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佑中华惩倭寇 双重地震显端倪[第一军团]

每当提及日本时,国人的认识有着迥异的眼光。以80后为例,一部分人极端仇恨日本人,主要是基于民族自尊心;另一部分人则很崇拜日本人,对此,我倍感痛心,日本的经济强大是建立在掠夺中国基础上的,袁世凯与徐世昌两位民国大总统治理下的中国民族资产主义迅速膨胀,那个时期被誉为中国民族实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而随着内乱不息,为日本制造了机会,而日本正是掠夺了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一切果实,令人可恨的是,美国保障了日本的非法所得。日本文化?更是可笑,只是中国文化的断裂层,却被部分国人倍加推崇。日本引以为傲的经济与文化,都是窃取中华民族所得。

为什么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军事行为被称作侵华战争?在甲午战争时期,日本称之为日清战争,是国于国的战争,而侵华战争之所以以华命名,是因为日本在战争期间主要是以中华民族为侵略对象,在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中国地区侵华,在中华民族的扩散区域东南亚亦是侵华,日本人对当地人显示出异常的仁厚,而唯独华人却是备受煎熬,至于美日交战,并不是什么两国抢夺太平洋地区的利益所致,而是美国刺激了日本,对日裔美国人无法享受正常国民待遇。坦率的说,中国与日本发生战事,很少人会去追究美国的责任。美国通过华盛顿会议扬中抑日,强硬拆散了日英同盟,以美英法日四国同盟为太平洋支配体系,企图独占在华利益,而把战争损害导向中国。美国施压让日本把在一战时期德国的殖民地山东非全面交还给中国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美国乐于挑起两个民族之间的战争,却会去维护国与国之间的现有秩序。美国一战后的扬中抑日与二战后的备中保日的转型足可得知美国智谋之深绝非泛泛,美国是太平洋的霸主,中日很难逃脱其影响。美国挑起了战争,至多算个教唆犯,而日本是战争的实际操作者,凶手与教唆犯在无法同时对付之时,只能循序渐进的解决。美国会基于目前形式而亲华,但是中华民族的强盛是其不愿看到的,奥巴马当政只会就两国关系推进友好,以民族为划分单位的国民不会体验到民间友谊,即为民族关系。

当我们为汶川大地震的罹难者而流泪之际,日本的态度有些过于急切,人们很容易的联想到日本是一个多震国,人们也联想到了日本关东大地震的周期性已经近在咫尺。自汶川大地震后,列于喜马拉雅山脉两侧的国度发生了多起地震,慢慢的扩散,波及到了太平洋地震带。据美国地震局本月15日发布消息声称,南太平洋新喀里多尼亚当天发生里氏6.8级地震。仅在一天之后,美国地质勘探局称千岛群岛当日发生里氏7.4级地震。两日内,太平洋地区接连发生地震,需要注意的是地震级别在攀升,离日本列岛的距离逐渐拉近。

地震预测是一门高度科技学科,也许会缺乏相应的专业论据,但是依照苗头来看,日本列岛大地震将不久矣。对此我们应当提前做好预案,挣取以人道主义救援来换取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与东海开发问题上的主动权,必要的时候,可以声称以钓鱼岛为救援物资中转站,来获得实际控制权,只要能保住突破点,全线便处于主动地位。在此期间,条件切莫过于苛刻,会引起素来敏感的日本人的反感,那样会耗费大量争取到的民间友好。我们最好是避谈主权,获取实际控制权为先,然后过了风头浪尖,与琉球群岛一起提出主权要求。

地理上的地震对于日本来说,是即恐惧,又期待的。日本兵库县知事井户敏三便声称,“东京大地震将成为提振西部经济契机”,虽然日本关东政治集团与关系政治集团矛盾逐渐被朝野两党所消弭,可残留意识形态依旧存在。就事实本身而言,井户敏三的言论体现了日本人共有的坦率,只是场合选择还需加强。与此同时,不难看出日本人所谓的责任感与自私,责任感与自私都是片面存在于一个固有团体之内的。

比地理上的地震更可怕的是日本政坛的大地震,日本政坛强人小泽一郎是个深谋远虑的战略规划家,只是基于手下人马不足,难成大事。加之他本人积极推行政党整合事项,导致大的政党视其为劲敌,小的政党使其为妄图吞并的野心家。可毕竟小泽一郎是日本自民党内嫡传派系的正统传人,比安福两派联盟要更符合正统地位。在中国词典上,派阀是日本自民党的专利,可实际上,日本民主党内也有许多派系,但是色彩并不浓重,随着日本政坛反派阀主义舆论的加压,民主党的地位就会提升,以接纳一些非派阀主义者。同时,自民党内部青黄不接,很久都没有年度最年轻议员的出现,靠东京大学与京都大学直接向政府输入人才,经过自民党为“万年执政党”来吸收人才已经略显老套。今日之势头在于得私立学校毕业生者得天下,如早稻田、应庆等私立大学都业已出过多位首相。

随着日本社会对麻生太郎执政的不满日益加深,而自民党似乎为了赢得大选而不袒护他,内部更有利用此契机者以图选举时增加本派系实力。随着双方势力的转变,小泽一郎的胜算更大一些,且小泉纯一郎走民意路线赢得大选,为小泽一郎提供了前车之鉴,在民意方面,麻生太郎仍旧为不屑一顾。当小泽一郎说自己儿子仍是派遣生之时,我竟有些许感动。一党之首,竟没有为自己的儿子去安排工作,而是让其自己去闯荡,很有力的抨击了日本世袭议员以及儒家思想文化圈内的政治权利世袭制的陋习。与此同时,日本媒体披露麻生家族在二战期间曾利用战俘做劳动力,这无疑是对以善于外交、实业家形象示人的麻生太郎一种有力的曝光。

组织内有小组织的这种政治现象是法西斯式的组织的共有特点,日本派阀政治便于之相符合,美国需要提防日本法西斯的抬头,只要因势利导,小泽一郎刷新政治,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美国远东战略动向暧昧不清,一味亲美将成为众矢之的,小泽一郎的赢选支持度大大增强。小泽一郎最终能否当选,仍是一个变数,但是此时的可能性较以往显著提升。共产不是平均主义,民主也不是平均主义,即使小泽一郎无法当选,选票差距也会被拉近,这样一来日本政坛受平均主义支配,一道断裂鸿沟跃然于视线之内。

退役新兵

2009.01.17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