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加沙的战火燃烧了两周,安理会才终于勉强通过了一份要求双方停火的决议草案,但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遭到了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共同拒绝。

直到今天问题的根源是,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决议,在巴勒斯坦这片土地上建立分别由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组成的两个独立国家,从此点燃了这个中东火药桶的导火索。犹太人素以善于经商理财和民族凝聚力强著称,一个现代犹太国家在灭亡将近2000年后得以在以英国、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主导下快速重建,凭借着西方的支持和历史上饱经磨难的犹太人自身的发奋图强,新生的以色列迅速崛起成为中东地区的头等民主强国。从建国后的第二天到1973年的25年间,以色列在四次与阿拉伯联军的“中东战争”中越战越勇,非但未被消灭,反而占领了巴勒斯坦全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的建国进程也因此一再拖延。虽然,我们一直在说,以色列由美国以及西方支持,但是他的巴方对手是同样有前苏联支持的整个阿拉伯世界。可以说,以色列能有今天,纯粹是打下来的江山。

反观,巴勒斯坦,哈马斯就是恐怖组织。他并没有接受法塔赫的教训,在巴勒斯坦处于支配地位的温和派政治力量法塔赫在过去近半个世纪里曾经走过路线即武力赶走犹太侵略者,解放巴勒斯坦全境,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后,法塔赫领导人终于不得不面对现实:要消灭以色列是不可能的,过火的武装斗争只能让原本对巴勒斯坦人充满同情的国际社会转而变得疑虑和反感。于是他们的立场逐渐软化,开始寻求与以方谈判谋求共存之道,而越来越多的其他阿拉伯国家也无奈地接受了犹太国家的实际存在,他们中的极少数――如埃及――甚至还正式承认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存在许多拥有独立武装的政治派别,法塔赫并不能完全掌控整个地区局势,而哈马斯在2006年1月底举行的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中,正式进入世人视线不到20年的哈马斯一举击败拥有40多年历史及巴勒斯坦人民精神领袖阿拉法特的法塔赫,夺得政府组阁权。这一变故不仅震动了当时整个国际社会,也使历尽艰难曲折终于出现一线曙光的中东和平进程发生方向性的转折。与法塔赫后期奉行的现实主义路线不同,哈马斯是一群不肯妥协的理想主义者,其政治主张几乎就是早期法塔赫的翻版:武力消灭以色列。

由于哈马斯的政治立场,巴勒斯坦政府赖以维持运转的西方援助资金(主要来自欧盟)以及老百姓急需的人道主义物资也被大部分切断了,使这片满目创痍的土地更加雪上加霜。在左右为难、动荡不安的过去三年中,法塔赫与哈马斯的矛盾也不断激化,终至兵戎相见,形成了巴勒斯坦今天这种武力分治的局面。这期间,哈马斯不断利用它所占领的加沙地带的有利地形向以色列边境城市发动火箭弹袭击,而以色列国内也经历了政坛更迭。因此,这次对加沙的大打出手可以被看成是以色列国内强硬派在忍无可忍之下主导的一次猛烈大规模报复行动。

以色列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一直表示愿意“以土地换和平”,确实兑现了单方面从加沙撤军的承诺。以方的原则很清晰:它愿意同巴方通过谈判解决历史争端,甚至愿意帮助巴勒斯坦建国。这对以色列来说同样是艰难的抉择,宣言和平的拉宾被刺杀,沙龙也是在面对国内巨大压力下开始和平谈判的。面对盘踞在加沙的是一个不消灭自己誓不罢休的武装力量,难道应该听任它源源不断地发射火箭弹?哈马斯煽动激进民族主义、宗教原教旨主义抢占清真寺、学校、难民营,把加沙巴勒斯坦妇女儿童当作抵御以军的“人肉盾牌”,是典型的“卑劣怯懦的恐怖分子行径”。千万不要忘记,加沙地区是以色列单方面撤军。被以色列误伤的平民都应该算在哈马斯头上。

以色列是一个法治健全的民主国家,它的对巴政策固然会随着执政党的更迭而左右摇摆,但不会偏离出基本轨道。要解开巴以问题这个死结,钥匙在巴勒斯坦人手中,当务之急是要有一个能够承认现实并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务实派政治力量全面掌控整个地区的局势,并逐步完成武装力量的“国家化”,未来经民选上台的巴勒斯坦领导人――不管是法塔赫、哈马斯、杰哈德还是其他什么新兴派别――必须具有无比的政治智慧和博大的民族胸怀。

真心的希望世界三大宗教的共同圣地出现真正安宁和平的“上帝赐福之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