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英九哭了。新春佳节,去客家山村拜年,路过《1895年》外景地,他忍不住潸然泪下。马哥眼泪让吾眸清亮许多、看透不少。马泪,已不是马哥自己的,也不仅属马哥家族。这泪是两千多万台胞的血泪,除了泪腺正常分泌的氯化钠、微蛋白、氨基酸、液体水外,更多的是宝岛族群,作为被清廷抛弃的孤儿,沿街乞讨、流浪颠沛、寄人篱下,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屡战屡败,被人误解、被人欺凌、被人踩踏,不断抗争却每每以卵击石,自强不息却常常名分低贱,从1895年至今,一个多世纪的垂垂孤小,其年龄应该步入耄耋,然而,这个社会细胞的集体记忆,仍然执拗地保鲜、复杂、委屈、酸楚、无奈、矛盾、自怨、悲情、发酵,她如童养媳命运般地被转手多次——日系、美系、荷系、清系,始终无法回到胎盘原点。而世道刚刚平和,一抬头,却发现生母已经入土、生父已经整容、养父已经中落、继母即将破产、近邻已经陌生、远亲唏嘘不屑。侯德健的悲情,侯孝贤的悲镜,叶佳修的放逐,刘家昌的移民,邓丽君的失语,刘文正的寂寞,张艾嘉的孤独,刘若英的转身,纷繁变化,无非是为自己证明却又处处无名,为自己洗刷却越洗越浊。好在历史是可以考据的,好在家谱是可以延续的,好在亚洲哺乳动物们沸腾的拉丁血液甫且平静时,六千万投资、耗时两年的拍摄,终于能够复原、拼贴出1895年春夏之交的宝岛孤儿过继史、割裂史、弃婴史。闻一多的七子之歌、余光中的寻根诗情都不过是后期的抽丝剥茧。

无独有偶。正月尚未结束,《海角七号》不声不响在内地上映,并于西方情人节的2月14日,给大陆城市影院带来小阳春般的坐拥良机。媒体对此也似乎早有准备——避开所谓的殖民、哈日等敏感话题,仅从艺术和人性角度,报道该片热映以及靠玫瑰、巧克力支撑的京华秦晋们,在经济危机谷底,彼此呵护、苦中作乐、有奶即娘的另类幽默:中关村街头,几位无证经营的失业毕业生,匆匆忙忙、神神秘秘地将玻璃纸包装的成捆玫瑰,化整为零地塞进街头百十米分列的不锈钢垃圾箱内,然后,上午15元、中午10元、晚间8元、夜间5元地瑟瑟叫卖,他们口音山南海北,但其中最似小沈阳者,生意出奇地好。更露骨的,学院路几所国内著名学府内的校园宾馆,竟打出“星级服务、钟房降价、情侣尽欢”的人性化红色巨型横幅。突然降温的猛烈寒风,把雄伟的红色降价大旗吹得呼啦拉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