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低劣的谎言

藜民

近年来,“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几乎成了热衷于批判现实中国者们的信条,更是他们免遭质疑的挡箭牌。在他们看来,之所以没有对现实中国所取得的成就给予任何肯定,是因为还没有不加任何限制的批评空间。既然不能任意批评,那就没有必要给予任何肯定和鼓励。

此论粗看上去似乎有理,可仔细回味就会感觉不是那么回事。我们不妨作一个假设,如果满足了这些人的要求,是否指望这些人会“赞美”呢?在台湾,批评可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可民进党逢国民党、逢中共必反,在哪里看到过他们“赞美”?当然,热衷于批判现实中国者们肯定不赞成将自己与民进党相比,因为他们会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问题是,是不是“敌人”难道是自己说了算的?换而言之,“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到底是挡箭牌还是遮羞布?为此,有必要对此话进行分析,看看存在怎样的概念模糊和逻辑错误。

我们知道,所谓批评本身就是一个界限不定的说法。为了促进进步而指出其不足者为批评,只是为了指责而指责者也可以自认定是批评,甚至人生攻击者也可以狡辩说是在批评。很显然,所谓批评绝对不应该是任意地指责甚至贬损他人。因此,正如自由从来就不是绝对的一样,批评也从来就不可能是毫无节制的。这样一来,所谓的“批评不自由”就变成了一个可以玩弄的话语,很容易成为打击他人而自己总是有理的挡箭牌。

如果不是怀着某种特定的目的,我们都希望自己有理性、客观看到人和事的能力。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上,不仅要会发现并指出别人的不足,更要会看到对方的优点并加以肯定和鼓励。如果一个学生考试得了90分你批评他没有靠100分,他考了100分你还是找理由批评他,这是希望他进步吗?这样的所谓批评除了打击学生的积极性就根本不可能起到好的效果。这样的所谓批评难道不该加以制止?事实上,很多走上犯罪道理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不当教育所致,其中,冷漠以对或一味地求全责备又占了的很大比例。

其实,一个人批评他人是很容易做到的,没有起码的理智和自控能力之人,往往不愿意肯定和鼓励他人。只有努力学会发现别人的长处并给予肯定和鼓励,才会知道怎样看待别人的不足并用合适方法批评指正。那种只是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不管是否有理,更不管方式方法的所谓批评,实质上根本就不是为了被批评者的进步,而是毫无建设性的恶意指责,难道不应该努力去自我克制吗?

如果你非要固执起见地坚持自己这种为人处世的态度,那就由不得别人远离和鄙视你了。如果你不分场合、不讲道理地指责攻击他人,这个社会肯定需要对你的言论进行制止,这可不是用“批评不自由”可以解脱得了的。

因此,就人与人相处来说,怀着“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信条的人,显然只能让自己的人际关系越搞越僵,极有可能成为所在社会圈子中人人嫌弃者。

对待自己身处的社会何尝不是如此?我们很难想象,长平主张“失实报道也要有‘呼吸的空间’”能得到社会的正面回应。

批评政府的目的只有两个:或企图推翻之,或希望改进以做得更好,二者必居其一。如果是企图推翻之,就绝对不会“赞美”,如果是希望政府改进以做得更好,那就意味着该批评的时候固然会大胆地批评,可该“赞美”的时候也会真心地给予肯定和鼓励,怎么会一定要等到批评完全“自由”后才会“赞美”呢?因此,无论是哪种情况,“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都是不折不扣的谎言,而且还是不值一驳的低劣谎言。

当然,热衷于批判现实中国者们肯定反对这一逻辑推断,因为他们自认为是代表人民,他们的言论无非是行使监督政府的权利。真是这样的吗?

以2008年为例,无论是年初的冰雪灾害还是汶川大地震,全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地顽强奋斗,成就了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可这些人何时给予过“赞美”?我们所看到的是牢骚不断、普世价值论猛吹。当3.14事件发生后,包括海外华人和留学生在内的中华儿女为了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与藏独分子及其支持者们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这些人的“赞美”声在哪里?金融危机暴露了西方资本主义的脆弱,同时昭示了中国现行体制的卓越性,就在西方人都感叹不已的时候,这些人要么选择沉默,要么躲在某些角落里阴阳怪气地发泄着不满。经过三十年不屑的努力,中国的GDP响当当地位列世界第三位,并将很快超过日本,无论如何这都应该值得赞美的事情吧?可这些人又开始唱反调,极力淡化GDP的标志性意义,将某些不好的社会现象极力夸大,竭力将中国描述成漆黑一片的人间地狱。这哪里是有一丝一毫的“赞美”成分?这哪里在“监督”?纯粹是挑刺,目的就是为了使中国“变天”。

就在这些人口口声声说“批评不自由”的时候,在中国的各种媒体上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的言论,甚至某些大众媒体被他们主宰。因此,“批评不自由”纯属弥天大谎,他们所要的其实是随心所欲的谩骂自由。简而言之,他们要的是自己的绝对自由,至于社会是否能容忍,那根本不是他们所考虑的。这哪里是真正在为人民说话?本质上就是将自己凌驾于人民之上。

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就像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十几岁孩子,肯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需要有人敢于监督和批评,但批评者首先必须有善良和理智的头脑。郎咸平先生是一个敢于批评之人吧?可有谁说他的批评不是为了中国的发展?不要以为他的观点仅限于经济,他从中国的现实出发关于民主与监督辩证关系的阐述,得到了广泛的认同,热衷于批评者们是不是该学习学习?

请记住!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种自诩为“思想启蒙者”的人,最需要启蒙恐怕恰恰是自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