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size=16] 我从小就很喜欢部队的军犬,那时我们要塞警卫连那三条凶猛威武的德国黑盖和狼青犬曾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我心里一直想有一条纯种狼青犬的想法。 老山轮战结束那年,我终于从一个弹药库里搞来了一只中意的狼青狗崽子,我给这只刚满月不久的狼青起名“小虎”,并送回家交给母亲代我司养。小狗崽子长得很快,半年时间就长成了一只凶猛地大犬。小虎很忠诚和灵慧,家里不管多么不懂事的孩子去戏弄它,它也不会伤害他们。如果有人要到老太太家里借东西,你要想带着东西走出这个院子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只有主人发话它才不甘地放行。

前年妹夫从警备区军犬繁育基地又搞来几只军犬,也是由我母亲代为驯养,其中就有一只我喜欢的狼青犬。但长大后两只德国黑盖和狼青都不及我从军火库搞来的那只老狼青善解人意。尽管这几年家中更换了不少名犬,其中也不乏较名贵的狩猎犬。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总浮现着那些曾在老山前线茨竹坝阵地上曾与我营指战员共同战斗生活了一年的退役军犬”老K”和它那些五颜六色的兄弟姐妹们,它们那灵动地身影和汪汪欢快地叫声令我在多年后都难以忘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犬是一种具有高度神经活动功能的动物,它对气味的辨别能力比人高出几万倍,听力是人的l6倍,视野广阔有弱光能力,善于夜间观察事物。经过训练后,军犬可担负追踪、鉴别、警戒、巡逻、搜捕、通讯、携弹、搜查毒品和爆炸物等特殊任务。我们的祖先早在公元前四千六百年前,就开始了豢养驯化各类野犬用于狩猎、警戒和在战斗中攻击异族敌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法、英等国家应用于战争的军犬就达数万条以上。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前苏联国防军的一条功勋犬曾破获过300余起重大案件。我在少年时代曾看过的《刑侦局的侦察员》一书里,有关中尉和他的军犬反特侦察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军犬真正在战场上地大批量投入使用,还是应该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说起。l942年7月在举世闻名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著名的苏军朱可夫元帅,用军犬学校提供的500条“携弹犬”组建了四个令德军装甲群官兵胆寒的反坦克军犬连。每个反坦克军犬连编有l26条受过特种训练的携弹军犬。苏军在与德军装甲部队激战中,苏军携弹犬身负炸药扑向突进中的德军坦克与之同归于尽。在反坦克大战中,携弹犬共炸毁德军坦克车300余辆,约占整个斯大林格勒防御战苏军击毁德军坦克总数的三分之一,这对苏军最后夺取战役地胜利起到了关键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也十分重视军犬的训练使用。当年仅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序列中就有465条军犬服役,这些军犬在太平洋战场和欧洲战场上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海湾战争期间,美军还利用军犬进行探雷和拖拉火线阵亡士兵尸体。在二次世界大战中,仅英国就有l8只表现出色的军犬获得了英国皇家政府颁发的“迪金”勋章。值得一提得是l994年6月20日,美国国防部还为一尊德国种短毛猎犬铜像揭幕,以纪念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英雄军犬,铜像基座上的题词是“永远忠诚”,这尊铜像置于关岛的军犬公墓。由此可见,世界各国对军犬的重视程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国军犬繁殖培训机构于建国初期在北京筹建,进入50年代又划分为两个军犬队分别迁往黑龙江和昆明。到了60年代初期,全军各大军区也相继组建了军犬驯养队,为全军作战训练提供了了大量军犬,在国家安全保卫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我军军犬的培育和驯化工作于80年代中期又被重新列入议事日程,军犬繁育培训工作开始振兴发展。目前,我军各大军区、海、空军和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武警部队都建有正规的军犬繁育训练基地,每年可繁殖培训出2000多条军犬输送部队供全军作战训练使用。

