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王,和我一年入伍的一个福建兵,我们在新兵连同班,到了老中队又在一个班上,好象从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二要在部队这个地方有所纠缠一样.老王这个人内务整理的的确很好,让他做自己的副班长的话,那你这个班长在内务卫生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不过其军事训练不管是自己还是教人的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而其本人对此又不甚明了,我和他是老战友,一个新兵班爬出来的,所以在我提干了以后我还直接当面和他说了几次,可惜收效不是太明显,最后没办法总不能让他降级吧.就让他跑到非第一出动班去做了班长.省得耽误了大事,呵呵.

老王其实人真的还不错,在新兵连的时候大家虽然不怎么喜欢他,认为他有向班长打小报告的嫌疑,不过这些在后来的交往中都已经不能成为阻碍.在新兵班老庄、老胡这些的人物看到老王就头疼,老王真的能当这班长和战友们的面把他们两骂个狗血喷头.不过没办法,老庄和老胡只有忍了,毕竟他是为了班里的内务卫生好,在说班长在这方面也比较公正,对他们二也决不袒护,绝对的支持我们二个副班长的工作.以致于到最后每次兄弟们聚会老庄和老胡都对老王没好脸色.

老王这个人是不错,不过的确身上也存在这点问题,他太好胜了,他忘记了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你不可能什么都比别人强,圣人还曾经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他就忘记了这个经典明言.本来以他出色的内务想要在部队干点成绩出来也不难,因为部队对军事虽然重视,但是对工作表现好的同志也是一直比较注重的.可惜的是老王却误以为自己应该全面发展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最终的结果是工作积极者没了,军事训练标兵也没弄着,二边都落了空.

其实写老王我本来是没有权利写的.因为我和他的确存在这点过节.写他难免会有所偏袒,不过我又认为既然是自己的战友回忆就不应该丢下他.我写这些其实也是给自己看的,自己认真定位就好了.和老王的矛盾就因为当时直接提干的名额,刚刚开始队长和支队员已经知道了支队的意思这个提干名额是给我的,但是那时候我在新兵连带新兵,而老王在中队,队长和指导员闲的无聊就在一次训练的间隙中问你们看这次的直接提干名额是谁的啊,据老班长说当时老王就显得比较紧张和激动起来,其实大家都知道是你的了,只不过老王固执的认为自己还有机会,最后既然偷偷的在这件事上给我做了点小手脚.还好当时指导员和队长意志比较坚定,再加上这样的人事升迁的大事也不是他们二就能完全决定的,所以他的行为最终没能获得成功,虽然没能活动成功,但是当时我知道这件事以后对老王的反感就上升到了极点,同是一个战壕的兄弟怎么能干这样的事呢?哦,你是农村的兵需要照顾那我难道就不是?就算我不是也不能干这些的事啊.

发生这件事后,老王也好象感觉到对不起我一样,我从新兵连回来后故意避着不见我,后来因为支队有命令要立即赶到教导大队去学习所以一直没能和他有过很好的沟通,这件事我也不清楚到底谁对谁错,因为双方都有为了自己前途争取的权利,不过我始终认为竞争应该是公平的,如果兄弟之间还使用不正当的手段就有点搞过分了.本来以为反正在一个部队,不着急应该有机会和他进行认真细致的沟通,不过没想到的是我一时间没能回原中队,而后来回到中队后事件实在多,直到退伍的时候才在退伍老兵的队伍里看到他.当时我们一个新兵班出来的几兄弟聚在一起说了不少的话.我记得老王那次轻声的说了句:“这个兵当的太累了!”

是啊,兄弟你的确活的太累了,大家伙都有这个感觉只是一直不太方便告诉你而已.兄弟不知道现在你怎么样了.希望你把名利看得稍微轻一点,这些和自己做人的原则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给自己给别人留下一点想头不是更好吗?干自己能干的事,走自己应该走的路,这样也许你会感觉到自己的人生道路会更宽敞.也许你就会感觉不到身体和心都同时累了.人没必要强逼着自己去经历所有的重要事件,一辈子,能经历几件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要掌握好机会,呵呵,不然就等于什么也没经历过一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