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陆军11师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纪实 (之四)

原作者/牛俊熙 编辑 .发布 / 查丕波( QQ姥爷 )

(接前文) 查阅前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2757060_1.html

http://group.tiexue.net/leiting/post_2757060.html

七. 拔敌据点 打开通道

侦察排和4连,在浓雾弥漫的密林峡谷,攀坡涉水,整整追了4小时,于当日18时20分,侦察分队进到一条羊肠小道的拐弯处。4连在其后2公里处隠蔽集结。因雾大林密,观察困难,可以听到波辛山口守敌在构筑工事时的工具撞击声、砍伐树木声和唧哩哇啦的说话声。这时侦察排距敌人地堡约有50公尺的距离,敌人尚未发觉。为了出敌不意,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侦察股长宋全纬带领侦察排从小道左侧,利用树枝攀登约5公尺高的石岩,迂回到敌侧后。即派副班长郑建清和侦察兵王安仓原路返回向4连报告敌情。以便4连得讯疾速前进。此时,返回4连途中的二人,突然发现右前方从沟底上来4个揹水的印度兵,已经快到路上了。在距他俩不到10公尺时,敌人发现了他们,便丢弃水桶,挥着双臂大声地吼叫,郑建清随即端起冲锋枪冲着印度胡子兵,就是一梭子连发,其他同志也跟着开了枪,4名印度兵全部“报销”了。正面地堡和左侧山峁上的敌人听到枪声后,就以预先标定好射击诸元的机枪火力向着小道拐弯处猛烈开火,子弹象雨点般严密地封锁着我军南下的唯一山脊小道。4连赶至小道拐弯处,连长闫苗奎命令三排机关枪班迅速就地占领阵地,用机枪压制敌人火力点,掩护部队冲击。副政指苗孝忠带领4名侦察员,紧随4连3班右正面向敌人冲击。由于地形对我不利,冲击刚一开始,我方就有3人负伤。侦察兵兰生东腿部负伤后,他就坐在地上向敌射击,直到配合3排攻夺下了路旁两个地堡后,他又再次胸部中弹,英勇地牺牲在战斗岗位上。战士陈云生左大腿负伤,仍继续坚持战斗。曾在择拉山口左臂负伤的侦察兵高克寿,一声不响地包札了伤口后,又继续追击逃敌,投入拔除波辛山口敌据点的战斗中。

3排在和敌人激战的同时,团侦察股宋股长带领12名侦察员从敌人左翼岩石处攀登,他们你推我拉,急得同志们低声催促:“快上!快上!不能让敌人再逃跑了。”3班长张玉声率领5名侦察兵,首先爬了上去。接近敌人机枪工事时,突然向敌人开火,使正在向我正面冲击勇士猛烈扫射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一下子解除了对我军正面的威胁。敌人的机枪顿时复成了“哑巴”。守敌80余名,大部被歼,少数棄械向后方森林中怆惶逃窜。

八. 穷追不舍

波辛山口印军据点被我拔除后,前卫部队在追击南逃之敌的途中,发现卡拉印军据点火光冲天。这是印军纵火烧毁营房、物质仓库,先行逃跑。我军即加快行进速度,挟势如破竹之势,沿着山脊小道问南疾速追进。

又是一夜过去了。全体参战人员的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大量的汗水浸透了身上的棉衣,严重的脱水,使人人口干舌燥,十分难受。同志们不时利用小憩片刻去吸吮路边树叶上的露滴,用以润喉和润湿干裂的口唇。运气好时人,偶尔也能从石缝中接到半瓷缸渗水,端来供战友传喝。耳中虽然能听到山脊两边深谷中哗哗的流水声,可是此时谁也无法把水打上来。

这是一条漫长的山脊小道。根据战前上级通报指出,这条缺水地带就是那条1913年,由英军F..M..贝利上尉带小分队踏勘过的,并为其1914年炮制“麦克马洪线”提供了地理资料的、既严重缺水又因其崎岖难行的、被印度人称之为“贝利小道”的那条有名的道路。虽然印军情报句屡称:“大部队不可能从这条路上通过。英军官贝利上尉的艰险经历,也使人相信中国军队不可选择此险途”,尽管如此,印军“王牌师“---第4师师长A.S.巴尔特尼亚.辛格少将还是从部迪格调来阿莎姆步兵第5营等分队沿“贝利小道”北上侦察、设点,以肃清南下的“小股中国军队”,以确保印军右翼的安全。

