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落的树影以及乡愁

看见夕阳,看见了落日余晖下静悄悄的山岭静悄悄的山树。

人生不可能没有羁绊,也不可能没有忧伤和哀愁。

如果由此想不起我童年的小树,那自然岁月以后就不会有一个梦。

往事流年:在离开故乡小镇的读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的那一天,我第一次爬上了我自己种下的苦枣树。搬家的拖拉机的马达正在轰鸣。母亲说:让我的满伢子爬树吧(我是娘的满伢子)!那时的小苦枣和我一样孱弱怯弱和单薄。妈妈从来不许我上树。

夕阳西下,落下去的只有太阳!

我在追逐!

翻山越岭遇见的树呀,夕照下的树呀,像禅宗描绘的一样清苦又遥远,寂寞也独立,就像我自己的人生,因为离开了,就抽离了,就再也不回去了。(因为在内心里早就回不去的)

暮色苍茫,生命的行色匆忙。

现如今的我,依旧回忆和挂记的就是也许早就不再存活的童年的苦枣树,但是我永远会在许多年后的人生里,现在的无奈里,总想回头,总想回望早年离开故乡的路。

想起故乡想起苦枣树想起生命的起始想起母亲想起父亲想起出生的旧居想起追赶过的夕阳等待过的黎明失落过的花谢花开经历过的涛走云飞,以及所有因为没有了故乡概念以后的漂泊和无依无靠,也想起旧屋旁安静的河流――我的兰溪!兰溪河上的枫林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