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友印象-老金

老金,和我一年入伍的战友,我和他的关系在我们这个班不是最好的.甚至因为他的性格问题他在我们班总是显得有点不合群一样.但是我相信只要是我们哪个班出来的战士,如果要写影响的话恐怕第一个选择的都会是他,因为他是我们这个新兵班的骄傲.他的名字也会随着我们一直陪伴到老.

老金在新兵连的时候性格显得比较孤僻,不太喜欢和人交流,当时我是班里的副班长(班长在新兵里挑选一个帮他工作).班长就让我这个“小奸细”打听一番是什么原因.经过了解老金这个人他脾气就是这个样子,具他一个老乡说他在家的时候就是这样,和自己的父母在交流上都不是太顺畅.我如实汇报了这一情报.班长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多注意,班长说孤僻的人平时看上去比较安静,但是一旦他认定了的事别人很难劝的动他,所以必须注意他的行为和举动,不能出意外.

在接受了班长的这个任务后,我刻意的主动接触老金,但是老金对我依然是那不冷不热的状态.好象天生我们关系就到那一步而已,本来吧我还以为是我的工作还没做到家,不过后来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发现他对班长都是尊敬中保持着距离,好象怕人太了解他一样.班里的战友们在班长的暗示下纷纷主动和他接近,和他聊天,那时候我甚至有种想法,他太幸福了,如果有这么多人主动和我扯那该多热闹多好玩.

在整个新兵班,只有他的体能能和我有一拼,他虽然默不作声,但是每次体能比赛的时候或者体能训练的时候,他经常和我一前一后的相互卯着劲的赛,其实我们二也因为体能差不多所以经常能有所突破,我知道这对我和对他都是好事,不然一个人练体能是会让自己太轻易的就产生放弃的感觉的,那样对自己成绩的提高是一个坎,是一个不利的因素.我们二个,新兵班上虽然一直相互比着、追着,但是还好,在战友感情上没有产生过矛盾.其实和他也很少有人能与之抬扛,因为他本就没和人斗嘴的爱好,甚至是不愿意和人去计较这些,他每次比赛结束也不参与我们的话题,只顾自己在旁边舒展身体,好象刚才的比赛和他毫无关系一样.

就是这样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在新兵连和我们班上的战友只是很平常的交往着,如普通的朋友一样,我们都最后都没能理解为什么我们那么热情就不能感动他,就不能让他加入到我们的聊天队伍中来,后来他被分配到了一个县城的大队,那与我们相隔较远,每年除了支队的集体活动以外基本上很难遇到哪个中队的人,我们班就他一个分到了哪个中队,所以我们一直不了解他在那边到底过的怎么样,不过我们肯肯定的是,他在训练上肯定不会吃太多的苦,因为那些对他来说不是什么为难的问题,他能够轻松的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

直到98年抗洪,我们下队已经4个多月了,在我们支队集结的大堤上我又一次见到了他,他还是以前那样,在队伍里显得很安静,很稳重,我想也许他的性格到了老中队以后也没有活动过改变,而我对他这辈子能不能改变已经产生了怀疑.当我们一起阻挡着洪水的凶猛的攻击,一次次的从酣睡中被拉起来投入到和洪水的斗争中去,我们的体能在和大自然的较量中逐渐可以败退,但是大家还是以军人的信念在支撑着,大堤上原本浩浩荡荡的群众队伍已经消失了不少,主力还是落到了部队身上,老金每一次都不会落下上大堤的机会,好象那里有什么他特别喜欢的东西,一次次的奔跑于大堤的坡道上.沙袋在我们身上的分量越来越重,我们已经属于超负荷的在工作,并且是没有预备部队的前提下,到这时候,在大堤上的队伍没有哪个部队还能在调出力量出来支援了,除了必要的警卫力量以为以前全部抽调上了大堤.

让人心酸的日子来了,老金在大堤上被洪水直接卷进了大江里,大家怎么呼叫这位一直默默不作身的兄弟也无法回到自己的身边,他用实际行动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一个军人的责任.他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那让人叹服的行动.而我们还必须踏着他的足迹继续干下去,和洪水继续战斗.他的身影将永远定格在我们那张珍贵的新兵班合影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