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潜伏》的余则成说到《智取威饿虎山》的杨子荣(乌龙山)

从《潜伏》的余则成说到《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

电视剧《潜伏》当下很火,我也被其深深吸引,在网上一口气看完,剧中的男主角余则成,观后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不仅是饰演男主角的演员表演出色,一改自己前此表演风格和特色,角色本身也有很多新意,和我们荧屏上出现过的很多类似,相似的角色有些不同,有些方面可以说有很大的不同。这在文艺作品,影视作品方面也算有些新意了,算是突破或叫尝试。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从《潜伏》的男主角余则成,我想到了《智取威虎山》的男主角杨子荣,两个角色塑造的都是中国共产党最优秀的战士,在革命年代为党做着危险而又光荣的工作,一个长期潜伏在敌人最凶恶且又最危险的特务组织内部,为党取得重要的情报,为党的革命事业胜利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一个化身土匪,打入土匪老巢,和我军剿匪部队里应外合,彻底消灭了曾经让日伪军也很挠头的土匪武装,两个角色有差别,一个是为了爱情投身革命的青年,一个是被生活经历艰苦逼上革命道路的革命战士,两个角色相同之处就是都是孤身一人处在敌人的内部,和我们党在革命战争年代中最危险狡猾的敌人打交道,没有胆略,没有智慧,断然不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这里不想说什么革命战士如何的事情,这些文学艺术作品,影视作品塑造的人物,都是有所本的,来自当年革命斗争中无数革命先烈的先辈的事迹,老一代革命家事迹光昭日月,与日月同辉,晚辈不必多言,这里要说的是,这两部影视作品在塑造两个男主角上使用的不同艺术手法,创作手法和不同的理念,对角色,对整部艺术作品产生的不同的艺术效果,让我们欣赏过《智取威虎山》这部作品和《潜伏》这部作品的人有很多的感慨。

余则成,在电视剧中,如果仅从他的所作所为上看,很难说是一个过去在文学艺术创作中所主张的荧屏上的“高,大,全”式的英雄人物,剧中他的某些作为,甚至不能说成是英雄,乃至正派人物所为,比如,他帮着军统特务站站长敲诈汉奸穆连成,收受各种值钱的物件并在黑市上倒卖,换黄金,和女人拉拉扯扯,等等,这样的人物,别说文革前,文革中,就是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以来塑造的类似影视作品中的男主角,也很少见或者可以说是仅见,算得上一个突破。

余则成在整个作品中的表现,如果按照以往,特别是按照文革期间文艺作品中塑造,表现英雄人物的标准来说,即便不能说不是英雄人物,也是瑕疵很严重的英雄人物,或者说是一个目的不纯的投身革命的个人英雄主义人物,因为他不是开始就抱有为民请命,投身共产主义事业的目的加入革命事业,只不过是被一个美丽的革命女性的爱所牵引,吸引,情不由衷,不自觉地进入到革命事业中,最后才在斗争中有所认识,有所提高,成为一个自觉的革命者。

此外,《潜伏》一剧,在表现有关性的东西上也大大突破以前我们影视作品的尺度,很多东西已经很放得开,很露骨,很直接,无论从剧情情节的安排,到演员的台词,演员的表演,动作等等方面,都在男女之情,男女激情,*来往展现上直截了当,不在遮遮掩掩,这让我们想起文革前,文革中的文学艺术作品,就不要说影视作品,在有关性的问题上的禁忌,乃至作品中的“羞羞答答”,“吞吞吐吐”,以及干脆的“避而远之”,电影《红色娘子军》中,作者曾经想在吴琼花和洪常青之间爱情问题上挖一些戏,以求丰富该剧的情节,不过,因为当时对这个性的问题,男女之间的关系问题太过敏感,太过禁锢,最后舍弃了这个想法,我以为,这也给我们留下永久的遗憾。虽然,我们反对影视作品中的滥情滥性,不过,爱情终究是人类实际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也是文学作品影视作品的永恒的主题,美好的事务,我们没有理由过分躲避这些东西。只要是情节发展的需要,塑造人物的需要,我们完全没有理由反对在影视作品中表现这些东西。

这里就要说说《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以这个剧名出现在广大观众面前的影视戏曲作品有过两部,新中国建立以后十七年,曾经拍摄过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拍摄的电影《智取威虎山》,在塑造杨子荣这个只身打入匪巢的英雄形象的时候,让他外表上具有一些匪气,以真实地表现剧情,表现革命战士的大智大勇,没有想到,在文革期间,这样一点就成为声讨这部作品的重要理由,说什么这样做是侮辱了英雄人物形象,搞得英雄人物比土匪还土匪,云云,今天看,以这样一个理由批判这部作品,实在有些牵强,勉强,有些可笑,叫人不解。

以后,在当时左的思想指导下,又创作出了戏曲《智取威虎山》,主要代表是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最后拍成艺术电影片,在这部戏中,塑造杨子荣这个同样是只身打入敌方阵营的英雄人物时,采取的手法和《潜伏》大不相同,着眼点在极力突出这个人物的英雄形象,那作派,那言行,那事迹,整个一个光辉照人,气概非凡,大义凛然,气吞山河——由此可以说说,当时的八部革命样板戏的主角,主要英雄人物都是如此,不会用错这些词句。

在创作这个英雄人物的时候,秉承的就是这样一个原则:三突出原则: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我当时的体会,就是一部戏,根据戏的情节,主要塑造一个英雄人物或叫突出一个英雄人物形象,使之形象最突出,最感人,最震撼,最有艺术影响力,所有情节,故事,等等都要围绕着这个人物进行。而这个人物的情节形象,作品形象英雄化,正面化,正派化,哪怕是在情节中很不正派的环境和人物当中,让观众也要清楚明晰地感觉到这个英雄人物的正派和正义。而当时的具体实践中,舞台表现上是在文艺作品中把正面人物放在画面或舞台的中央,打正光,而反面人物要在角落打底光或背光,等等,这在当时是一条“文艺创作塑造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必须遵循的一条原则”。

是非问题不想多说,只想说说自己的感觉和感受,单纯说一个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手法,我以为没有什么铁律,不可移易的东西,那样就成了一种束缚,不利于文学艺术的发展和繁荣,就说三突出,作为一种创作手法,无可挑剔,无可厚非,创作人员说,我在我的作品中有这样的 想法,进行这样的创作,最后想达到这样的艺术效果,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把它作为一个创作纪律,铁律,最后成为创作的桎梏,就很不妥当了,文学艺术创作,有其自己的规律和方式,不能由外力强制,如果强制,我们今天就没有这样多的好的文学艺术作品和影视作品给我们非常好的艺术享受了,还是八部戏,一个原则,最后就等于只有一个东西可以观赏,不用很多时间,观赏没了,只剩下遭罪,这一点,年轻人是没有体会的,那滋味,没法儿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