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虞啸卿答应的4个小时变成了38天,誓言从古至今就从没算数过,炮灰团真的成了炮灰,而张立宪、余治等虞粉变成了炮灰粉。

居功至伟的迷龙到底也抵不过军部陈大员临阵脱逃公子的命,死啦死啦的曾发誓不让南天门幸存下了的川军团再死一个,可他又能怎么办,炮灰终究是炮灰,当迷龙孩子般的死在自己的怀中,射向迷龙心脏的子弹同时也击碎了龙团座的心。

死啦死啦的用喝迷龙老婆和宝儿的毒药赎了罪,大难不死的他在荣升龙师之日用曾救了他一命的臭弹在行刑队眼前了却了自己。我的团长没能用命保住自己最好机枪手,却用命去抗争北上去保存我的团的余脉。

烦啦没救成他的团长,克虏伯和他的团长死在了一起,只有阿译总是做错事。

西进时余治死了,小太爷伤了升了,北上时烦啦没有了打鬼子的劲了,与其说是被共匪俘了,还不如说是自己累了。

烦啦招安了阿译和张立宪,阿宪投诚前说:不是爷们打不过红脑壳,只是兄弟相残不想打了,要是日本鬼子肯定打到死!出卖了死啦啦的阿译终于说了句爷们话,也终于解脱,说完开枪自杀…

烦啦脱了共军的服装,摘下了国军的勋章,回到了禅达,终了一生...

孟烦了90岁的时候看到100岁的虞啸卿来禅达祭奠战死和非战而死的川军团,身边每一个花圈上都写了名字,最大也离他最近的一个,写着我那团长的名字,旁边贴了两条:我一生愧对的挚友,我必须面对的挚友.

虞的十字架要用一生的时间背负…

烦啦真的烦了,笑了笑转身而去...

世上已没有了我的团长,哪里还有我的团…

本文内容于 2009-3-18 17:10:42 被我本迷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