军犬是边海防部队巡逻执勤时的得力助手。 我国具有漫长的陆地边境线和众多岛屿,复杂的地理环境影响边海防稳定地因素较多,这给我国边海防安全保卫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为有效地加强对边海防地带的控制与管理,我军自建国初期就为边海防部队配备了军犬,并发挥了很好地作用。 边海防部队配备的军犬在执行边防勤务时,利用其灵敏的感觉器官及时准确地发现查明边海防线上出现地可疑情况,还可利用其凶猛灵活的攻击能力缉捕追击内潜外逃人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根据我边海防部队的执勤需要,军犬主要是在执行巡逻潜伏勤务时配属分队使用。随着我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间边境口岸地不断增加,在这些口岸地区的各种非法越境事件时有发生,给我国边境管理工作带来巨大地压力。针对这些复杂情况,在边海防管理中除采用较先进的高科技手段实行监控外,还要大量使用军犬直接堵截非法越境者。在广西、云南与越南、老挝等国家接壤处的边防巡逻线上因地形复杂植被茂密,哨兵在巡逻时很难及时发现目标和处理突发事件。当携行军犬进行巡逻时,由于军犬嗅听觉灵敏警惕性高且行动迅速,很容易发现不法分子潜伏藏匿地位置并能迅速报警。

我军导弹基地是各国间谍机关和敌特分子格外关注的重点目标。为提高导弹基地的警戒能力,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在战略导弹基地安全防范措施中,明确规定每个导弹基地必须配备四至六条军犬配合警卫执勤分队巡逻,以确保导弹基地各种设施的安全。配备给基地的军犬以它灵敏地嗅觉和高度发达的夜视能力,以及快速耐久地奔跑力和勇猛善斗的威慑力对警卫目标的安全防范起到了重要作用,成为导弹基地安全警卫中不可缺少的特殊卫士。

我导弹基地大多处在深山密林之中,在夜间或在不良气候条件下警戒区域内哨兵很难觉察到的周边细微变化,但军犬却能及时发现周围的异常并向哨兵报警。军犬还可在指定的区域内进行长时间潜伏和守候,能够及时发现并协助警勤人员预防不法分子的违法行为,从而确保了各导弹基地的安全。

我军实行以犬助哨,还可解决诸多仓库场站警戒人员少和任务重的矛盾。随着近年部队编制调整各单位编制人员不断缩减,仓库现有警卫人员担负库区的安全警卫日感人手紧张。配备军犬担负库区的安全警卫弥补了警卫人员的不足,同时对那些伺机盗窃仓库物资的不法分子也起到震慑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因利益关系调整而引发地各种社会矛盾问题也逐显突出,加之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的干扰破坏活动增多,应用军犬参入处置各类突发事件和暴力案件已成为特警部队反恐防暴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我军已有近万条军犬在各部队服役,成为我军诸兵种中有着特殊地位的重要军事力量。

在老山防御作战期间,我军侦察和警卫部队都配备了大量军犬投入作战和重点目标的警卫,在我军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中发挥了巨大地作用。

我团作为炮兵单位在其部队序列中也有军犬的编制,主要用于军械弹药库的安全警卫,我们在开赴老山作战时并未携带配备的军犬参战。

我营在接防友军阵地前期,派出的接防人员较少还兼有修筑炮阵地的任务,这给接防人员的阵地警戒带来很大难度。还好要换下去的友军各连在阵地上都养了不少狗,部队后撤时战区有规定铁路输送中不准从战区携带动物返回内地。这些曾和友军战士们相伴了半年的各种犬,阵地上的战士们都舍不得杀掉,都在寻找换防部队商量送卖精心养大的爱犬,有些不太好地品种干脆无偿送给了我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同乡战友老吕是营部的管理员,他也是一个喜爱豢养狗的主。从阵地财务保管的安全角度考虑,他想搞一只更好一点的狗来养。功夫不负有心人,喜欢养狗的老吕终于从兄弟部队搞来了一只威猛的退役军犬。据原单位战友介绍,这条名叫“老K”的军犬是边防部队的功勋犬,曾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和收复老山战斗。我刚上茨竹坝阵地后,曾特意到管理员老吕居住的工事前看过这条有着传奇故事的退役军犬“老K”。

