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是三个星期前无意间在江苏卫视看到的,还记得那天特别冷,冷得让人产生错觉是在凛冽的北国,一眼扫过去第一印象是邋遢,第二印象还是邋遢。

这些好像是军队的家伙竟然与叫花子差不多,真正吸引我的是里面人物的对白,戏谑中却很有道理,也正是这些夹杂各地方的方言,让我一下子被吸引住,太亲切了。

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应该是世上感情最深的人,特别是百死余生之人,可是从这些个兵油子上面却好像找不到这种感觉,找不到一起从硝烟下来之后的深深战友情谊,使得一直看下去有点疑惑,很不理解。

迷龙还是一如既往地整天嚷嚷着要整死人,孟烦了则依然一开嘴可以把人损得体无完肤,其他人更是一样,为一点点蝇头小利可以打得尘土飞扬。在他们身上,似乎找不到那种战友间深深的常人难以理解难以体会的感情。

本是败兵收容战的他们入缅未打仗已成溃兵,碰上死啦死啦,虽然在骂骂咧咧中,但是他们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虽然嘴上一直嚷嚷着希望死啦死啦不得好死,可是其实心中的情意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这点从南天门回来后,这么十几人为了不让死啦死啦被判死刑,而极力地为他开脱渲染得淋漓尽致。到这里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们的感情已经不止是从生死边缘走过来的感情,而是彼此给对方活下去的精神寄托。

因为他们见过太多的生死,多得已经麻木,已经懒得去理,就算下一个是自己也无所谓。

每天都是打打闹闹的他们,就算面对战场上横飞的子弹和催魂似的炮弹,仍然可以像平常一样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往往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仍然是嬉笑自若,在这些兵油子的心中,或许生死就像每天要吃饭一样平常,就像人要睡觉一样天经地义。

心里很震撼,因为不知道一个人到底要见过多少战友离去、到底要见过多少尸体才能在随时会是下一个就是自己死的情况下嘻嘻哈哈,谈论死后的问题。这是一群不怕死的兵,但只也是一群渴望活下去的兵,不怕死并不意味着不想活。只是,死,在他们眼中不再是可以让他们感到可怕的东西,不再是不敢面对的恐惧,因为他们因为被逼面对太多的相似,因为他们已经跟死神打过无数的照面,每一次差点就要相撞,可是每一次都闪了过去。死——这个字,已经只是一道程序。

所以,他们之间的战友之情不再是因为经历过生死才缔造的,而是一起抱着必死的心闯过硝烟去创造都想的胜利。他们是因为生死之间仍然追求胜利走到一起的,不然也不会重入川军团。那是对胜利的渴望让他们重新焕发出来,不然一伙每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找食的败兵纵然经历过无数的生死哪还会把什么战友放在心上?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军魂吧,正是这种军魂,使得本来丢了魂的他们找到奋发的方向。

有对胜利的渴望,死算什么呢?为了胜利,什么都可以舍弃,更别说自己的命,战友的命。是以在人命如草芥的战场,在生死之间谈笑,不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勇者风范,而是对胜利的无限追求所迸发的无尽勇气。

本文内容于 2009-3-28 12:53:44 被相对浴红衣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