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以惨遭屠戮者的名义,不看《南京!南京!》

近期热播的《南京!南京!》是中国导演陆川的最新电影作品。

据说是一部黑白片,目的在于加强真实感,也象征了南京的那段黑暗历史。这部被誉为“史诗”式的大片,将再次带我们进入70年前阴郁冰冷冬天里的死城南京。以一群饱受战争之苦的中国民众视线和一位日本普通士兵的精神挣扎为主线,提供出一个与以往的历史叙述完全不同的南京。从一名侵华日军军官角川的角度,反思这次南京大屠杀。

《南京!南京!》,2009年4月22日全国公映,很快就赢得了主流媒体的认同。

人民日报用题为“《南京!南京!》用文化融化坚冰!”

东方早报认为“那是南京的记忆与一部电影的文献价值!”

羊城晚报评价“《南京!南京》是温暖的亲情,残忍的主题,讲述日本人的救赎。”

甚至有媒体问得像阿娇一样天真:“中国观众能否接受陆川‘人性化’日军?”

真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听了这些来自中国主流媒体的声音,我的心也变得像阴郁冰冷寒冬一样冰凉!

虽然我不是肤浅的民族极端主义者,但决不认同陆川对历史问题的思考角度,他的电影丧失了起码的底线!在那场民族灾难中,我们付出了太大的代价,那毕竟是三十万同胞的生命和鲜血,你大讲侵略者的所谓“人性”,那么南京大屠杀是人性的悲剧吗?如果日本人有人性的,南京大屠杀又是怎么发生的?如果日本人是有人性的,还用得着你今天拍《南京!南京!》?

我们的角色就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

须知“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我只想问陆川一句,你看见屠城的祸首日本,有真正为自己的罪行忏悔过吗?

当我们流泪悼念我们的同胞时,日本首相正准备向他的靖国神社“烈士”献花,为那些战争武士、侵华屠夫招魂,日本媒体更是赞美、歌颂多于检讨。

当我们被告知钓鱼岛自古是中国的领土时,却看见日本的战舰正在附件游戈,驱赶敢于靠近钓鱼岛的中国人,日本举国上下,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会变得空前团结,游行示威,告诉你中国人,“我们的土地不容侵犯”!

我们从小就被媒体鼓噪关于中日友谊,鼓噪要忘掉过去向前看,鼓噪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一样是日本侵华战争的受害者,日本人民是无辜的,那么,那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野兽军队,是哪里来的,丫是石头爆出来的?我看见的史实是:当南京大屠杀时,日本举国上街狂欢;我看见的现实是:日本的新老一代正精心研究下一次再摆平你中国,用经济、用文化、用武力。

糊涂的媒体!糊涂的导演!你眼中的日本人就那么有人性吗!

中国自己拍过很多关于南京的电影,有《南京1937Don't Cry, Nanking 》、《南京梦魇Rape of Nanking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拉贝日记John Rabe 》等等。特别是张纯如,让我感动,她自杀了,她孤立无援,为自己的母族声援呐喊,伸张正义,她奔走搜集历史资料,促成历史纪录片《南京大屠杀》的出品,从而引起欧美各国对二次大战时日本在中国实施暴行的关注。我们确实需要尊重明智者的见解,诸如我们长辈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告诉我们史实。虽说每次翻开南京的历史,就像自己刚好的伤口再一次被剥开,那种疼又一次直入肺腑!我们翻拍《南京》,就像怨妇祥林嫂一样向别人诉说自己的不幸,多少年了,对这种祥林嫂的哭诉已经麻木了。但《南京!南京!》居然在津津乐道一个日本兵的所谓“人性。”这是多么地荒诞而不可思议。

一个良心发现的日本士兵能代表整支噬血成性军队,能代表日本军国主义的意志吗?

你看过日本人拍过反思侵华战争、屠杀平民的电影吗?就我所知道和所了解的,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明天也不会有!

地球人都知道,日本人连历史教科书都敢去撰改,会承认自己的历史罪恶吗?