我迂回大军24小时内没能钦上一口水,直至下午17时才走完这段70余公里的无水山脊羊肠小道,抵达较开阔有水的东日则。而这里的守敌来不及纵火烧毁营房、仓库,已怆惶向南逃跑了。

九. 小村落里的激战

东日则以南约10公里处,有一个名叫拉干的小村落,原先住着7户人家。可能是因为战乱逼近,早已人去室空。此时印军第48旅近卫联队第5营2连派了一个加强排进驻拉干设点防守,该排似是刚到此村,尚未来得及布置防御设施。

33团2营于16日10时在东日则追上了波辛山口、卡拉据点南逃之敌,将其追歼、击溃后,即令6连1排为尖兵排迅速向拉干追击逼进。

11时30分,6连1排2班先头进至拉干北侧约500米时,与守敌警戒小分队接火,排长薜志发一面组织火力进行支援,一面令2班长刘世清带1个战斗小组,快速进入森林,隐蔽迂回到敌右侧后,在正面2、3小组配合下,一举歼灭警戒之敌5人,缴获机枪2挺,余敌仓惶逃往村里。薛排长遂令3班顺势直插村南端截击敌人。当3班抵达村南端时,即遭到村庄南侧帐篷附近和村里民房内敌人火力夹击。3班集中火力先向村外之敌射击,当即击毙5人。此时,排长指挥1班火力压制村内敌火力点。说时迟那时快,3班长白兴胜乘机向村内一座有敌人防守的房子扑去,正要冲进门时,一敌兵端着上了刺刀向步枪,突然向他刺来,好个眼明手快的白班长,在迅速闪躲的同时,用冲锋枪、手榴弹向房内猛打,房内14名守敌,死的死,伤的伤,狼哭鬼嚎,响成一片。

村南之敌见村里同伙被歼,便利用丛林掩护,边射击边向南边逃去。薛排长果断带领2班,直插谷底切断敌之逃路,当溃敌逃至谷底时,见退路己被我牢牢控制时,便返身缩回灌木林中向我打冷枪。薛排长命令一个战斗小组绕到敌翼侧,占领了一个有利的小高地,然后以两个战斗小组集中火力瞄准暴露之敌,一个一个地消灭。战斗至12点30分结束了,计击毙敌上尉连长以下24人;俘虏中尉排长以下5人,我方无一人伤亡。

十. 敌人打来一发炮弹,炸伤我四人

红军团长田启元率领前卫33团,继续向东南追击逃敌。印军可能发现了我大部队南下的迹象,敌设在邦迪拉的野战炮阵地,发疯似地对我进行排炮拦击,妄图阻滞我军前进。

余致泉师长紧跟前卫33团,牵着一根竹棍一路小跑,嘴里不住地喊:“快跟上!快跟上!”部队冒着敌人炮火跟步跟进。周围炮声震耳,火光四起,顷刻间,密林山谷里弹片砂石横飞,硝烟弥漫。忽然,我听见“嗖、嗖、嗖”的炮弹飞行的破空声,急声高喊:“注意炮弹!”随即一把推倒身前的余致泉师长。幸好我俩紧贴在玛尼堆(经堆)约4米长的石墙旁没有受伤。而在我后边的王晓一副师长和秦明副政委等人,一齐卧倒在暴露的山腰小道上。一发炮弹唿哨着落在我们身边爆炸了,飞起的弹片、砂石、尘土铺盖而下,警卫员谭洪杰为了保护首长的安全,他在听到炮声时,迅速伏在秦明副政委身上,他的腿上被弹片削去一块肉,而首长却毫发未损(战后荣立二等功);机要员朱圣祥腿部被炮弹穿了一个大洞,昏迷过去,但他怀里抱着保护的机要密码文件也未受损失(战后荣立三等功);侦察连长杨鹤鹏头上戴的裁绒棉军帽,也被打穿,弹片札在他的头皮上,鲜血流到脸颊上;另一名侦察兵虽被弹片击穿棉衣袖子,却只划破了点皮。

待敌炮火稍稀疏时,我们已行进在古木参天、断岩绝壁的山腰小道上,继续随前卫部队向南挺进。夜慕降临,天色阴暗,林间霉烂的树叶散发出刺鼻的异味,混合着战场的硝烟难闻的气味送入每个人的鼻孔。

11月17日凌晨6时,全师部队抵达旁马及其以东一线集结,准备投入新的战斗。

(未完待续)

2008.5.3.

(接前文) 查阅本篇下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2758313_1.html

http://group.tiexue.net/leiting/post_2758313.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