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发表于新民评论

近日,国人在法国法院,提交的“禁止拍卖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的诉讼,以失败而告终,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曾经很多次流连于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之中,用心地欣赏着里面无数的稀世珍宝,古埃及的、古波斯的、阿拉伯的、欧洲的,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中国展品。原因之一,自然是因为中国的展品,更能引起我心灵上的共鸣。这就像欣赏音乐一样,西方音乐不可谓不优美,但只有中国的民族音乐,如《高山流水》,如《春江花月夜》,如《二泉映月》,才能给我们真正的震撼,那一节节音符,沁入了我们的肺腑和血脉,仿佛我们在和先人们共叙一般。

另外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展区清净。正如我无法与别的国家和民族的藏品建立那么深的感情,我猜想,对于绝大多数的美国人而言,他们恐怕也只能惊异于中国展品的奇特和珍贵吧。所以,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展区,很是清净,正适合像我这样慢慢品位。

慢慢的,我不禁有了一丝悲哀。这份悲哀,不是因为想到了中华民族所遭受的苦难,也不是为这些珍宝流失海外而叹息。这份悲哀,源于我所珍视的这份清净,源于这些珍宝无法“物尽其用”。如同千里马与伯乐无缘一样,这些珍宝默默凝视着寥寥的过客,它们那些往事,讲给谁听呢?慢慢的,我也想开了。它们的价值,是它们能够唤起我们的心灵深处的,与我们先辈们的牵连。这样的牵连,并不会因为失去了几件珍宝,就会消失,因为它融入到了我们每一寸的身心。

倒是曾经伪装成传教士、考古学家、商人等的西方人,在坚船利炮的支持下,用尽了卑鄙手段,把这许多珍宝据为己有,却无法领会它们真正的价值,只能把它们作为炫耀的资本和攫取暴利的手段。是啊,强盗终归是强盗,做不得文明人的,抢来的几件宝贝,也成了他们暴敛天物的佐证。

因此,对于这两件圆明园的兽首,我觉得让他们自己买卖去吧,我倒想看看,这些强盗的后代,能有几个人识货!何况这些宝贝,不过是“物件“而已,与被英国鬼子抢去的《金刚经》等文献大不相同。对我们而言,有它们自然好,但少了它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当然,我们不能坐视强盗的后代肆意妄为,但要讲究策略。我们越大张旗鼓地反对,就越给这次拍卖制造舆论,平白给他们做了嫁衣裳。什么策略呢?经济,还是经济!我国应该明确立法,规定凡是经手买卖中国流失文物的个人和公司,都不得在中国开展任何商业活动,任何中国个人和公司,也不得与它们有任何商业往来。

要知道,一次拍卖,卷入的可不止是几个人和那个拍卖行而已,还包括银行、保险、保安和文化等多个机构,离了它们,金钱怎么转帐、文物如何上保险、如何保证文物的安全?总不能一帮人扛着一麻袋的钱去,买来后藏在床底下吧!就是那些能够挥金如土来竞拍这些文物的人,哪个不是大公司的老板、高管或董事会成员?那我们就把矛头对准这些机构,给它个“釜底抽薪”,对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者,严惩不贷。时间长了,这些文物的市场自然会萎缩,那么它们回归中国的日子,也就不会远了。

不过,我们还是要对为了这件事而奔波的有心人表示感谢,因为他们不但关心这些文物的下落,更用行动来保护他们。希望他们下次不要再去西方的法院里“讨公道”了。在西方人的底盘上,在他们的框架下,是没有真正的公道可言的。别说中国,就是希腊也还有无数的文物流落于西欧各国呢。

所以,经济,只有挥舞经济这个“大棒”,才能让这些强盗的后代,明白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了。

http://blog.sina.com.cn/chinesemillennium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