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庄,和我分到一个新兵班的就属他最小,但是平时老是喜欢摆出一付老气横秋的样子,所以我私下一直喜欢叫他“老庄”.他因为年纪小的原因,所以在班里常常能得到大家的“特殊保护”,班长也因为他小加上他人也算机灵,所以对他一直也比较照顾,特别是体能训练这块对他的要求相对就比较宽松了,这搞得我们班里面大部分人都对他眼红.不过这小子的确机灵,往往能做出我们出乎意料的事出来.他的笑容和眼泪是他的招牌动作,笑的快哭的也快,我们就因为这个经常称把他称之为“小朋友”.不过他好象对这称呼到是比较满意.看来特性如此.

他在班里因为小大家就不怎么和他计较,一般情况都让着他,这便不是因为班长喜欢他,而是他在班里的确是一个“开心果”.在我们训练累的晕忽忽的走回到班里宿舍的时候,他常常能独树一帜的发出一些让人惊讶的语句,他甚至经常拿班长开唰,要知道在新兵班拿班长开唰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甚至可以说是冒这一点的危险.反正我是一直没有敢在这方面越雷池半步.而班长对他的那些可以称之为荒唐的话语也不甚计较,我们私下经常都在讨论他们二是不是兄弟二啊,怎么班长就这么容忍他?呵呵,当然,大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为了表达一下自己对老庄受到的特殊照顾而感到的不满罢了!

最记得这小子利用班长的权威恐吓别人,在新兵连的时候是冬天,天气很冷,大家都怕洗衣服,特别是大家刚刚学会洗衣服的时候,对洗衣服经常生恶疼绝,老庄甚至都没学会洗衣服,他每次洗的那衣服等于是到水里走了一趟.更本不能称洗过了.只能算是和水打过照面了.不过他有坏注意.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一件班长的衣服,然后混到他的衣服里.找了个比较老师的战友对他说这些是班长的衣服,让那战友帮洗一下,那战友一看里面的确有一件带着上士军衔的衣服,误以为的确是真的,就老老实实的帮着把一盆衣服全洗了.而老庄就靠着办法一直混着,直到有一天他叫一个比较机敏的战友洗的时候那战友明显的看出来衣服小了一大截.事件很快被告到班长那,老庄被班长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过我佩服的是他最后还曾经对我说过“还不错,我几乎新兵连是洗衣服洗的最少的,呵呵”.他这乐观精神不得不让我为之感到头疼.

老庄喜欢琢磨事,也喜欢作弄人,大家对他的这些“恶性”已经习以为常,对他的那些套路也有很深的认识,他说的话在班里大家10句也就相信个2~3句,而这2~3句还必须在大家一致认为比较可信的情况下,不过老庄对这些不生气,他每次都如发誓赌咒似的和我们说事,虽然他也知道我们对他的话比较怀疑,但是他每次都想努力的说服我们,好象这已经成了他每天的功课一样.不过班里出了这样一个“活宝”到也的确给班里带来了一点生机,大家在每天的苦闷无聊的训练后能有这样一个人物帮大家调节一下神经也是不错的事,所以我们每次都愿意和他争执,到最后已经不是为了常识和正确与否了,只要他说的话,班里的人都会开始像辩论会一样开始讨论,老庄看到我们这样好象他还感觉挺美,挺有成功感.

老庄后来分到二中队,和我们中队相距不远,不过听和他同在一个中队战友说他到了二中队以后吃的苦可不小,因为在新兵连的时候他的体能训练就没怎么用心,所以到了二中队后就明显和其他战友有了差距,而老中队是不可能对一个战士放任自流的,一个老兵不管,一个老兵喜欢他,但是不可能代表全中队老兵都这样.所以他在新兵连享的福少吃的苦到了老中队以后又一次的补了回来.

老庄退伍的时候,我已经提干了,他走的那天我去送他了,因为我们虽然对他的话一直比较怀疑,但是对他这个人还是都比较喜欢的,看着他三年的军旅生活走过来后,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成人的成熟,我对他的印象在心里有了改变,在说自从大家都成为老兵以后,经常战友们也有联系,知道他改变不小,已经没了来时的调皮和放纵,我们相互拥抱着对对方说“保重”.而最让我后悔的是我既然忘记留下他的联系地址,原本在新兵连留的已经不能取得联系了.现在和这些战友们以逐渐失去了联系,真希望那一天能在次与他们重逢,在续续我们那珍贵的回忆和战友的感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