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1979年二三月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开战期间,我军在中越边境前线机场聚集有千余架战机候命待战。开战初期,我军战机一直在我国边境一侧上空巡逻护航,我军占有绝对的空中优势,越军空军未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我军牢牢的掌握着战场的制空权。

1979年3月10日凌晨4时40分,我们高机连在阵地上接到了步兵第486团“团指”的敌情通报:4时50分越军的一架大型飞机要从河内起飞,目的地可能是格灵地区。要求我们高机连迅速做好对空射击准备。自从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开战以来,越军一直未敢出动空军对我军进行袭扰。只是在3月4日在从广渊开往复和的行军途中,曾听到过越军大型飞机的暴音声外,一直还未有越军空军飞机出现过。越军这次夜间出动飞机,可能是来给被溃逃受困的越军第346师师指挥所投送物资或心里上的鼓劲打气。

我们高机连在接到“团指”的敌情通报后,连长熊杰炳迅速下达了“就定位!”的战斗准备命令,各班迅速跑步进入各自的高射机枪掩体内,迅速脱去机枪上的伪装网,各枪的一、二枪手迅速抢坐到自己的战位上抓握住各自的机枪操作部件报“好!”;三、四枪手各自在机枪的左右侧同时打开机枪的机匣盖和弹药箱盖,将弹链压进机匣内并盖好机匣盖的同时拉动枪机栓环向后,听到枪弹进入弹膛声音后报“好!”;各高射机枪班班长待本班各枪手各自报“好!”后,班长在向排长报告“几班射击准备完毕!”的同时,虽然是在夜晚也仍然按教程规定高举起右手中的红旗;排长在待本排三个班都报告“几班射击准备完毕!”后,再向连长报告“几排射击准备完毕”同时也同样高举起右手中的红旗;三个排快速相继报告完成了射击准备。因河内在格灵的南方,连长待各排都报告射击准备完备后,迅速下达了“正南搜索!”的同时也将右手中的红旗指向南方;各排、班长同时重复连长“正南搜索!”战斗口令的同时也将手中的红旗指向正南方向。全连的高射机枪同时迅速转向正南上空方向观听敌机的来袭。

在我连完成射击准备后,大家全神贯注地静静的等候越军飞机暴音的出现,等了一段时间也并未听见越军飞机的暴音动静。我在一旁对连长说:正南方是水口方向,那里靠近中越国境线,越军飞机不太可能直接从南方进入,应注意西南方向的观听。连长迅速又下达“注意西南搜索!”,各机枪班又迅速将机枪枪口转西南方向等待敌机的出现。我同时要求指挥班重点加强西南方向和正西方向天空的观听。

从河内到格灵的空距只有二百多公里,飞得再慢的飞机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的航时,但我们连队在战位上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也未见越军飞机出现,大家都以为敌机不会来了。但上级指挥机关未解除空中敌情警报,大家只好在战位上耐心等待。

3月10日凌晨5时40分左右,从西南方向隐隐约约传来了飞机的“嗡、嗡”声,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越军的这架飞机不知道在哪里去绕了一个大圈向我们高机连阵地方向飞来了。大家都听出来了,果真是敌机飞过来了,连长又迅速下达:“西南方向敌机暴音—搜索!”的口令。当天凌晨的天空中没有月色,黑蒙蒙的罩着什么也看不见,敌机暴音继续向我们阵地上空飞来。真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黑夜中测距机无法测报敌机距离,只好观听越军的飞机暴音来估计敌机距离。高射武器对空作战是坚持“集火近战”的原则。当听到敌机暴音估计快临近我们阵地上空了,连长迅速下达:“全连集火---放!”的口令,全连八挺双联高射机枪一起同时向敌机暴音方向一个点射接一个点射的猛烈射击,敌机飞过头顶后我们的高射机枪还在向越军飞机追尾射击。战斗只持续了约1多分钟左右时间,全连共消耗高机弹1610发,平均每挺枪消耗高机弹200发。高射机枪是一枪手用脚踩击发,训练中要求中点射每管每次发射5—7发子弹。照这样推箅,每挺高射机枪约发射了15个点射左右。我们高机连在黎明前用高射机子弹编织的密集火网划破了格灵地区寂静的长空,密集的高机枪射击产生连续巨响让人振耳欲聋;射向天空中的一串串连续不断怒吼的曳光弹映红照亮了整个格灵山谷。住在附近的一个步兵营还担心的误认为是我们高机连阵地遭到了越军火箭炮弹袭击。

