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网上找电影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几部我几年前就看过的片子,但是回想起那都是小到几乎不懂事儿时候看的影片,以至于影片的内涵什么的我根本就看不懂,所以又开始重新的拿回来审视一遍我曾经看过的那些片子,但是真当你重新拿起那些片子又看了一遍的时候你居然会发现,你有着和小时候截然不同的心境,小时候看着哈哈笑的片子现在居然可以让你泪流满面,其中一部便是这一套风靡了太久的影片集中的第一部---《第一滴血I》。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滴血》在中国应该是有不少的观众的,而第一部拍出来的时候估计还没有我,很多人在给第一滴血的第一部下定义的时候都说这是一部动作片,但是在我看来这哪里仅仅只是一部动作片,这是一部十足的悲剧片,正如有人在网上说的那个样子,兰博真正打动我们的并不是他化险为夷的本事和一身的强壮肌肉,而是属于他身上的那种悲剧的色彩。当我再回过头去看第一部曾经发生在兰博身上的那些悲剧的时候,眼泪就那样不值钱的掉下来,只是因为太像了,那种经历就算在我身边的人也有太多太多的相似,那是一个战士的悲哀,他可以在血雨腥风的战场上无所不能,但是却在残酷悲凉的现实当中举步维艰。

重看《第一滴血I》的时候我的心境经过了“悲凉-兴奋-悲凉”的历程,从一开始兰博被小镇上面警察的百般刁难的悲哀,到逃跑过程中在丛林中兰博如此肆意的折腾那帮白痴警察的喜悦,最后再到兰博委屈的趴在上校怀里哭泣的悲凉,这种大喜大悲的起伏我或许真的只有在兰博的身上可以看得到了。

兰博被警察刁难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难受,就因为打扮的并不入流,就因为长的像流浪汉便开始百般的刁难,连找个地方吃一顿饭都不让,美国警察看人下菜的本事真的让人发自内心的鄙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美国小镇上面的警察其实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地方的地头蛇,为所欲为,不知道天天把纳税人这种狗屎名词挂在嘴边的美国人对此做何感想,说实话在某些地方美国警察还真不如美国的军人对得起他们纳税人纳的这份税款,至少美军的飞行员第一个被告之的就是你将要驾驶的飞机不是美国军方更不是你的我的,那是纳税人的。从在准备将兰博收押的时候明明发现了兰博的姓名牌还要如此肆意的打算拽下来我就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对于一个美军军人来说代表他们身份的狗牌就是他们生或死的证明,你拽下了他的狗牌,很多就意味着他死了,对于一个刚刚得知自己最后一个战友,自己唯一的一个从越南活下来的战友死于了从越南带回来的癌症的兰博这样的军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小镇上面的警察对他殴打和虐待使得兰博想起了那曾经在越南的丛林中艰苦的岁月,凭他的身手逃出警察局简直易如反掌,因为无论是世界上的任何一支特种部队都会教会士兵一个非常重要的科目,那就是“逃脱战俘营”。兰博和追击他的警察进了山,我知道警察的末日就到了,就如兰博用刀架着那个警长的脖子时对他说的话一样,在小镇上你是霸王,但是在山里我是老大。一名可以成为美军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士兵的战士,而且是一名绿色贝雷帽里面最好的战士的人在山林里面是多么的如鱼得水稍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会懂得,特种部队所教会士兵最重要的一项技能就是生存,不惜一切代价的生存下去,只有生存,才可以完成任务。傻子一样的警察显然不会理解这些,所以他们倒霉的日子来了,兰博有一把刀,这就够了,他的刀几乎在丛林中可以创造一切生存的条件---武器、陷阱、衣物、甚至是去杀人,有一把刀就足够了。臃肿的警长对着前来的绿色贝雷帽上校、兰博的老上司说着我们有200个人在围着他,而兰博的老上司只是说希望你们准备了够多的尸袋。老上校才是兰博的伯乐,他征召了兰博,训练了兰博,和兰博一起生死过,他太了解兰博了,以至于在看到被巴祖卡火箭筒射塌了的矿井之后只有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给人希望,看到那个表情就算没有后文我也知道,他知道就只是这样兰博死不了。其实何止美国的警察,就是中国的警察有的时候也觉着自己本事太大了,但是在优秀的战士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我记得有人说警察对特种兵一个两个不行,三个四个还对付不了吗?看到这种话我只能轻蔑的笑一下,我下部队实习的时候我实习部队侦察营的兵随便挑出来一个,教官说让我们上,我手底下一个班12个人一块儿上的,一个回合下来撂地上一个动的都没有全在那吭唧,人家侦察营的兵连根毛都没伤着,我们下去的学员和常规部队战士格斗技能自比不差,警察如何?这才只是师侦营,还不是特种部队呢。

特种兵是战士,战士不会随便杀人,但是有一条,那就是不要欺人太甚,别逼着战士去杀人。兰博显然是被逼急了,于是他选择了报复,从矿井里面逃了出来,抢了载有武器的军用卡车,一路干掉了追击他的警察后冲回了小镇,炸了加油站,烧了商店,用从军卡上面拿下来的M60通用机枪把曾经虐待他的警察局给扫成了马蜂窝,并射穿了警察局的楼顶击中了藏在楼顶三番五次刁难他的警察局长,这种报复大快人心,完全可以说是为霸一方的警察们自找的。但是这种刺激火爆动作的背后是什么呢,是一个退役被人排挤的最优秀的战士的无奈和抗争,这一点,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到上校之后兰博哭了,趴在上校的怀里委屈的哭了,就像一个孩子。他把这么些年的委屈向上校倾诉的时候我也哭了,因为在我想起了一年前送老兵走的时候一个老兵趴在我的怀里也哭得像个孩子,一个三期士官,比我岁数都大,哭着和我说排长我不想走,看到兰博的那一幕我感同深受啊。我知道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他们为祖国付出了一切,被训练成了最好的战士,训练成了连疼痛都不知道是什么的那种钢铁战士,成了一个百分之百的战争机器,但是当他们脱下军装却无法和现在的社会融合,脱下军装融入社会,这是每年老兵走的时候部队都会打出的标语,可是对于那些真正的战士而言做到这些有多难却无人知晓。一个训练成的优秀的战士他的思维都是下意识的,杀敌生存的理念在他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当他们就这样离开了他们生活的环境回到了现实社会再去逼他们还让人怎么活,还让不让人活!

老兵不死,只是日渐凋零“Old soldiers not die,just fade away”,这是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名言,这句话的背后有着太多老兵的辛酸和眼泪,《第一滴血I》打动我,就是因为他准确的刺中了心中最痛的那根神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