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晚上,我在滨江路上散步,看见几个大约有80多岁的老人家在树下面下棋,我本人也是个象棋爱好者,不禁去观看他们进行正酣的鏖战。

当我看的入迷的时候,随手从包里摸了一包部队里配发的香烟,并给他们几个老人一人点了一支,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老人瞟了一下我递过去的烟,问道:你当过兵?我赶紧回答,他又问我当了几年兵,我告诉了他,当这局棋已经下到僵持不下的情况的时候,其中一个穿着米黄色中山装的老人开口说到:你个老国民党,快认输吧。另一个老人也附和到:就是,老国民党,快认输吧,就像当年在大别山被我们俘虏那样,我隐约感觉到,面前这几个老人的身份很不一般,于是便和他们攀谈起来,越谈越有劲,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几个都是红军,原来四方面军的,那个外号“老国民党”的是他们在大别山的俘虏;此刻,我心中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接着,我向他们问起当年打鬼子的事情,其中一个穿着55式将校呢的老人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1939年,部队奉命在太行山余脉地区进行游击战,当时八路军的战斗力十分强悍,因为大部分都是从长征中走过来的老红军,可谓身经百战,枪无虚发,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弹药的缺少和枪械的陈旧;(这一点,各位研究过抗战初期我军情况的战友都有这样的感觉)接着,那位老人又说到:当时我们最好的长枪就是中正式,三八盖都没几条,有的战士的汉阳造连膛线都磨平了,甚至说枪栓都拉不开,但就是我们这样一支部队,在那一带与日军一个联队周旋了半年之久,依托有利的地形,时不时的吃掉一小股敌军,补充一下弹药补给,可好景不长,随着日军逐渐对我们习惯的掌握,他们每次去村里抢粮食都不带过多的弹药了,甚至于故意在村子外徘徊,引诱我们伏击他们,然后再对我们实行反包围,我们吃了几次亏,就不上日本鬼子的当了,没有了对敌人的伏击,就意味着完全没有了弹药,于是我们便向 X 镇转移,转移途中,吃掉了一个汉奸组成的保安队,搞到了一挺92式,这可是好东西,我们一个个的围着他看,终于到了 X 镇外2里路的林子里了,连长派我们进去侦察敌情,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进去之后,发现镇子里的人全部被鬼子杀光了,女娃娃也全部被祸害了,甚至连一个老大娘都不放过,就像电影《八路军》里面,陈赓首长所看到的那个场景一样让人痛心,我们返回了林子里,向连长汇报了情况,战士们都咬牙切齿,要为乡亲们报仇,连长没有向上级请示,便带着我们向距离 X 镇约10多里路的一个炮楼靠拢,当晚,我们发起了进攻炮楼的战斗,依靠着那挺92式的火力压制,连长带领的突击队到达了鬼子的炮楼下面,由于弹药的匮乏,全连的手榴弹加起来也就10多枚,更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突击队处于敌人隐藏的交叉火力涉及范围之内,转眼便牺牲了不少,连长小腿负伤,连长忍着剧痛爬到了敌人一个设计不到的死角,也就巴掌大块地方,此时,大家都惊呆了,连长带着那10多枚手榴弹向着炮楼最薄弱的地方匍匐前进,当连长爬到的时候,小腿所流出的鲜血已经把地上给染红了,连长突然腾空而起,紧帖着炮楼最薄弱的地方,引爆了手榴弹......

20分钟后,战斗结束,大家含泪把连长的党证和他的帽徽埋在了炮楼的废墟之中,那几个夜晚,大家彻夜难眠。

听完这个故事,我情不自禁的向这几位老人敬了一个礼,共和国的今天正是他们以前的拼杀所带来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国家的今天,最后,向所有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英雄表示最崇高的敬意,敬礼!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13:58:43 被-许三多。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