老吕在购买“老K”时也付出了很高地代价,我记得大约是花了四百元左右。在1985年,按照我当时地工资水平也要四个月的储蓄才行。不过对于一个爱犬的人来说还是物有所值,尤其是在特工活动猖獗地老山战场上,富有作战经验的军犬其珍贵价值也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第一次接触军犬“老K”它对我感到很陌生,低垂着结实的嘴巴把前胸紧贴在地上用冷静警惕地目光打量着我们同来的人。明眼人一看“老K”的漂亮外形,就知道这是一条久经沙场的大龄军犬。浅黄色的皮毛十分抢眼,“老K”是一条介乎于狼青和德国黑盖之间的改良犬。当它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威风凛凛地站立起来时,它那硕大的头颅和粗壮的脖颈及隆起的胸肌,就足以证明这是一条还很强壮的凶猛军犬。“老K”的右前臂和头部有累累子弹伤残的疤痕,如果用阵地上各连战士们所养地杂色狗来和它比较,“老K”可以说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犬中之王。凡是在战场上参加过战斗的军犬,我们这些初到老山前线的边防军人,对这些经历不凡的军犬都有一种发自内心地喜爱和尊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营部管理员吕文智所在隐蔽部工事位于我A连和C连之间的反斜面下方,和二营炮阵地隔着一座小山岗,距我一炮炮位小山包仅有30米远。这里没有一线阵地上的激烈枪声,只有在阵地炮战时才能够听到震耳欲聋的炮声。每当炮战开始,军犬“老K”都会耳朵紧贴在地,专心聆听着那熟悉而惊心动魄的炮声,嗅闻着早已习惯了的硝烟味道。

据说,当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年轻力壮的军犬”老K”曾跟随边防连的指战员们一起冲上越军阵地。它顺着交通壕机敏地向越军吐着火舌的机枪阵地扑去,身材廋小的越南兵在强壮威猛地”老K”扑击下,连人带枪摔倒在地。当”老K”再次扑击敌人时,躺在堑壕地上的廋小越南兵绝望中扣动了扳机,跃起在空中的”老K”感到肩胛和头部一阵麻木,勇敢无畏的”老K”还是一个虎扑紧紧地咬住了那名越军的喉管。当战士们冲过来时,那名不幸的越军早已断气了。在后来的战斗中,带伤的军犬”老K”又协助战士们搜捕消灭了好几名越军士兵。

军犬“老K”一定会十分思念当年带领它一起巡逻在边境线上的老主人,怀念在丛林里和战士们共同搜索残敌时的一次次惊险战斗。老吕对军犬“老K”像亲兄弟一样宠爱,老吕每次去麻栗坡县城采买物品时,都会给”老K”带回很多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火腿肠。茨竹坝炮阵地上自打来了狗王军犬“老K”和它的一帮兄弟姊妹,每当夜幕降临,只要炮阵地附近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阵地上下就会吠声一片,在这种严密戒备的情况下,还有哪个胆大妄为地越军特工敢到这里小试一下身手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各单位对战士豢养不在编犬一事既不反对也不提倡,阵地上每日的剩饭和剩菜足够这些没有军供的阵地犬食用,不像在营房时还要考虑养猪生产。我团炮阵地在一年的作战中既没有遭到越军的炮击也没有受到越军特工队的袭扰,除了各项阵地警戒自卫措施的认真落实,军犬”老K”和它的兄弟姊妹们也发挥了常人不能发挥地作用,是对炮阵地警戒自卫力量的很好补充。

我们部队后撤时,老吕很想把退役军犬“老K”带回山东内地,但在上级有关战区管理规定面前,与“老K”建立了深厚感情的管理员老吕,只好含泪把狗王军犬“老K”留给了接防的47军战友。

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些曾和我们共同在西南边陲战斗生活过的狗王军犬“老K”和它的那帮兄弟姊妹们,也许早已不在人世,但它们在我军参战时所做出的默默贡献我们每一个参战老兵都不会把它们忘记。它们是边防军人最亲密地朋友和战友,它们那威武雄壮地身姿和顽皮奔跑跳跃时的身影,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