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战役进程之拦截

晋中战役是在一九四八年的盛夏打响的,具体的日子,史料中记载的很详细,奶奶虽然记不清楚日子,但能一语道出阎军出动的作战意图:抢粮。当时麦收在望,阎锡山自然知道粮食对其政权的重要性,派出爱将,野战军司令赵承授率阎军精锐,从太原南下,在孝义一带构筑防线,企图阻击解放军。同时指使手下官吏爪牙,到村里强迫农民,不顾农时,提前割麦,不经打晒,要把麦穗交公,显然,老阎已经知道自己的统治不会长久,只能最后疯狂一把,但这样的损招,一时间人们怨声载道,哀鸿遍野。

此时,徐帅的部队在晋南,刚刚用土工爆破的简单战术,敲开临汾城墙,深知没有重武器,围攻坚城的难度,见阎军主力弃巢而出,孤军深入,马上捕捉到野战歼敌的良机,开展了晋中战役。解放军征尘未洗,大军北上,先在孝义、祁县、平遥等地,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接连歼灭了阎军孤立和突出部队。徐向前是运动战的大师,他扬长避短,扭转了兵力对比的不利态势,以六万之兵,攻敌十万之众,节节获胜,逼近晋中平原时,和赵承授的阎军野战司令部下辖残部相比,在兵力上,已经达到一比一。

赵承授南下后把司令部扎在太谷县,其所部主力“闪击兵团”在祁县、平遥遭到解放军伏击,很快覆没,其中号称阎锡山亲自训练的“亲训师”、“亲训炮兵团”骄狂不可一世,被围后,对解放军阵地发动敢死攻击,企图硬碰硬,结果证明没能硬过解放军,败亡之余,也给徐向前元帅贡献了不少难得的火炮等重装备。赵承授坐镇后方,眼见着精锐之师一日丧尽,自感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他不想把老阎交给的家底输光,便收缩主力,要沿南同蒲铁路,撤回太原。村中有位老人,是晋中战役中最先接敌的部队一员,他讲起当时自己并不是解放军的正规军,而是以东山为根据地的游击队(史载,系太行军区部队)。老人和他的战友,先在榆次的东阳车站(距大常十五里),扒了铁路,切断赵承授快速机动的要津。阎军不甘心,在董村猛攻解放军阵地,企图打开通道,经过四昼夜的激战,阎军寸土未得,反被缠住,无法脱身。这时,徐帅的华北军区8纵、13纵等主力,对阎军精锐“闪击兵团”的围歼已近尾声。阎军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不敢留在太谷送死,率第33军和野战军司令部,改走土路,从榆次、徐沟间穿越,奔太原而来。由于我们村位于太原到太谷的直线路径的中间点,是阎军向太原撤退的捷径,是必经之路。

太谷至太原不过百余华里,赵承授的部队号称野战军,沿途又有接应,要想拦住他,显然难度极大。此时情况危机,徐帅主力尚在祁县,闻讯在后面狂追阎军,还是慢了一步,差了几十里路和几个小时的时间。老人讲他们正准备吃午饭,接到上级命令,只有一句:赵承授要走大常,于是立刻起身,跑步向我们村前进,当时老人肚饿,乘了一碗“散面粥”(晋中食品,将小米和面粉煮在一起的糊状),直接倒在草帽的帽壳里,边跑边吃,一口气跑到了大常村北的荒地里。途中路过北席村,一位该村出身的战士,见到要打大仗,怕性命不保,想当逃兵,躺在地上称跑不动了,要歇会,连长看出他的意图,用枪住此人的头,说:不起来,现在就崩了你!此人无奈,只好继续前进。

