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兵哥哥洗澡遇尴尬[第一军团]

这篇贴已经发过一次,但没发出去,不知是铁血系统的问题,还是本人的帖子有问题,或是那位大员看着不爽给枪毙了.总之...... 今天趁着酒性,大胆的再发一次.以了我发贴于战友们共赏的心愿,人老了,手指慢,发一次贴不容易,但为如愿.

73年,7月,我所在的部队到蜜县"打坑道",当时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时代.主要的战争威胁来之前苏联[前苏联在我内蒙边界存兵百万,虎视耽耽,}为对付前苏联的军事威胁,全军及我们部队无不时刻警惕着,有针对性的练习打坦克,打飞机,当然还要"打坑道"[以防原子,防化学].这是当时的历史背景.从出发地坐闷罐车足足坐了9小时,除中途下车在兵站洗刷吃饭外,一直都在闷罐车中闷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由于行军保密,车厢中只许开上面的小窗户,不许开门,9小时的车坐下来[实际上不须9小时,由于铁道的调度走走停停],个个身上都成了痱子王,满身红点痒的不得了.还得躺在铺盖上[没有凉席]汗水沁透了棉垫,整个车厢

臭烘烘的,这是我第一次坐闷罐车.

到了目的地,我们一班被安排在老乡家里的儿子准备结婚的新盖房住下了,我们的房东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大娘,膝下三男二女.其中排行老四的二女儿是村里的团支书.小姑娘谈不上漂亮,但聪明,热情,落落大方.是村支书的得力助手,房东老大娘常在我们面前赞许夸耀他的闺女,经常叨叨他的二闺女人好,思想好,快入党了等等.房东一家对我们都非常热情,我们当然也对房东以与必要的回报[我们班打回的饭菜,每次都有多余的一部分送给房东],我们常常帮房东做一些"好人好事"[挑水扫地等],房东也常常拿给我们一些红薯干,玉米花[当时只有这些东西作为互送的礼物],不过我们每一次都给了钱,领导一再强调,要求我们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秋毫无犯,不能违犯纪律,当时的军民关系非常融洽.

所胃"打坑道",就是挖战壕,挖掩体.我们所在的那个村庄,好象是古河的河道,土质是黄泥中夹杂着类似鹅卵石一样的表面凹凸不平的,象土豆大小的石头,不管用铁锹或是用镐都是用不上力,铁碰石头火星只冒,部队从上到下都下达了任务,以班为单位,必须完成当日的进度.哪个班完不成任务,不许收工,在这种"政策下",为了我们一班的荣誉,为了我们每天的"早完早解脱"[真实的思想],于是班长促老兵,老兵逼新兵.皮肤被火辣辣的太阳晒壳了起皮,根本就没有汗水流出[干燥的空气蒸发了汗水],兄弟班排常有人中暑,军用水壶喝得地朝天,任务总是要完成的,谁也别想偷懒,班长和老兵时不时地呵责着:快点!快点!别他妈的偷懒...... 就这样我们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那天,我们班收工后,吃罢了饭,已是黄昏的时分,我和我们班的一共六位战友到村边的小河去洗澡,当然,我们带了换洗的衣服,毛巾,肥皂等,到河里去洗澡,对我们来说,那可是一种享受,北方的河,河床宽,水则不深,清凌凌的水能见底缓缓地流动动着.西下的夕阳血红血红的,难得一副美境.我们哥几个一个个脱个精光,把衣服放在岸边,噼噼帕帕的跳入水中,打水戏闹不亦乐乎,没过多久一个兄弟突然说:坏了,那边来了几个女的.我们同时都看到了的确来了几个女的,而且是冲着我们这个方向来的,这下可把我们搞紧张了[我们还光着屁股呢],我对大家说:赶紧,赶紧到深水的地方去......很快他们嘻嘻哈哈低走过来了,当他们走近时,我们清楚地看到,来的是房东的二闺女和另外三个女孩:班长,俺娘说了,她让我们过来给你们洗衣服来了.我们慌了:别过来!别过来!我们自己洗...... 二话没说,几个姑娘抱着我们的衣服就走,他们到小河的下游离我们仅十来米远,拿取棒槌就开始洗衣服.

我们几个在水里正着急呢,说来也巧,副营长和指导员来河边散步,看到这一情况,他们明白了是怎么一会事儿......我们到天黑了才回到驻地.据说是村党支部提倡的拥军爱民活动,可这几个小妞朴实无邪的拥军行为,着实让我们这些兵哥哥不知所措,让我们好好的尴尬了两个多小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