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元》封面人物及章节掠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元》封面人物

王敏敏,女

艾媛,女

王保保,男

苏合,男

章节掠影

片断一

苏合用小刀轻轻在帐篷上划开一道缝,透过缝隙往帐里看去,只见朱元璋与张明鉴两人正觥筹交错,把酒言欢。

张明鉴一只手握酒杯,另一只手抓着一根肉骨头,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还兀自含糊不清出声说道:“朱哥——咱起事以来从不服人,今日可真服了你——你的大营真比朝廷人马还讲究。”

朱元璋那张狭长的马脸似乎也神采飞扬起来,他捋了一下上唇的髭须,慢条斯理说道:“明鉴兄弟这话说的。哥哥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拿得出手,这样吧,上月常十万在池州缴得了一批上好的皮甲,先拨给青军弟兄们用吧。”

张明鉴大喜,手中酒杯肉骨头往案上一扔,纳头便拜,谢道:“朱哥真不把我们弟兄当外人,咱还有什么可说的。亲不亲,家乡人,咱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只要朱哥你一声令下,弟兄们水里去得,火里也去得!”

朱元璋忙扶起张明鉴,用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明鉴兄弟,快请起!大家同出淮右,彼此互相照应理所当然,哥哥我痴长几岁,蒙弟兄们推戴,才坐上这个位子,以后还要靠弟兄们多多帮衬!”

“朱哥甭客气!”张明鉴重新入座后举杯唱喏道,“弟兄们跟你跟定了!来,咱敬你一杯。愿朱哥带领咱们顺顺当当打江山,快快活活吃酒肉。”

朱元璋欣然举杯应道:“好!咱们今日不醉不归。”

苏合在二人汩汩喝酒之时目光不经意瞥过他们面前案上大盘肉食,顿时心下悚然。原来,他们二人案上大盘中隐隐可见一小儿脚趾!

……

片断二

王敏敏无视四周充满色欲和阴鸷的目光,神色自若,开口朗声唱起了苏合教给她的那首《英雄赞歌》——

烽烟滚滚唱英雄

四面青山倾耳听倾耳听

晴天响雷敲金鼓

江海扬波作和声

大元战士驱虎豹

舍生忘死为朝廷

为甚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底鲜血染红了它

为甚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底生命开鲜花

英雄猛跳出城壕

一道电光裂长空裂长空

地陷进去独身挡

天塌下来只手擎

两脚熊熊趟烈火

浑身闪闪披彩虹

为甚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底鲜血染红了它

为甚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底生命开鲜花

一声长啸炮声隆

翻江倒海天地崩天地崩

双手紧握掣电铳

虎目喷火热血涌

贼寇腐烂变泥土

勇士辉煌化金星

为甚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底鲜血染红了它

为甚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底生命开鲜花

……

余音袅袅,王敏敏堪堪唱完,殿上众人方才从她那珠圆玉润的歌声中反应过来,回味歌词,想到那句“贼寇腐烂变泥土”,纷纷怒目而视,若非碍于朱元璋军法严令,早有人破口大骂。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她早已死过数百次。

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朱元璋那张令人不堪入目的脸上竟渐渐浮现出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击节赞道:“王姑娘唱得好曲,好一个‘英雄底生命开鲜花’。端的是绕梁三日,怎生这般好听!”

王敏敏未料到对方城府竟如此之深,心中一怔,暗想,难怪哥哥常说平陈易,杀朱难!

……

片断三

苏合面对的是天下亿万生灵最危险的敌人——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里是这样记载的:“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军嗜食人,以小儿为上,妇女次之,男子又次之。或使坐两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泼,却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夹袋中,入巨锅活煮。或刲作事件而淹之。或男子止断其双腿,妇女则特剜其两乳,酷毒万状,不可具言.”

苏合面对的是几千年来中华文化最危险的敌人——继朱粲朱温之后流氓文化恶性流变的产物,更为凶残和狡诈的朱姓流氓!他汲取了二位本家前辈的经验教训,接过两位本家前辈的流氓文化祸国大任,以百炼成钢死不要脸的精神,挥动文武皆杀的屠刀,凭借剥皮实草腰斩临迟抽肠等花样,开动脑筋发明锦衣卫文字狱等历史新名词,终于开创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流氓文化泛滥无比的巅峰时代。

他面对的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凶恶的敌人——对于十三省内各族人民在政治上实行极端高压恐怖的统治模式,以血腥的杀戮来确立和维护专制主义皇权统治的绝对权威,创设厂卫特种镇压机构和诏狱,制造各类大案、要案、血案,株连蔓引,进行大规模的政治清洗和镇压;对于北方少数民族采取敌视和边境迁移人口坚壁清野政策,对于南方少数民族则采取镇压和隔离政策,修建南长城,确保“汉不入境,苗不出峒”,甚至以生啖苗壮士肉来从精神上恐吓南方少数民族。

