将树棍抛向了山下。我们这个事迹后来还刊登在了空军报上。真是看山容易翻山难,眼看到山顶了,上去后一看前面还有一座山峰,我可从来没爬过这么高的山,累的汗水将棉衣渗透后背包也湿了一大片,脸上出汗出的泛出了一层白色盐。正在艰难的走着,突然从上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电台里也传来说山顶的雷达连在欢迎我们,请大家正理军容风纪,听后我一下来了精神,一是马上要到山顶了,二是不能影响了空降兵的形象。到山顶后只见山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茅草,因为是冬天全部枯黄了,黄毛尖山的名字原来就出自于此。雷达连为我们烧了几大锅开水,还看到雷达连打的野猪挂在食堂里。我们在山上休息了一个小时,为了防火山上不能野炊,就着开水吃了点随身带的干粮,就开始下山了,人们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我感觉还是下山容易些,只不过就是墩的腿肚子有点疼,

黄昏时候下到山底,到达湖北省的麻城县黄土岗镇,上午还在河南现在又回到了湖北,在黄土岗驻训了十天左右,又向林彪元帅的故乡,黄冈县出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