国内外都有反思战争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应说是较为难得的佳作。虽然斯皮尔伯格在北京奥运问题上犯下了西方某些媒体的CNN通病,但无悔是一个伟大的电影导演。

《辛德勒的名单》是我看过的反战影片中感触最深的电影,点点滴滴,都是犹太人血和泪,是600万犹太人用生命展现的人类最黑暗的历史。当时,德国军人任意杀害犹太人,在电影里,犹太人不是人,是虱子、老鼠、蟑螂!犹太人,除了躲藏,就是顺从。即使杀自己,也是束手就擒!看了我的心情始终难以平静,为德国军人的血腥残忍而震惊和愤怒,为了犹太人的懦弱和痛苦而感动悲哀和惋惜,为了辛德勒的思想变化而高兴,也为他的危险提心吊胆,也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商人为人类而应该承担的责任。为了斯泰恩(会计)为了搭救自己的同胞想方设法而感动!我看到了战争中生命的脆弱,看到了人们对和平的渴望,对生命的渴望,看到了人类种族之间的屠戮,还有人类的疯狂,看到了钱的作用,还有人的贪婪和凶残,当然也看到了世界上仍然还有良知的善良的人。

《辛德勒的名单》具有如此巨大影响的震撼力和如此深沉而令人痛苦的艺术魅力,应该说,是与斯皮尔伯格身上流着犹太人的血液,以及童年时代亲身体验过犹太人遭受歧视的痛苦;以及他源于乌克兰的大家族中竟有17位成员在波兰纳粹集中营中被谋害;以及他的内心深处对辛德勒--这位犹太人的大恩人怀有虔敬感恩的心态等一系列无法逃避的事实分不开的。《辛德勒的名单》下的德军毫无人性,但电影充满人性的光辉,《南京!南京!》居然去说日本鬼子有人性?!导演你惭不惭愧?!

希特勒的阴魂散去,战后德国人也真正反思自己的罪过,怀着罪恶感和羞耻心,把他们罪恶的痕迹像博物馆一样保存起来。在有名的集中营“大壕”(Dachau)里,铁丝网、煤气房、监牢,狰狞地立着,一如恐怖的往昔。德军用赤裸裸的犹太人作实验品的照片,一张张为人的兽性作见证,德国人是希望不要忘记自己的丑陋而重蹈覆撤。

对于侵华的历史,对于南京大屠杀,日本人的态度相当暧昧、回避甚至彻底否认。看过电影《东京审判》的人都能记得战犯和其律师的死不认账和恬不知耻的狡辩,其背后是一个拒不认错的民族和鬼魅一般野心勃勃的国度。

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最高统治者下令组建的细菌战秘密部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研究中心。他们利用健康活人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等实验,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南京大屠杀同样骇人听闻。七三一部队1932年在中国哈尔滨设立研究中心。这支部队拥有3000多名细菌专家和研究人员,分工负责实验和生产细菌武器,残忍地对各国抗日志士和中国平民的健康人体用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等细菌和毒气进行活人实验和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先后有一万多名中、苏、朝、蒙战俘和健康平民惨死在这里。经研究证实,这个部队当时已具有可将人类毁灭数次的细菌武器生产能力,他们的“研究成果”投放战场,致使20万人死伤。1945年8月,七三一部队为了销毁罪证,在败退时炸毁了这里的主要实验设施。

面对侵华日军犯下的种种罪行--大屠杀和万人坑、化学武器、细菌战、慰安妇、三光政策等,铁一般的事实,日本一直拒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甚至被日本极端右翼说成夸大其词、子虚乌有。他们认可的是什么?是靖国神社!他们神坛上供奉的是染满中国人鲜血的魔鬼!

对血淋淋的历史,西方人的口号是: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犹太人不只没有遗忘,似乎也无心原谅。

据说, 1961年12月15日,耶路撒冷一个以色列法庭做出决定,阿道夫·艾希曼这位党卫军犹太人部的头目因参与杀害数百万犹太人而被判处绞刑。

执行法官宣称他犯有1000次蓄意谋杀罪,每一次他都将一列装有1000名犹太人的火车送进死亡营。艾希曼面色苍白地为自己辩护说,杀害犹太人,只是执行领导人的命令而已。最后,落在他头上的罪名,不是迫害犹太人,而是反人类!

