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军旅生涯——在汽教队的日子[蓝剑军团]

接上文在当勤务兵两年后。由于领导的推荐我选择了去教导大队学习汽车驾驶技术(因为当时我想着的是。在部队学个技术退伍后回家能有口饭吃)。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我依依不舍的暂时离开了我的部队武警交通部队七支队。临走那天李兵班长和我的战友们都到火车站来送我。其实我现在最想看见的还是我的老领导(参谋长)来必近我和他朝夕相处生活了两年,在这两年里我们都经历过太多辛酸、美好、有趣之事。与各位战友相互拥抱之后,我踏上了火车,我回头一望突然看见了我的参谋长(当时他坐在车里没有走下来)我喉咙硬咽了下….

汽笛声响起!火车缓缓的使向北京,几小时后我到达了北京站(当时只有北京站)。走下月台迎面走来一位少尉,他亲切和蔼的问我“请问你是XX”“恩你是”在经过简单的交谈后我知道他姓王,是教导大队后勤处的一位专属接待干事(他来接我是参谋长联系好了的)。走出车站我跟随王干事来到一辆北京吉普车上。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我的另一个军营教导大队的汽车连。在这里我开始了我学习的前言。在经过一系列的手续后我被分配到了汽车学习班2班。走进我的新寝室迎接我的是一群新的战友,天南地北都有基本聚集在这个面积不足80平方米的小屋里。

来到汽教大队后两天我终于和我的班长老冯(五年兵龄)联系上了,他山西人有点瘦但很精干。在文字教学的过程中他用他那山西口音讲述着驾驶要领,他有句口头谗“偶的娘恩”刚开始我们听着还不太习惯之后完全习惯了,并发展到有时候不听他说那句话心头就不爽的感觉。后来我认识了老陈(山东人),小郭(湖北人),小黄(安徽人),小史(云南人);阿买木提(新疆人)还有其他的太多新战友。

在这里特别要说下阿买木提这位战友。这哥们是个典型的新疆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别帅)。我们班里有了这位战友简直就是我们的福气。由于汽教训练非常严格简直就是残酷的,我们训练完后回来一个个累的都头重脚轻(真想好好睡上一觉)。可阿买木提却总能让我们从疲惫中得到欢乐。他有一手个人决活(踢踏舞蹈)在当时我们认为是很不错的(一个男同志在90年代能踢踏舞,用现在的话说简直就是神奇)。并且他还有扭动他那脖子(我到现在都没有学会)。特别是他还不时的来段“大坂城的姑娘”。在他那有节奏的舞蹈和歌声中我们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动了起来。在舞蹈中大家谈笑风生完全忘却了疲劳!后来我们给他取了个美丽的绰号“欢乐使者”

阿买木提让我更不能忘记的是那次我们实践演练在50米内必须做到5个档位操作完毕!冯班长集合大家谁愿意先来。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平时大家都一个个吹的牛哄哄的可到了关键的时刻都不敢第一个上去操作(因为当时大家都不愿意当出头鸟)。正当冯班长要下命令的时候,我们的欢乐使者阿买木提主动上前“报告我来操作”。只见他一个健步就跨上了那辆解放车上很熟练操作起来。更让我们惊奇的是这小子平时畏手畏脚的可今天他却反应的如此迅速和准确,他在43米之内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技术!就在这件事件后的第三天我在也没有见到阿买木提,因为他已经被调到新疆总队去了,后来听说他在四年后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

两个月后我们那批汽教人员圆满的毕业了。在毕业的那天我们大队长在毕业典礼上说了一句让我至今不能忘怀的话“记住无论你在哪里,这里都有你的烙印”(当大队长说这个话时我当时还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终于领悟到其中那么一点点了)毕业那天我们把酒问青天!各自留下自己所在部队的地址(相互联系)次日我告别了这所让我学的第一门技术的地方,离开的那天我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明天请继续关注我的下一篇文章:我当司务长的日子

[原创]我的军旅生涯——当司务长的日子[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于 2009-1-22 12:32:48 被14988048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