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野火,日本著名战后派作家大冈升平的代表作之一。菲律宾莱特岛作战的旧日军一等兵田村,因为肺结核咳血不能劳动,被连队视为无用之人,给了五天的给养赶到医院。在医院呆了三天又被赶回连队。连长又无情的将他拒之门外,还是连队好心的军曹给了他一些木薯。田村一个人在岛上四处游荡,无意中发现一缕炊烟,一个菲律宾农民正在煮着臭的令人作呕的玉米。农民谦卑的对田村说,这不是老爷您吃的东西,给了田村一些加了盐的玉米粒。田村也没什么胃口,就把玉米粒放在挎包里。农民说还有更好的东西要给田村,让他等会儿,于是消失在丛林中。田村发觉上当,愤怒地把农民煮的东西踢翻。找到医院,医院告诉田村,像他这种能走的根本不算病人,但看到田村自带了粮食同意在此休养几天。在医院结识了长松和安田。安田的腿坏了,长松靠给安田卖烟叶为生。大家分吃了田村的玉米粒。对话中,长松透露出想抢医院粮食的想法。战斗中医院被打散,长松抢粮食的愿望被制止了。田村发现自己还有一颗手雷,无言的笑了。几天几夜之后,田村看到了教堂的尖顶,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村子。在路上田村遇到了一条狗,用刺刀杀死了它。在村里的水管清洗了一下,来到了教堂门前。教堂门前堆满了日本兵的尸体,田村感到一阵悲哀,不由地跪在了地上。远处传来一阵歌声,一对青年男女划着船从海上向村里走来,跑进了一间屋子。田村跟随他们到了门口,发现他们橇开屋内的地板在找什么。田村杀死了那个女人,再次开枪的时候却卡壳了,男人跑掉了。田村发现地板下面原来藏的是盐,于是将盐装满了挎包。在一条河边,田村把手中镶嵌着菊花标志的三八步枪扔掉了。两天以后,在路上遇上了大岛连的三名士兵,班长因为田村有盐而变的热情起来。一个士兵劝说田村还是自己走为妙,说班长把盐吃光就会不理他了。田村再次遇见了长松和安田,他们正在路上用烟叶换食物。长松对田村说想投降,田村劝长松放弃这种想法。路上到处都是日本兵的尸体,脚上的鞋都被活着的人扒去了。一个日本兵对一具“尸体”自言自语,说我也会有这种下场吧。“尸体”从水坑里把头抬起,说了一句“什么样”,就又把头放在水坑里。一双扔在路上的破鞋被人捡了去,而他扔下的更破的鞋又被田村捡起。在公路的壕沟边,田村又遇到了班长那些人,班长从死人手里捡了一支枪给了他。大家想跑过公路,通过空地到对面的森林里。有人看见路上美军的巡回牧师,透露了想投降的愿望。班长表示,谁投降就打死谁。黑夜来临了,大家冒雨通过了公路,来到空地。对面森林里突然亮起了灯,几辆美军坦克向大家射击。日本兵们飞快地向后跑,被击中的人死在空地、公路和沼泽里。天亮了,满地都是尸体,田村幸运的没有受伤。美军的卫生员检查尸体,往尸体的嘴里插了一根烟。烟很快就着了。田村看到那个人是班长,他还活着,并且被美军俘虏了。车开走了,田村想到了投降,于是把兜裆布系在了木棍上。又一辆美军的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美军和一个菲律宾女游击队员,两人不知在说着什么。一个日本兵用蹩脚的英语喊着我投降,被女游击队员用枪打死。美军和女游击队员发生了争执,大概是认为不该杀投降的人。田村看到这一幕,默默的离开了,继续漫无目标的到处游荡。他第二次将手里的枪扔掉。在一棵大树下,一个军官已经疯了,一边吃着大便,一边幻想着自己是佛,飞机会把他接走。田村感到一阵恶心,就要离开。军官伸出自己的胳臂,对他说,我死了,你可以吃这里的肉。田村默默的走了。在一片空地上,他发现了一只砍下的人的前臂,上面缺了一些肉。同时,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四处观看,发现草丛里一个日本兵用枪指着他。一阵眩晕,田村倒在了地上。醒来的时候,他发现那个日本兵是长松。长松给了他水,并且给了他一块肉。田村将肉放在嘴里,感觉像在嚼纸板一样。田村由于牙齿松动,将牙和肉一块吐了,长枪捡起肉,很珍惜的又放回挎包里。田村对长松提起了那只人手,并置疑肉的来历。长松表示是猴子肉,千真万确。之后,两人来到安田住的地方,安田对田村的到来表示了不满,认为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田村在无意透露自己还有一颗手雷,两人表示出极大的兴趣。田村感到后悔,就说手雷丢了。安田说要是扔在鱼塘里可以炸很多鱼,可惜了。安田挽留田村住下,长松则一再要求田村和自己住。在去住处的路上,田村不解为何两人要分开住,长松说怕安田把枪偷走干掉他,并且拍拍田村的挎包,要求田村不要把手雷给安田。第二天,安田要长松去打猴子。长枪走了之后,田村问安田鱼塘在什么地方。安田说你的手雷不是丢了吗?田村说没有,并且把手雷给安田看了。安田拿到手雷,没有还给田村,而是自己放了起来。并用刀威胁田村。田村去寻找长松,正好看到他用枪打一个日本兵。由于田村的干扰,日本兵逃脱了。田村终于明白猴子的含义,那些肉其实就是人肉。长松也承认了事实,并表示不吃人就无法生存。田村提到了手雷的事。长松埋怨田村不该把手雷给安田,说安田其实能走。长松决定干掉安田,回到住处,长松喊着打到猴子了,引诱安田扔手雷。安田果然将手雷扔出,炸掉了田村的一块肉。田村将肉捡起,扔进嘴里吃了,他觉得吃自己的肉是应该的。第二天,两人在水源处遇到了安田,安田躲在远处表示要合好,长松用枪打死了安田,并用刀把安田的肉割了下来。田村返回山涯将枪拿到手里,长松满身是血,笑着将安田的肉递给田村。田村感到长松已经变成了恶魔,于是开枪打死了长松。他第三次将手中的枪扔掉,倒在了一片空地里。

大冈升平用自己被俘虏的经历,写下了《俘虏记》、《野火》等名作,让人读起来感到莫名的悲哀,深刻的表现了战争的残酷,人性的残酷。当日本兵只能靠吃同伴的肉活下来的时候,人和恶魔已经没有区别。战争带给人类只有痛苦,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胜利者。

小说于1959年被大映搬上了银幕,著名导演市川昆将大冈的小说精髓完全体现出来。当然,还不开船越英二精湛的演技。他将田村那种迷茫、麻木以及思考演绎的入木三分。

初次看到这部小说,是我父亲买的一本日本文艺,85年的某一期。当时我只有8岁,但是却看懂了这部小说,至今仍能清楚的记得当中的一些精彩的描写。电影是最近看的,虽然没有小说描写的那样细致,但也不失精彩。很遗憾,没能在网上找到这部小说,希望朋友们通过我的介绍,了解一下战后日本反战文学的深刻内涵,对日本反战文学有个基本的认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