这支英雄的地方部队,原本不是主力,但抢得先机,就这样截住了赵承授的五、六万大军,事实上,他们的实力,也只能阻截一下而已。老人讲他们的部队人太少,趴在地上,每个人隔着十几步远,组织不起密集防线,重武器不过一挺机枪,打了一梭子,便卡了壳,其余人,只能向对方的前头部队放了几排枪。而对面,阎军队伍,声势浩大,大路上尘土飞扬,来势汹汹。老人那时虽然年轻,却已久经战阵,他和战友怀着螳臂当车的悲壮,趴在故乡的原野之上,眼睁睁看着……,但就在此时,阎军却突然不走了,他们听到枪声,停下,并退回了身后的村庄。如果阎军执意前行,这些地方武装,只是洪流前的小土坝,一下就能冲跨,但赵承授也许是害怕了,他不知道对面有多少人,或者考虑此地距离太原,步行不过一日的时间,也许想就此粘住共军,等待阎长官带大部队增援,在此来个反包围,那样,可是不世之功!具体他是这么想的,我没有从史料上查到,但有一点是不容更改的, 赵承授和他的大军就此全军覆没,因为在他稍微迟疑了一下,在停下后的数小时,解放军主力赶到,把他团团围住了,这一天是7月7日。

四、战役进程之围困

那天,铺天盖地的大军,突然涌进了村,把居民都赶进家里,不许出来,然后就是拆卸门板,收罗农具,大兵们开始在村外挖战壕。

突发之变,村民们很惊慌,原本只有千余口人的村里,来了数万人,一时间水泄不通。奶奶记得很清楚,阎锡山的部队,兵源许多就是晋中一带的人,方言互通,刚来时还算和气,没有糟害百姓,这些兵,其实也是子弟兵,他们并不是后来想象的那样军纪败坏。而且,他们的服装和武器整齐,有骑兵、炮兵,说话也牛气,告诉老百姓:土八路打不过我们,我们有十万大军!

事后统计,这支部队包括阎锡山的一个野战军司令部和一个整编军(33军),夹带一些“民卫军”、“保安团”等杂牌队伍,大约有五、六万人。其中的“暂编十总队”,是阎锡山私下收编的未遣返的日军,大约是几百人,在阎军中起到教导队的作用,有独立的编制,自成一队,驻扎在村里的刘家祠堂里,村民在几年后再次见到了这些外族,昔日的侵略者,对阎军的性质不免怀疑。许多人的回忆都证实,阎军的装备不差,老百姓用口语总结就是:山炮野炮翻山炮、机枪步枪卡宾枪。这里的“翻山炮”,是晋中特有的词汇,指迫击炮,其炮弹轨迹,弧度极大,能起到隔山打牛作用,所以俗称翻山炮,煞是形象。大伯讲过,阎军把炮兵阵地,构筑在我家房后,一字排开,有十几门,均是安置在环形土壕里,有一个指挥官,站在屋顶,配着一把洋刀,每次举刀下令,炮群次第向北齐射,巨响震耳欲聋。而对面数里之外的解放军,火力显然要差。村中的制高点是一座***堂的哥特式尖顶,平地拔起有二十多米高,布置了阎军的炮兵观察哨,这样重要的位置,理应是解放军炮击的重点,但教堂在战后近乎完好,可见,解放军的火炮打的不准,也不猛烈。奶奶讲过,土八路一炮打过来,没炸,炮弹扎在土里,就像个胡萝卜,个头不大。现在想来,这应该就是日制或仿制的92式步兵炮。

