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93年的兵,在福建泉州地区当武警,主要是看守勤务,人没少杀,用枪打其他的活物倒还没有,95年机会来了。

那年春夏之交的一个周末,每周一次的枪械保养正在进行着[我们部队每星期六擦枪],我是队值班员,在各擦枪的地方巡视,突然,我发现对面靶壕上有一只山鸡在上面,看那毛色我知道是一只公的,我想机会难得啊,可部队的规定是一座山啊,我马上把“敌情”报告给了队长,哈哈,我们队长是福建人,人有点“流氓”,他马上“命令”我去文书那领3发子弹,力保首发命中。我得令屁颠屁颠而去。

遗憾的是队长叫我用79冲打,因为那子弹管理不是很紧,打的54式手枪弹,我赶紧拿了3发实弹,熟练地压弹上膛。我所处的位置是在大楼的3楼走廊,前面是操场,我们打靶是在操场上进行的,所以山鸡所在的位置是距我正前方110米的位置,我射击位置有点居高临下,山鸡也是命该绝啊,它一点也不知道危险来自100米之外,我冷静地拒枪瞄准,枪的标尺我定了100米的位置,居高临下应该瞄目标的前下点,但实际距离是110米,根据弹道我不做修正,因为互相抵消了。所以我瞄准了山鸡的脖子根部位置,枪架在栏杆上做依托,在山鸡停下脚步的一瞬间我果断击发了。“砰”,硝烟散去,我看到我的战友箭一样地跑下楼梯向靶壕跑去,我打中了。

晚上3桌人都吃上了山珍,我们指导员回来问这是什么?我们大家都说山上捡了一只野鸡,靠,被他看到会骂死了,他现在是宁德支队支队长了,呵呵,说远了。山鸡创口从胸部一直到腹部,好长啊,我想痛苦也只有1秒吧。

当兵3年的趣事还真不少,大家有兴趣的话我再写来,趣事愿与大家共享,也是我美好的回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