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鲁,和我一年入伍的,同在一个新兵班,当时他的档案班长看了以后就感觉到这是个很奇怪的人.在来部队前有技术、有组织关系(中共正式党员).如果说这些一个人来部队完全是为了锻炼的话我们怎么看他也不像这样的人.不过班长还是及时的把这件事上报给了新兵连党支部,党支部恐怕也是没想到新兵连新兵中出现了个党员,没办法,只好按照组织原则来,让他加入了新兵连的党支部.

而我们这位老鲁的党员身份到的确在刚刚开始让我们对他比较尊敬,开始好久不长,他身上那些坏脾气随着我们的忍让越发的牛了起来.在班里吆五喝六的,整天以为除了班长就他大了.要他争气点的话,大家也许也就服了,可惜身上毛病不少,第一个问题就是抽烟.这在新兵连是绝对禁止的.不过他的烟瘾很大,据说是以前在加开车时候就落下的习惯,不抽就瞌睡.这在地方上也许不会对党员的形象会有任何的玷污.但是在新兵连一个新兵是绝对不允许抽的,何况他还是一个新兵党员.为了抽烟的问题班长对他没少批评过,甚至有的时候把班长搞急了还会不小心碰他一下.不过虽然在班长的软硬皆施下他的这个毛病还是没了改了.一直到离开部队的那一天我们仍然看到他嘴上叼着香烟.

老鲁说实在的因为当兵以前就已经在社会上见识了太多的事件,好多事他的处理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说的难听点他很功利,说的好听点叫直接.当事班里新兵中二个副班长,一个我还有一个老王.我负责协助班长抓好军事训练类的,老王负责班里内务卫生,老鲁为了躲避训练和卫生检查他既然能想出贿赂我们二个新兵副班长的办法.当时要知道谁也不会看好我们手上的这点权利,但是他就能很清楚的知道,我们在有的时候能帮他省去不少的麻烦.当然,那时候我们胆子小,更本不会去接受那贿赂.说错了,现在也不会接受.呵呵.老鲁看我们不拿他的东西,又用一些漂亮的话语能近乎肉麻的夸奖我们.搞的我们这些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当时是一楞一楞的.不过他始终没搞明白一件事,在我们眼里是永远不可能背叛班长的.那时候班长在我们心里的分量绝对不亚于现在总队长在我心中的分量.而也就是因为这个问题他没弄明白,所以每次他抽烟,偷懒,卫生不打扫照样会被我们逮住,并且按规定处理.

新兵连的老鲁日子很不好过,被班长管的死死的,也许班长太了解他了,所以对他的所有花言巧语都能进行准确的判断.而老鲁好象也明白自己遇到明白人了,所以很少在班长面前敢耍什么花招.这样到也好,最低他在班长的重点监视的态度下没能玩出什么过火的东西出来,老鲁也由一个社会老油条的样子慢慢的屈服,慢慢的改变,逐渐的有了个兵样.

不过后来老鲁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以一个兵样离开部队,新兵连结束后,他因为在家就是开车的,又是党员,他一步登天的步入了机关,那是我们梦想的天堂啊.大家都没想到让他去成了.去机关之前老班长曾经很认真的对他说:“不管你到机关和谁开车,记得谨慎做人.不要太把自己看的太重了,认真工作才是你真正的出路,而投机取巧只会害了你自己.”这些话老鲁根本没有进耳,如果他进耳了也许就不会发生以后的事,他到机关以后本来帮参谋长开车,谁知道开了才10来天就被分到下面中队开车了,原来其他驾驶员和领导都反映这新同志太牛了,仗着是参谋长的驾驶员谁的帐都不买.参谋长听到这些传言,自己也观察了一下很快就把他给调离了.

老鲁服完1期士官离开了部队,当时我已经在中队任代理队长的职务,他当把退伍申请交上来的时候,说实在的我一点留他的意思都没有,直到他走的那天他敬酒的时候说了几句话才让我对他稍微有了点战友感情萌生,当时他说:“我不是个好兵,我太攻于心计了,连战友都算计的兵就更本不配被叫为兵”.他说了这些话,我才想到,也许他的确就不适合在部队过,社会才是更适应他的地方.

老鲁啊,你这个人的确很难评价,你的心计太深了,暗算兄弟们的时候也不少,连老戴的香烟你也坑啊.不是我亲历那样的事真的不相信还有这样的战友,希望你在以后的生活中能把名利心放的轻一点.这些东西毕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还是多看重点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和友谊吧,也许到时候你会发现你活的很舒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