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3月7日,我们步兵笫486团各营连继续在格灵的丛林里寻找越军第346师师残部进行清剿。当天下午,我正在格灵我们连队的高射机枪阵地上值班,突然接到了“团指”的电话通知,要我代表步兵笫486团司令部军务股回国去接兵。其具体任务是去到开设在水口的陆军第162师后方保障基地去接收师里给我们团里的补充兵员。从格灵回返国内的水口关有十几公里路程,路途敌情仍然还是比较复杂,我提着一支冲锋枪就随团里派来的汽车向水口方向出发了。我们已进入越南参战快二十天了,有机会返回到祖国一次,当时的心情是格外的说不出地激动与兴奋。当时我们俩是单车向通往水口的方向行驶,司机小心翼翼的驾驶着汽车,我端着冲锋枪指向汽车行驶右侧的山林里随时准备开枪还击越军可能的伏击。在越南参战期间汽车司机最担心的就是单车行驶,因单车行驶最容易遭到越军特工队的伏击。我们师里政治部电影队放映组女组长郭蓉蓉就是2月26日从高平乘坐单车返回水口在途中遭到越军伏击牺牲的。我们刚进入越南时,就看到友军汽车的司机台窗门上,用棉被捆好挂在窗门上防子弹,汽车油箱很多也是用棉被捆绑着的,这些土办法对付小股越军偷袭的确有效。

我们俩的汽车一路平安顺利的进入水口关回到了国内,到水口后我便找到我们陆军第162师开设在那里的后方保障基地联系接补充兵员一事。我到师后方保障基地一打听,补充兵员已由师司令部军务部门直接送到前线各团去了。我从里面出来正好在门口碰上了师卫生科的冉从亮司药,他是我的老乡战友,两战友能在战场上相见各自又都平安,格外亲热万分。冉提醒我可以给家里写封信回去报个平安,以免让家里的人为我们担心,他还可以帮我邮寄。我们自从走上了战场之后,刚开始还有些牵挂着远方的亲人。但随着战争不断向越南纵深内推进,敌情是越来越复杂,战斗任务是越来越紧张。每天考虑的是如何去更多的消灭敌人,更好的保存自己,谁还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牵挂远方的亲人呢!牵挂远方亲人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经冉从亮战友这一提醒,猛然间我才醒悟过来。我这时又才想到了遥远的无数亲人还正在牵挂着前方的我。我立马十分高兴的回答:“那当然好”!冉从亮便立即帮我找来笔、便笺纸和信封。因时间紧迫,我便靠在门口的堆码物上,匆匆忙忙地给我爱人写了几句话,在信中一是说明了自己入越参战以来一切平安,请家人放心;二是参战的其他战友们也都很平安,转告他们的家人放心。当时在战场上由于互不了解情况,我还不知道我的校友485团八连指导员易善举已经于3月2日在攻打广渊的战斗中牺牲了,也不知道我们的老乡二营四连指导员王维永已经在克马诺清剿战斗中负伤已送入后方医院治疗。信封上是落的一个假地址,好像是广西龙州水口某小学校。简单扼要几句话的信写好便交给冉从亮后我们就热情握手告别了。

我和司机俩平安顺利地回到了格炅清剿区团指挥所里,我向团里汇报交差后回到连队。返回到团里后才得知师里运送新兵的车队在去格灵的路途中辗压触爆了越军埋设的地雷,幸好只将汽车前轮炸坏,司机受了点轻伤,其他人员还未造成伤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们连队补充了刚从广西恭城县城厢公社入伍来的麦瑞强、谢富林、彭乐技三名新同志。这些补充来的新战友,他们的精神的确可贵。他们是明知前方正在打仗,这时入伍上前线就意味着有面临流血牺牲的危险。在这生死考验面前,他们服从祖国召唤,义无反顾地报名走向前线。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前赴后继,勇于牺牲的民族魂在他们身上的充分体现;更是我们每一个有着中华血性阳刚男儿应当具备的崇高品质。

一场战争的参与者不仅仅是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最关注前方将士安危的莫过于参与这场战争将士中的千百万个家庭。自从部队开往前线的那一刻起,这些参战者的家人,亲朋好友,每时每刻都心系前线;个个都在牵挂着前线亲人的安危。他们在后方更是心急如焚;他们的心脏比前方参战将士的心脏跳动的更快;他们真是食难进、夜难寝,神难安、心难宁……

我们当年一起入伍的战友很多,在我们陆军第162师担任营、连、排干部而去参战的有近百名的战友。我们的这些家属在送别亲人返回四川奉节老家后,这些家属们像着了魔似的经常成群结队地围聚在一起互相谈论和交流,共同相互在不时牵挂和担忧着前方亲人的安危。随着战争进程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她们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牵挂着前线亲人!但前线亲人们的情况后方的亲人们却一点也不了解,更是格外地增加了她们的焦虑的担心心情。

3月7日我在龙州县水口关给我家里写的那封信于三月十几号由邮递员送到家里时,当时正有几个参战的家属们正抱着孩子围在我爱人家里一起谈论前方的战事和互相打听消息。我爱人一看这个地址陌生,看后便说可能是谁写错了吧?也就没有注意和在意这封信而将信丢在了一旁,在场的其他几位家属劝她说还是打开看一下吧!我爱人打开信一看是刚从前线传回来的平安信息,也顺便告诉说了其他参战战友的平安。当时大家的高兴与激动心情更是无法用文字形容和表达的。消息马上在县城里像开锅式的迅速传开,当天和连续几天,前来看这封信的家属们真是接二连三,川流不息。毫不夸张的说真是差点踏破了门槛。但信中只报了平安。但我们在什么地方打仗?战事如何?信中只字未有谈及。

1979年3月16日我们部队从越南撤军回国后,3月17日部队抵达广西扶绥县东门公社驻训地后,所有参战人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假跑到邮局给家里发一封电报报告自己的平安。有些牺牲了的烈士家里几天后还没收到报平安的电报,家里的人就开始着急了,后来才慢慢知道了自己亲人不幸牺牲的真实情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第486团高机连〔连队要事日记〕有关3月7日的战场情况记录

(上集:英雄称号等你拿)(下集:凌晨集火斗“夜贼”)

本文内容于 2009-2-28 7:48:53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