我们的高射机枪对空的有效射程只有2000公尺,该枪也只是专门对付低空和超低空空中目标的,而且只能是白天看得见目标的情况下才有命中敌机的可能。在夜间飞得这样高的大型飞机,就是当时的师直属装备的双37高炮营也没有办法命中目标。在国内训练中我们只打飞机拖靶和航模机拖靶。这次越军的飞机飞临阵地上空,虽然不在我们的射程之内,这真是为我们提供一次绝好的实战训练机会,虽然通报中说有可能是越军的轰炸机。但我们在敌人面前敢于亮剑,因此我们绝不能让其错过这绝好的练兵机会。越军飞机在遭到我连密集的高机枪射击打击后向西北方向逃跑。过了几分钟后这架越军飞机在改变航向又绕回向南河内方向飞行逃跑时,我们发现友军阵地上的高射武器也在对这架越军飞机进行射击!

3月10日12时15分,“团指”又发出敌情通报和命令:12点10分敌(越军)机米8型号直升机由河内方向起飞,高度3000米左右向格灵地区执行空投任务,要求我连迅速做好对空战斗准备。我连接到敌情通报和命令后,立即拉响战斗警报,全连迅速占领阵地做好了对空射击战斗准备。各枪手在各自的枪位上就位值班,连长熊杰炳趁敌机尚未临空间隙便在战前召集班排长在一起开会研究了作战方案。12点45分28秒从正西方向传来敌机暴音,连长迅速下达:“正西敌机暴音—搜索”的口令,全连的高射机枪本来就指向西南方向的,只听见“刷”的一下都将高射机枪转向了正西方向搜索。但过了一会儿敌机暴音却消失了。12点55分“团指”来电通报:“敌机已进入广渊”。12点57分在我连阵地西北方向又出现敌机暴音,12点59分敌机暴音再次消失。下午1点30分“团指”解除了空情警报后,全连各班排人员才离开高射机枪上的战位。这次越军的米8型号直升机一直未敢进入我们的防区,在外围转了一圈就逃走了。

关于我们高机连这天对空射击越军飞机的战斗经过情况,战时步兵第486团作训股长普明普股长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有叙述。这次越军飞机尚末起飞前就被我军掌握并及时通报到我们基层连队做好了战斗准备,对情报的来源问题如此之准确陶明普股长说他一直是个谜。但据我所了解我国空军的空中侦查情报工作一直是比较准确的。美国于1964年8月在北部湾制造了战争挑衅事件。美国借口越南北方舰艇对美国军舰进行了攻击,蓄意制造了一个北部湾事件。美军派出由四五艘航空母舰组成的庞大战斗群,耀武扬威地停泊在南海上。他们天天出动数百架飞机,在对越南北方实施轰炸的同时,加紧对我国中南地区、平凡的对我海南岛上空的渗透侦察。美军倚仗装备的先进,吹嘘在东南亚无人可以匹敌。随后,美国以“南打北炸”的侵略越南战争愈演愈烈。面对美国的武装侵略,胡志明为首的越南劳动党中央领导越南南方和北方人民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抗美救国战争。同时越南政府要求中国政府派支援部队援助。为此,从1965年6月至1973年8月,中国先后派出了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等部队,总计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余人,在越南北方执行防空、作战、筑路、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中国支援部队在越南经历了艰难而光荣的历程。早在1968年的援越抗美作战期间,我们135师师高炮营也参加了援越抗美的战斗,在援越抗美期间主要担负保卫北越的太原钢铁厂的任务。我曾听援越抗美参战归来的我们师高炮营边福顺营长讲:高炮营在援越抗美参战期间,美军停泊在北部湾航空母舰上每天要出动什么飞机,每天将要去轰炸那些地方,都是被我空军情报侦查部门提前掌握了的,并提前通报到各参战部队,而且也是非常的准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第486团高机连〔连队要事日记〕有关3月10日的对空战斗情况记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第486团高机连〔连队要事日记〕有关3月10日的敌情通报情况的记录

(上集:战时一封家书抵万金)(下集:千兵露浴除征尘)


本文内容于 2009-2-28 7:55:01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