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个有一定技术含量的细活。据说老美的西点军校建校以来唯一没被删除过的科目就是这个。足见其nb程度。

学认地物符号,一个圈代表一棵树,圈旁边有三个点又代表什么呢?答案是树丛。当时教员提问,耗子答曰:"树屎!"

学定站立点座标,每天把弟兄们塞到大东风卡车里出没于各个山沟与旮旯,动不动就把哥们撵下车来抱着图板对照地形算坐标,然后再轰回车上开向下一个旮旯,折腾数次才算完。锅把拿着图板的照片传到校内上当头像,结果有个女生留言问他:"你在挖地雷么?"……那地图的年代较为久远,与现地对照起来不是公路改道了就是某建筑物被夷平了,用起来很是闹心。

弟兄们进入一片山坡上被收过的庄稼地,算完座标后开始打起了田地的主意(因为张大屁股的指北针据说丢在这一带),地是收过的地,没有什么东西了。但偏偏就有农村经验丰富的弟兄把农民遗漏的地瓜从地里给抠了出来,于是带动了大批弟兄开始埋头抠地瓜(没人再理会欲哭无泪的张胖子),抠出来的东西都没有手指大也能乐得屁颠屁颠的。也有人把注意力转移到玉米地,一弟兄拾获一棒玉米后立刻将其举过头顶:"快!手机呢?给哥来张自由女神!"

第二天,司机大哥在车厢里发现了那客串过女神火炬的玉米,无限感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专掰老百姓家大苞米,太tm有才了!"

按图行进,自由程度相当高,两个人一组,把规定地点的标志抄回来按时归队就行。教员叮嘱注意安全,曾经有在马路中间撅着腚专心致志看地图结果被车撞了的,有进村被狗咬了的,让准备个棍儿防身。还有发现标志后一激动不慎落入粪坑的……

哥与涛哥,哥很早便抄了根棍子在手里以防不测。我们俩除了为没发现脚边的一只野鸡还被它突然飞出给吓得一愣而感到愧疚与悔恨之外没有什么太多波澜。

锅与磊哥。锅几乎一出门就落水了,剩下的路程全是湿着脚走路,他俩的路况据说相当恶劣,充满了陡坡与小断崖。

老狼与狗子。老狼除了养成了喜欢在河边拉屎的怪癖之外,他俩没什么值得一书的事情。

猪刚刚在山头上喘口气,便发现波一溜烟往下跑,猪大声问咋回事,几乎已到了山下的波手向前一指,空气中传来了充满感动与疯狂的声音:"梨!!!!!"我们已无从考证当时波的眼中是否饱含激动的泪水,也无从知晓他俩在梨树那是怎么折腾的……梨带了些回来,巨难吃。因此第二天有老百姓反映到学院说梨被偷了时,锅显得异常愤慨:"就这b梨有反映的必要么!!!"

大肥带了把水果刀,准备遇见挑事的狗就给它一家伙。但他除了看见藏獒之外没发现其他品种……

据目击,兄弟学员队把各种东西呼呼往回扛,比如死野鸡,大南瓜什么的……

夜间行进,四个人一组,我们不幸抽到了唯一的一组山路,山里真tnnd黑啊!哥记得附近还有坟来着……后来上了公路,狗子发现路边地里有异样,便一束手电筒光扫了过去,结果好得很,吠声四起,黑暗之中一片狗海压了过来……老狼二话不说便把武装带卸了握在手里准备接敌,这才意识到我们四个除了他之外都是手无寸铁。好在狗群只是战略威慑,没有发起摧枯拉朽的攻势行动。

发现一条河之后,老狼想拉屎,被我们劝住了……

进了村,发现一只白狗在手电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诡异,立刻便想起了鬼吹灯小说里那老黄鼠狼成精的故事,毛骨悚然中……

他们说哥那天晚上说梦话:"这边有人!那边也有人!咱们跑吧!!"

涛哥的梦话据说更为直接:"救命啊!!!!!"

学定目标点,细活的特点便体现出来了,想像下哥们被横飞的弹雨压制得无法动弹焦头烂额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想起身后远处的自家炮兵弟兄并希望他们能砸鬼子一通,于是便把自己算的眼前那个很操蛋的机枪工事座标值吼给炮兵,人家按这个数开轰。如果横向算错了,炮火很可能会把工事附近一棵树上四世同堂的五好家庭鸟窝崩上天去。如果纵向错了,数大了的话也算是轰击鬼子纵深,算小了……收拾收拾准备躲炮吧!所以说这是个细活!

170。8高地的山风异常强烈,弟兄们被冻得几近绝望。听见可以活动一下的命令后,不少弟兄边嚎叫边捂着衣服冲向附近一个大坑,下饺子般扑通扑通地跳下去躲风。上边的弟兄见状大喜,把坑围住家伙掏出来就要放水淹死他们……

目标点考核,那个上校老爷子给的点都非常离奇,比如什么观察区右界向左三指幅处的房子前边院里一排标语牌中最左边那个……

还有这样的:"观察区左界 向右250密位处的独立房……"

有弟兄窃喜,房子座标早算出来了!

老爷子接着说:"房子后边那条土路……"

土路……土路也行!都不是问题!

但是还有:"土路尽头处!开始!"

……

最后一个最绝。老爷子喊:"戴眼镜的注意了啊!"

哥顿时紧张起来。

"刚才的独立房为准,向上两指幅半山腰处……有片林子看见没!"

"看见了!"

"中间那个白点!开始!"

一阵骚动。

"哪呢?没看见啊!"

直到一个爆炸性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操!看见了!那呢!" 大家都按着那哥给的方向看去……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那tm不就一挂树上的破塑料袋么!!!!

但那东西不动。应该不是塑料袋,离得太远,谁也没办法说清那是啥玩意。

考核结束了,给我们留下了这么个迷……

这科就这么结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