艾希曼被判处死刑,大屠杀却依旧在世界各地上演。七年后,在越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美军士兵有组织地处死了504名越南妇女、老人和儿童。在接受审判时,指挥这场屠杀的凯利中尉说:“军队从未告诉过我,敌人也是人。” 然而,这和“执行领导人的命令而已”一样,在枉死的亡魂面前,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显得无力而苍白。

战争或许不可避免,或许能够被分析被理解;但是屠杀,决不能纵容,永远罪无可恕。

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会很奇怪:为何中东历史至今仍然多灾多难?为什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仇恨如此之深?以为他们的战争就是因为没有宽恕之心,以为忘记仇恨才会结束灾难。请你去好好研究那段历史吧!世世代代的仇恨是那么容易遗忘的吗?

犹太人不是一个善忘的民族!中国人呢?

犹太人千里追凶,猎杀当年的刽子手, 记住历史、悼念死者,是一个古老民族应具有的品质。

事实上,对于大屠杀,犹太人也曾经沉默过。在“二战”后近20年间,无论在以色列还是在欧、美,犹太人对屠杀600万人的记忆讳莫如深。因为那个时代以受害者为耻,犹太人对大屠杀幸存者的形象避之不及。艾希曼的审判,拉开了犹太人对大屠杀记忆的闸门。大战结束后,狡猾的艾希曼利用当时的混乱,多次改变身份,最后躲到了阿根廷,逃脱了追捕和审判。十几年后,以色列情报部门千里追凶,在阿根廷将艾希曼绑架回以色列,对他进行公开审判。

受此鼓舞,以色列内外的犹太人纷纷站了出来,愤怒地控诉纳粹的暴行,共同的劫难把这个散落世界各地的民族凝聚了起来!

时至今天,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54周年,你看看现在的日本还在做什么?

中日两国由于钓鱼岛一直关系紧张,日本全面军事封锁钓鱼岛海域。 2009年2月24日,首相麻生太郎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谈时提到要将钓鱼岛纳入日美安保条约,中国严正警告。 其实日本的野心是中国东海,钓鱼岛只是一张试探牌。

2005年4月13日,中国驻日本大使王毅就日本政府当天决定开始办理授予民间企业在东海中日争议海域试采权的手续,向日本外务省提出严正交涉,指出日方此举是对中方权益的严重挑衅,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小泉在任日本首相期间,不顾亚洲各国人民的反对声音,每年都要朝拜靖国神社,祭典日本战犯。现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访问中国前几天还不忘向靖国神社献供品。

2009年5月1日,就在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结束访华不到30个小时之际,日本交流协会驻台北事务所所长斋藤正树应邀前往台湾嘉义一所大学演讲时,高调宣扬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由此引发两岸同日本之间的一场外交风波。在两岸关系持续改善的今天,斋藤作为日方派驻台湾地区的最高代表,以“突然袭击”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实在耐人寻味。

虎狼卧榻之侧难容鼾睡!

《南京!南京!》,是国人的耻辱,本应是日本人要检讨和反省自己的电影,却让我们替别人去忏悔、去赎罪。真是中国人的悲哀!我无意站在《辛德勒的名单》的高度去看《南京!南京!》,这样太抬举它了!《南京!南京!》,是在丑化中国美化日寇罪行上展现了一定的艺术水准而已,这片子说白了不过是一部运作成功的商业片。

我谨记东京审判法官梅汝璈的话“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我绝对不会忘记中华民族的这段血泪史:1937年12月13日到1938年2月中旬的短短六个星期内,南京有30万同胞死于日本侵略军枪口屠刀之下,这是世界历史上亘古以来空前惨绝人寰的一页。

七十年过去了,面对这么多无辜惨死的灵魂,谁给了我们权利妄言“原谅”,那是一个个有尊严的生命啊!我们与其苦苦让那些死不认罪的人承认南京大屠杀、一味苦求让现在的日本人深刻道歉、不如记住这血的教训和国耻、强大自己富强自己! 让我们自己及子孙后代决不能在任何人的屠刀下、再次低下我们高贵的头颅!


我以惨遭屠戮者的名义,不看《南京!南京》!

本文内容于 5/19/2009 8:35:18 PM 被刘天宇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