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其实印象最深的其实不是手机了,因为手机已经太普遍。

在记忆中对这类产品印象最深的还是BB机。

从部队回到地方,工作尚未安置,但心里的那点虚荣心却在屡屡做怪,看到大街上那些人腰里别的BB机,心里真是羡慕得很。

那时一个BB机要2000元钱,可以说别在腰里真的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终于安置了工作,上了班,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要求单位的领导为自己购买一台BB机。

有了才知道烦恼,什么BB机呀,简直可以说是一条拴狗的绳子,简直让自己无处藏身。

最尴尬的事就是那时刚和现在的老婆谈朋友,老婆住在单位六楼宿舍,正在甜言密语,卿卿我我时,腰间传来清脆的叫声,不得已从六楼下来回电话,刹风景呀!

记得是在98年,在朋友的鼓励下,购买了一台爱立信的手机,那时候手机个头大,大概有两盒烟大小。

美呀!喜滋滋的把手机挂在腰间。用金正昆教授的话来讲,估计也就是现在的民工形象,但在那年代,手机无论如何还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在这时,BB机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其实那时有手机在炫耀的同时,也是付出了很多代价的:首先,购买手机卡,托人找电信局局长签字,500元钱,其次,晚上和朋友出去玩,有朋友借电话打,不能不给吧!

表面上很轻松的和朋友聊天,其实心里如同刀搅,要知道,那时每月月租费50元,打接每分钟6毛钱呀。

聊半天不见朋友进来,出去一看,这老兄正座在一摩托车上和人聊的带劲。心里那个疼呀,嘴上还不好说什么,谁让你有手机呀。

过去有手机的人都知道,原先手机有个皮套套,套套穿在皮带上,这就有个问题,就是上厕所不方便,我在这方面可是吃了大亏的。

2000年的时候和老婆拿了红本本,准备结婚了,亲戚朋友都来贺喜呀。

来了就不空手,都得给钱。

有了钱心里就又开始盘算了,怎么着这辈子也只准备结一次婚,什么都得换新的,干脆买部新手机。

一咬牙,买了部新的,也是爱立信的牌子,个头比以前小了很多,又换了张卡(那时卡已经很便宜了,尾数带8的,还是虚荣心)。爱不释手呀!当然准老婆那时也就交代我了,花这么多钱,你可要爱护好,丢了找你算帐。

晚饭后突然觉得肚子疼,急忙就往厕所跑,解开皮带还先把手机放在厕所的当板上,都没顾上那肚子。到底是心疼手机呀,怕把手机别坏了。

一泄到底,轻松了,回家洗澡,等洗完澡准备来欣赏一下手机,发现坏了,丢厕所了(那时住单位,公用厕所)。

袜子都没穿就往厕所跑,哪里还有手机的影子,我的新手机,我的新卡。

回家后老婆怎么骂我我也没吭声,这该死的贼,千刀万剐的贼,我自己还没舍得用呀。

就这样,结了个没手机的婚礼。

好些朋友问我,按你请贴上的电话打,怎么没人接电话呀,我是哭笑不得。

社会在进步,手机现在已经是一种很大众的通讯工具,早已完全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各个角落,价格也由原来的昂贵变得大众化了,手机的好坏也不再是身份的象征了。

这不前不久,和朋友喝多了酒,悲剧再次上演,手机直接从上衣口袋掉到厕所里去了,我唯一听到的就是它在滑落的过程中和便池碰撞发出的声响。

心里忐忑不安向老婆请罪,以为又是一顿臭骂,结果,老婆很轻松的说,你现在去买个便宜的电话吧,像你这样的人就不能用好的手机。

没办法,现在用的是电信公司送的存话费送的手机,不过,结实耐用,基本功能全部具备。

谁让咱老丢手机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