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友印象-老胡

老胡,我们这个新兵班里要说字写的最好的就是他了,他那一手字连指导员看着都喊好就足以证明他的水平达到什么地步了.该同志在班里号称曾经考到了某某大学,因为自己不愿意去而放弃了跨入大学校门的机会.不过我们全班战友这些主要的听众对此深表怀疑.虽然对他的这番大论有怀疑的念头,不过他那一手好字却是我们公认的.所以班里的黑板报理所当然的由他承包了,而他对这项工作也是情有堵钟,为了躲避训练他对这原本生活中不隙一顾的工作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每当有黑板报要出的时候,他就一板正经的拿个小板凳在那画啊画啊写啊写,如果班长不催促哪个黑板报他恐怕能从新兵连开始搞到新兵连训练结束.

老胡因为本身身材的原因,不太适合走队列,身体个部位的协调能力特别差,他不在队列里面的时候走路别人看着还没什么,出了鬼了他一进队列队伍里走路的时候就让人感觉到很扎眼.本来班长还以为他是故意捣乱,不过经过几次的认真观察,对这个定义已经取消,他是因为身体不协调如果到了队列里面按队列规定的要求去做的时候这一现象就会暴露出来.所以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没办法,既然这样大家只好放到队伍的最后面一个,班长的意思是到了比赛的那天安排他去帮厨那就可以使他消失在这里.那些不协调也就不会出现了,而他在队列的最后面,也对我们比赛时候的队型没有影响.

班长的这个安排对老胡来说实在是由衷的佩服,他在那把班长给捧的天花乱坠,他和老黄不一样,老黄是既然在训练方面不行自己就在工作方面发挥自己的特长,而老胡呢,训练不行工作还也偷懒,经常炊事班的老兵跑到班里来告状.不过老胡还是蛮得班长喜欢的,因为他嘴甜啊,每次比赛因为他的成绩差拉下全班成绩的时候,班长都劝我们尽量容忍,班长每次总以他有文化这一说法来劝服我们.没办法,谁叫人家获得班长喜欢呢.我们也只有自认倒霉.

不过时间长了老胡也很快在班里获得了他的优势,这小子的父亲是某市的检察院的院长,平时也可以说是见多识广的人物,有的时候班里战友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找他处理矛盾他到的确做到了比较公正公平.所以战友们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又不愿意被班长知道就通过他来判断谁对谁错,经过几次的事件,他的这一能力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所以他也利用这些优势逐渐在班里的战友中获得了一块地方,大家也就尽量的容忍他了,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有人开始愿意帮助他,对他呢,训练上出优异的表现为班里争光我们是不指望了,只希望他少给班里闹出笑话我们就烧高香了.

有一次,他和班里的老庄一起去打开水,这些活他们到是自觉不要让讲他们就主动包揽了.二个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和3班的人起了争执,老庄被人家“很不小心”的给楱了一下,老胡一看老庄被欺负了,既然不知道从那里爆发出了勇气跑上去和打老庄的人给干了起来.不过老胡明显的不是人家的对手.正要闹出大问题的时候,正好被教导员看到了才没有酿成大错.不过就那样这三位英勇的战士在新兵连就被一人搞了一个严重警告处分.而老庄也因为这件事和老胡的关系更铁了,二人好象在心里建立了一个攻守同盟一样,不过大家本来就是战友也没想真的刻意去针对他们,所以他们的同盟对大家来说更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老胡后来分到了三中队,99年的时候那年正好赶上兵役法改革,新的兵役法出台他立即提出了退伍申请.他在三中队的时候基本上属于一个不太能让人记得的人,因为三中队也是一个以训练好坏为主要导向的中队,对于训练成绩一直不理想的老胡也就不怎么注意了,不过这小子运气好,后来不知道怎么三搞四搞的既然去支队培训班学了汽车驾驶.回到中队后在中队开车,他在部队应该还算没吃什么苦,我们也知道,他来部队的目的就是为了转个圈,混几年回去好分配工作.不过他的为人在我们成为老兵后和他的交往中获得了一些跟清楚的了解.他这个人还算不错,用社会上话讲叫蛮讲哥们义气.只不过他那小身板却没为他这个义气争点气,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