苏合面对的也是整个东亚文明的敌人——

元朝有着辉煌的科技成就,天文学在当时世界保持领先水准,李约瑟博士在其所著的《中国科技史》一书中写道:“对于现代望远镜广泛使用的赤道装置来说,郭守敬的做法实在是很早的先驱。”《大英百科全书》承认郭守敬所制简仪等仪器早于丹麦天文学家第谷所发明同样仪器三百年。明人徐光启赞美说“守敬之法,三百年来,世共推归,以为度越前代。”郭守敬逝世三百年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南京看到明初从北京运到南京的郭守敬所制造的天文仪器,不禁赞叹说:“其规模和设计的精美远远超过曾在欧洲所曾看到和知道的任何这类东西。这些仪器虽经受了二百五十年的雨、雪和天气变化的考验,却丝毫无损于它原有的光荣。”但是由于南京与北京的地理纬度不同,所以元大都的仪器不适合在南京使用。利玛窦因此嘲笑明人说:“至于日晷,他们知道它从赤道而得名,但还没学会怎样依照纬度的变化摆正日晷。”为什么这种可悲的现象会出现呢?因为明朝建立以后,不仅律令禁止民间学习和传授天文,更将其禁令扩展到整个天文学领域,尤其是禁止私习历法。

元朝的数学也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水准。元代数学的发展之所以达到我国古代数学发展的高峰期甚至巅峰状态,是由当时特定的社会政治经济环境及数学学科本身的发展规律所决定的。著名数学史专家钱宝琮评价说:“中国数学以元初为最盛,学人蔚起,著作如林,于数学史上放特殊光彩。”可见元代数学在我国数学史上所占的重要地位。元代著名数学家李冶提出了立方程的方法(即天元术),朱世杰提出了多元高次联立方程的解法(即四元术)及垛积术与招差法。这些都是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成就,比欧洲同类结果要早数百年。然而元代所取得的诸多重大数学成就,在明朝统治时期已大都少人理解。自明初到15 世纪中叶期间,中国古代汉唐《十书》和宋元算书大都处于衰废状态。程大位看到开方作法本源图,说是“注释不明”,“不云如何作用”。顾应祥看到李冶的《测圆海镜》里的天元术,说是“反复合之,无下手之处”,感到“茫然无门路可入”。徐光启对明朝数学的衰落痛心疾首叹息说:“算术之学特废于近世之二三百年间!”

大流氓朱重八用农民式的精明、周密和愚昧打造了一个监狱式帝国,身为监狱长的他自认有随意处置囚徒的权力!他不只杀百官,也杀士人(文字狱),杀学生(国子监成了集中营),杀豪绅,当然更杀百姓。洪武四大案,各屠杀数万家;而溧阳县一个皂隶逃亡,也要顺手杀掉几百家;有人敢出谜语讥讽皇后脚大,查不出谁干的就杀光一条街。一个个地杀不痛快,要一家家地杀才过瘾。犯法的不论轻重都杀了,不犯法的也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杀你是应该的,不杀你是他的恩典。真是人人该杀,无人不可杀。凌驾于法律之上、纯粹听命于皇帝并由皇帝本人掌握的特务组织锦衣卫就是他的一大发明。由于他的这一伟大发明,明代中国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警察国家”。

朱重八的儿子朱棣作为暴君,残暴虽不逊于他,却具有他都没有的特点:满口仁义道德。这是朱棣在古往今来暴君中的岐嶷不凡之处,也是一种真正的明代特色。倘若不了解此人一生所为,只读史书上记述的朱棣言论,你简直会相信这是上下五千年屈指可数的贤君之一,那样忧民爱民,那样敬仰天命,那样理性澄明,那样好德乐道。然而正是这位朱棣,一边大谈“仁义为君”,“以德治国”,“以民为本”,“慎刑少杀”,“富民之利,扰民之害”,“不穷兵黩武”,一边屡兴大狱、滥杀无辜、恢复锦衣卫、任用大酷吏,征安南七下西洋五出漠北无底洞般地消耗着国家和人民的巨大财力。

在苏合的个人印象里,翻开朱明的历史,除了“剥皮”之外就是“吃人”——从明初朱元璋剥皮,到明末张献忠在四川剥皮,从明初淮右之军食人,到明末“天子明圣人啖人”——朱明王朝真可说是以剥皮始,以剥皮终,以吃人始,以吃人终!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