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往前推走三十年,那时的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华。青春荡漾在我们无忧无虑的笑脸上,我们没有骄气,没有畏惧,有的只是一腔热血和天真。天真得将每月的6元津贴拿出3元寄存在班长手里,军营的生活让我们浪漫无比。随着一声令下,我们肩扛抱负,踏着坎坷,将亲人的嘱托一起噻进行囊,唱着“再见吧,妈妈”,砸进了那硝烟弥漫的刺骨寒风中。

谁说当时的我们没有自己的“小九九”?记得吗,在那疲惫的夜空下,我们仰望着星星,任由大地的潮湿侵袭着我们那并不结实的背脊,千万个梦在我们没有成熟的大脑里盘旋、潦绕:妈妈慈祥的倦容,兄弟姐妹们的戏耍,朦胧的长辫子同学那侧身一笑……。全然不理那晨曦中的雾水偷洗着我们脸庞,多少次被同样和我们梦着的也是被人推醒稍早醒来的班长一句“准备行动”而打破。瞬间只得切换大脑里的频率,抖落掉眼睛里的泪花,将钢枪往胸前一横跨,让麻木的身躯交给前后队伍里的战友,一群群地消失在崇山峻岭里。

那就是我们,就是我们这帮年青的战士,奋战在一九七九年二月祖国南疆边境外的战场上。

不记得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也不记得脚上水泡的批次,只记得冲锋,卧倒和点射;不记得听到过多少群炮射击,也不记得有多少次冲锋号响过,只记得那许多在身边倒下的战友再也没有爬起。不记得异国的风情,也不记得他乡的地域,只记得跨回“水口关”时那无数悲仓和幸福的泪脸。

龙洲,有那么一片绿地,群山中一座座坟茔树起,仍然是横竖整齐,那方块的队形里由无数小石方块将其撑起,那就是英烈们的最终缩地。

三十年,我们不再是当年的小伙,祖国也不再是那样贫瘠。而你们的队伍也不再是那样的光鲜;只有小草义无反顾地忠实陪伴着你们,只有大地无畏地托起你们的忠骨,只有高山仍旧见证着你们当年的英勇。而我们,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时间将我们的年轮扩展,生活让后人淡化了那场血雨,其实在我们的心里仍就无数次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血洗。

三十年,家里的亲人并没忘记你们,当我无数次读起那篇《爱,迟来了二十年》的诗时,我常常是泪流满面。

三十年,你们在那里是否还在立正稍息?是否仍在回味当年军营里的嘻戏?是否有过甜密的爱和生活的苦疾?是否将队伍朝向了北方,朝向了家门口的天地?

南陲英魂,你们是否已北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