但阎军的战斗意志,着实不敢恭维,他们的战壕沿着村庄外围,挖了一圈,不敢向前延伸,军官们都退居村中,专门选大户人家的院子居住,其中,不少人带着“官太太”,穿着旗袍,带着缎面的被子。在进村的第二天,阎军开始挨家挨户查搜粮食,集中起来,原来他们走的匆忙,军粮不多,这是我事后曾想过的一个问题所在,阎军从太谷出来,为什么只携带几天的军粮?赵承授的部队虽然没有多少汽车,但骡马还是不少的,他在太谷没有筹措到补给?这是致命的失误!。恶果很快显现,阎军的供应接济不上,就地取粮也出了问题,村里刚收的麦子,还没有打晒,大兵们升起火堆,把麦穗扔在火里,烧得焦黑,捡出来搓出麦粒,直接丢进嘴里大嚼,吃完,嘴唇都是黑的。我家的咸菜瓮,很快就被捞干了咸菜疙瘩,后来连腌汤都喝了个精光。在围困的前几天,阎军其实还有突围的机会,毕竟解放军的火力差,兵力也不足,包围圈就像个薄皮大馅的包子,如果,阎锡山有勇气率兵从太原南下夹击,胜败还未可知。但,阎锡山只是一味保存实力,他龟缩在省城,没有出来。这段时间,解放军加紧土工作业,战壕一层层的挖了过来,迫近了阎军阵地,像一道道绳索,把赵承授就此缚住,再动弹不得。

缺粮的军团无法坚持,危局之下,阎锡山没有坐视,他出动了空军(应该是蒋介石的空军)。姥姥家位于我们村的东北五里处,叫车辋村,也就是晋商大户常家的所在地,现在修建了占地巨大的常家大院。当时,解放军驻扎在这里,阎锡山的飞机来轰炸,姥姥在世时讲过,飞机有两种,一种叫“五头机”,现在推断是B-24或B-17,因为有四台发动机,加上机头,在地面望去,有五个脑袋,所以叫做“五头机”。另一种是“栽头机”,个头不大,从空中一头栽下来,俯冲扫射、投弹,然后再拉起。我估计,这个应该是P-47或P-51,因为蒋军貌似也没有专门的俯冲轰炸机。阎锡山的飞机,飞的很低,有时能看见驾驶员的脸,其中“五头机”,主要是空投粮食弹药,接济赵承授,但赵的阵地是南北窄、东西宽的狭长条形,许多空投的物资,随风飘荡,反而落在了解放军阵地上,不但帮了倒忙,更严重影响了士气,站在房顶上的阎军军官,举着望远镜,眼睁睁看着降落伞飘远,气的破口大骂阎长官。而“栽头机”极为凶狠,对老百姓不加区别的乱炸一气,姥姥家邻居院里,就落了一颗,炸死一头耕牛,气浪把几百斤重的石头碾子,抛出老远。这样,骂娘的就是老百姓了,人们虽然对解放军不太了解,但一致愤恨阎军,盼着解放军快点攻进大常,结束战斗,人心向背,决定了阎锡山的败亡。解放军尽管没有高射武器,但士气高昂,架起机枪,对狂妄的敌军飞机还击,在大常村北五里的小王村,一架飞机终被击落,百姓传言,敌军飞行员居然带着狗,飞机坠毁,飞行员当场摔死,狗儿却没死,还说,飞行员特别有钱,每个手指都戴着金镏子,一共十个。小时候,我对这样的奇闻深信不疑,现在想想,当是误传,如果戴上那么多金镏子,如何去握操作杆?

解放军在包围的前几天,没有攻击,他们像关门打狗一样,紧缩包围圈,牢牢困住阎军,等待收网的时刻,而这几天,裹挟在大常的平民,自然遭了罪,阎军粮食日渐紧张,军纪开始败坏,抢夺百姓财物的事件时有发生,但也不排除个别正义感强烈的职业军官,出面管束部下。我家的财物被抢时,就有一位下级军官喝令士兵住手,士兵迟疑,军官拔出刺刀,告诉士兵,要不放下,一刀挑了他!奶奶多次描述过这位威武的军官,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在战争中幸存,真希望他能平安活下去,即使在绝境,保持做人良知的人,令人敬佩!当然,这样的好人不多,村中某位富户,为老爷子定制了一副好寿材,竟然也会有人看中,某位军官霸占了棺材,把自己名字贴在上面,声称战死要用这副寿材下葬,唉!绝望之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