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这部《南京南京》的影片我是在单位和几个同事一起在电脑上看的。看之前,其中一位就劝过我们别看,倒不是怕领导查岗找茬,主要是这种片子看着太过让人郁闷,看过后让人很不爽,可能会影响整个下午的心情。但我坚持要看,推说这部片子的战斗场面听说拍的挺ok,而且其拍摄水平堪比《辛德勒的名单》。于是在几声嘟嚷声中,我们领教了陆川的作品。由此也开始了一个很灰暗的下午。

其实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影片我看过几部,有关书籍我也稍稍翻过一些,报道很多,应该说也很全面。所以我一直以为能够以比较平和的心态看这部影片。而且在之前我也了解到,其实30万这个数字在有些人当中还很有争议。有人认为数字有些偏少,真正被屠杀的数字可能超过了40万以上。当然这都是没有什么证据的,只是一些个人的争论。但我还是被这部影片弄得很难受,尽管我认为这部《南京南京》跟《辛德勒的名单》相比在各个方面都还有段差距。但这部影片确实是拍的很逼真,许多场景让人看着有点儿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能要让某些人失望了,也许是因为早先知道了这部片子被人争论的几个部分。观看《南京南京》刺激我们的是心脏和泪腺、不断地叹气摇头以及暗暗捏紧的拳头。其中一位和我们一起看这部片子的同事过后问我,如果是我处于当时这样的情况会是怎样。我说我可能会拼命。同事说我也是。因为实在是太冤了。几千几万像绵羊般的人被几条恶狼吓得瑟瑟发抖,所做的只会默默举起双手等着被斩杀殆尽。是个人这么死都太不值得。是很不值得,可又怎么样呢?

记得那次在和单位的一个同事谈论着说到了日本在近代史在中国所作所为的时候,因为毕竟都是年龄相近的人,挺有共同语言,谈着谈着就开始咬牙切齿了起来。旁边一位领导听着听着突然插了嘴:做作个啥,现在最主要是赚钱,以前那些个事不是你们能怎样就能怎样的?没意思。”当时我们几个都很是愤怒,不知道这官儿不大的小领导是个什么心思,争着争着就和他吵了起来。这位小领导坚称我们是脑子出了毛病,吃饱了撑的,有时间多想着赚钱才是硬道理。干嘛这么做作。我们也算是个热血中青年吧,对此当然是嗤之以鼻。只是这位就算是没吃饱饭也满脑子想着怎么赚钱的小领导在以后的日子里下海经商输的体无完肤,也算是报应了。

联系着这些天看过的有些个评论,和今儿个下午看过的《南京南京》,我突然觉着我很热。

“做作”。

到底谁在做作?

因为赤裸的镜头?

因为台桌上的麻将?

因为那分开的大腿?

因为那个日本兵角川的自杀?

可我想说,为什么有些国人就这么麻木。

看到这样的裸体我只有震撼、心痛。就像《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女孩洗澡的场景,看到之后只能让人的良心慢慢抽紧。这么美丽的人儿就变成了尸体。让人简直无法接受。可1937年的南京的情景只比这部影片所叙述的还要有过之而不及啊。 那些个女孩子原本有着多么美妙的青春年华。本不该冰冷灰败的躯体应该在阳光下跳跃,在心上人或者亲人的怀中被温暖、被心疼、被安慰。 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 我觉得还应该说:数千万中国人的性命更是死于有些国人的冷血和麻木无知。 尽管他们自诩为精英。

台桌上的麻将让我想到了《团长》的台词。只是想安逸,只要安逸。死都不怕了,只要能安逸。很贴切,不是吗。杀向中国人的枪炮声被人刻意的想象成快过年的味道。只要能够苟活,又哪能管得了那许多。尽管自己在黑暗里也是卷曲着身子瑟瑟发抖。

慰安所里那分开的大腿是对全体中国男人的羞辱。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却要自己的女人用身体的代价来救自己的命。并且在数十年以后有些宵小之辈们更是使用了回避和遗忘。在无法回避的时候就开始指责其事物本身。女孩赤裸的身体有伤风化,日本兵的良心发现是美化日本侵略者。因为这是一块很大的伤疤,而且伤口至今仍未痊愈,如果触碰了,仍就是很痛。痛入心肺,让人不得安生。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书,描写的是清朝一位比较能干的清廉官员,回京述职看望自己的主子,一位亲王。因为原本这位官员就是这个亲王的包衣奴才。亲王看见他来看望自己自然很是高兴,起身免了原本想要磕头跪拜的那位官员,连说有孝心也不在这上头。那位官员也就没拜成。可那官员回了家却越想越不对劲,这跪也不跪的就这么回来了可不单单是坏了礼数,可能还有更严重的。那位官员越想心思越沉重,渐渐的就害了病,请了郎中大夫看了都不中用,病情只是越发的重了。总算是一个贴身的小妾后来知道了老爷的心思。于是叫人请了王爷来了自己府上。王爷笑嘻嘻的给了那官员一个大耳瓜子:“你个狗奴才,起来,快给爷办事去."那位官员立马精神焕发,给主子行了大礼后高高兴兴上任去了。

只要能安逸,换个主子又如何。

角川的自杀在我的理解是,1937的南京被杀死的不仅仅是中国人,也毁了日本人,在战争中死去的不单单是中国人,也让整整一代甚至几代日本的年轻人思想发生了病变。角川对自己脑袋上的一枪只能说明在那个早已人性泯灭的1937年的南京,一个人的人性良知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反衬着,日军师团里那些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屠夫们是不是也都应该在自己的脑袋上来上一枪或者是自己套上绞索钻进泥坑跳进火海里呢?确实是应该如此。可好像没听说有那个日本屠夫在事后以自杀谢罪。有的只是为自己的畜生行为百般的抵赖和狡辩。这难倒不是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大倒退的明证。

有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总是这么逆来顺受直至面对死亡时,依旧认命般的默默承受。是不是被奴役的太久了,我们早已失去了做人的感觉。所以,当我们这些自以为有做人的感觉的人在说了些是人的话以后,被评为“做作”。

或许,现今的中国在不断的强大自己身躯的时候,还应该不断地强大自己的思想。特别是有些真正做作的人。

我接受旗帜鲜明,但我肯定讨厌别有用心。歪理总有十七八条,可真理••••••••••••

本文内容于 2009-4-30 23:44:40 被红色旅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