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1月8日,星期六。这一周是我当连队值班排长。下午三点钟接到团里通知,要求庙儿岗部队四点带到大礼堂听报告。三点半,我吹响了集合哨,很快将队伍集合好,清点人数后就带往大礼堂。

到了大礼堂,刚向营值班员、我们连长李世忠报告完毕,团侦察股的顾善德股长走进礼堂来,大声地喊我的名字。我一看是他,立即跑过去向他敬礼,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你马上跟你们连长说一下,团里刚刚决定把你调侦察股当参谋,手续由政治处去办。立即走,我的车子就在门口。”说完他就往门外走去。

我也来不及细想,就赶快向连长报告了此事,并把值班员的袖箍脱下交给了张仕华副指导员,请他代劳一下;把手枪交给了文书郑养元。交代完就飞快地跑出礼堂,上了停在门口的“嘎斯”车。车到我们连的西侧刚停下,我就跳下车风风火火地回到宿舍,卷起铺盖就走,连储藏室里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拿,更别说开各种关系证明了。到了团部,我被临时安置在侦察股的办公室里住下。顾股长递给我一些饭菜票,说:“吃饭就在机关食堂,明天再找司务长买饭菜票,今天来不及了。晚上我们在办公室开个会。”

晚八时左右,顾股长把老参谋杨清洲从家属区叫了来,我们一起开了个会,对三个人进行了分工。分配给我的任务,就是整理越南同老挝交界线附近,老挝境内公路沿线两侧的桥梁、涵洞、徒涉场的大小、长宽和水流的速度、河底的性质,以及村庄的位置、规模、领导人的姓名、民兵组织及其主要武器的数量,山洞的大小、能囤多少人和物资等等数据,列成一张折叠式一览表,以便使用。他把一大摞《敌情通报》拿给我,叫我从中老边界开始,逐步深入,不得漏掉一个数据.他还告诉我:部队出动后,我团代号由56089部队改为35267部队,抽空将它写在腰带、军装、裤带、领章等的反面;明天到作训股去领三套69式防毒面具来,我们每人一套;当股里的内勤参谋,主要是管好股里的参战物资。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除了吃饭时出门外,几乎是足不出户,成天埋头看《敌情通报》和印度支那半岛的大幅地形图,然后把需要摘记的东西抄下来;再后几天,就根据摘记的资料,分类整理有关数据;最后制作并填写折叠式一览表。期间在上厕所时,看见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工作着:

作训股的人在分发粗大的炮绳,据说是准备在热带丛林中吊炮用的;还有砍刀、板斧、摩托锯,是用来在丛林里砍树开路的。通信股在紧急调拨电台用的大电池和电话单机用的大号电池,以及各种表格和密语本。由于上级命令我师由乙种编制上升为甲种编制,我团必须增加一个榴弹炮兵营。因此,军务股要尽快将其他部队选调来的骨干和刚刚入伍的新兵充实到连队;干部股要把干部配齐,新提了一大批新干部,同乡战友朱德林、汪金平和黄一良就是此时突击提干的。朱德林提为机关食堂司务长,汪金平提为团卫生队医生助理,黄一良提为团指挥连无线排排长。还有一批多年未得到提拔的老排长,也在此时受到重用。如我的老排长唐杰春就被提为团轮训队队长,临时在作训股帮忙。军械股在紧锣密鼓地调运、接收、分配新车、新炮和新装备。军需股在紧急调运被装物资。营建办公室在调运木材,钉制大木箱,以便重要物资的装箱转运。……

作训股分给我们股一个大木箱和一个帆布箱,还有马灯和蜡烛,股长叫我把必须跟人走的物资整理好放进去。那种帆布箱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开来开去打不开,经请示股长同意后,硬是将它撬开了。后来作训股的人还笑我,说只要打开锁匙后,用手将扳机往两边一拨就能开,你却把它给撬烂了,真可惜。我说,不知者不怪罪么,自己给自己解脱了。

当时,我们是按照军委第一套方案进行准备的,即:我们所在的陆军第50军与广州军区的41军,担负从老挝陆地和北部湾海上出击、截断越南南北交界的蜂腰部、阻击北退南援之敌的任务,配合正面进攻部队,一举将越南北方全部拿下,扶持黄文欢主政。这是邓小平出访美国之前定的方案。因此,才有了让我准备上述资料一事。

一月下旬,邓小平访美归来,战略方案有了改变。这时,余副团长带着作训股的董光枝参谋,前往云南边境勘察地形去了,我的老营长刘利富被提为副团长。按照战时要求,各级领导都被冠以编号,团长为一号,政委为二号,副团长为三号,副政委为四号,参谋长为五号,政治处主任为六号,副参谋长为七号,政治处副主任为八号,后勤处长为九号,几个人同为一个职位的,在编号前加上他的姓氏。

欲知下回如何,请看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本文内容于 2009-1-20 21:12:47 被504112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