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一次难忘的征兵经历

在我的军旅生活中,有很多值得我自己回忆的往事.但是其中有一次的招兵经历却特别使我难以忘怀.那年我刚刚升中尉,征兵工作将要开始的时候,司令部决定派我去江西的一个小城市执行招兵工作的任务.当我们来到那坐城市后,我和其他一个支队的少校被分配到了下面的一个镇上去工作.我没有任何意见,因为我是第一次负责征兵工作,而那时候的我心里还有一份激动和兴奋,我还依稀记得自己当年征兵时候的情景.和我一起的少校他好象已经多次参加征兵了工作一样,对分到一个镇上进行工作感觉有点不舒服,他虽然嘴里没有说活动东西,但是我能从他的行为中看得出来他的情绪好象不高.但是因为级别的原因,我没有多问,也不好多问,毕竟这是他自己的私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在说我也知道,他在不愿意也会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我们离开了小城市到了我们工作的镇上,很快的就和当地人武部门取得了联系,当地的人武部长很热情的招呼这我们.并向我们介绍了一些当地兵员素质的基本概况,看得出,少校对这些毫无兴趣.但是我却听得很耐心,并随手记载着点重要的内容.因为我知道,他不耐烦就意味着我要多干点活.不然就不能保证征兵工作的按要求完成,我们在这个时候等于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果然,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几乎都不怎么去征兵站,偶然去一次也好象很不耐烦.我没有说任何东西,因为各自的工作自己做好就好,特别是他还是我的上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说是相互不干涉,他对我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工作要求.我们在这样的相安无事中度过了前期的准备时期.

当征兵工作全面展开后,那些适龄青年纷纷赶到了征兵工作小组指定的医院进行体检.我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看着那些和我当初一样心情的青年,我心里默默的祝愿他们能如愿以尝.但是实际操作中我却不能有任何的徇私,我默默的站在医院的楼道口想发现几个优秀的苗子,我并不想打扰正常的体检次序.我看得出,好多来应征的青年是的确很想去部队的.虽然他们想去部队的动机并不一定就单纯的是为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们不能否定他们会为这句话做出自己的贡献,看着他们紧张的面对着一道又一道检查,我不能帮助他们任何东西,就和我当初一样,只能靠自己合格的身体闯过一关由一关.

当体检介绍后,按照上报上来的名额我们进行了分工,少校他负责城乡士兵的审核,我去乡下.我没有发表自己的任何意见,老同志嘛,我们照顾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也可以说是我们这支部队的光荣传统.在人武部门的协助下,我统计好了在乡下应征青年的名单.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名单.我知道我们实际上只需要30多名.这里面巨大的悬殊也就证明了有好多人将不能跟随我们去部队.虽然他们有很多人希望去部队这首大熔炉去锻炼或者为了某一个目的去部队转一转.但是我们有些问题也没办法在根本上去解决.

政审工作开始后,我每天忙碌于奔波在农村地区,还好,每到一个村,村里的民兵营长都会很热情很周到的招呼我们,并详细的向我介绍着每一个应征青年的情况.他们和这些青年生活在一个地方,可以说对这些青年的行为品德是知根知底的,对他们的介绍我还是比较重视的,并做了详细的记录.每次看到他们在我家访介绍后,很渴望似的问我:怎么样?这孩子还行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在没有最终决定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这个孩子会不会就跟着我们去部队.

在家访中,有一位应征青年的情况给了我很深的影响,哪个孩子1.83的身高.在征兵站的时候就比较引人注目,当时我就已经先行了解了他的情况,也就是说我对这孩子第一影响特别好.我当时也把这孩子的名字记录了下来,这次来他家里家访我正好彻底的摸一摸情况.当我在村民兵营长的带领下去他们家的路上,好多老百姓把我当外星人一样的看待,当然我说的有点夸张,不过到的确是好多人站在路上对我指指点点的.看得出来,他们很多的人眼里流露出来的是羡慕,这在大城市是很少见到的.民兵营长对我说,他们这里人均年收入不到千元,所以很多家庭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走出去,走出这样的山区去见点世面.也好以后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谋一个比较好的前程.

当我来到这个孩子的家的时候,我心都凉了,2间破旧不堪的房子给我摇摇欲坠的感觉.我真担心这个房子随时会倒塌下来,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父母已经在别人的告知下早早的站在了门口等着我们.从他们眼里我看到了期盼和渴望.这小青年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他们姐弟二其实就等于是这个家庭的支撑了,我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把这个孩子带走.我对他们说,如果我把你们的孩子带走,你们舍得吗?你们又靠什么支撑这个家呢?要知道当兵是拿不到工资的,只有一点微薄的津贴.那些是不可能养家糊口的.听到我这话,孩子的父亲立即说了一通我听不懂的方言,在民兵营长的翻译下我才搞明白,他说的是.解放军同志,我们舍得孩子跟你们去,你们带去能把孩子教育好,他回来就有出息了.

看的出来,他们把当兵当成一条出路了,虽然他们的这一观点我并不反对,因为在部队的确能学习到不少对自己一生都有帮助的东西.但是我没在说什么,就准备离开这个让我心酸的地方.当我迈腿要走出这个家的时候,也许民兵营长理解了我的意思或者那位父亲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即拦住我,在民兵营长的翻译下,我知道了他的意思,他想知道我到底愿意不愿意把他的孩子带走.我只能敷衍的说这个还需要考虑和最后组织上的决定,我做不了主.但是这个父亲好象把孩子能不能去部队当成全家的希望,很执拗的坚持着自己的决定,好象我不给个答复就不让我离开一样.对他我没有责怪的意思,我知道在他们眼里孩子能不能去部队是多么的重要,他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的确没办法给他任何答复.因为这违反我们的工作原则.

但是很快,我的原则被冲击了,孩子的父母既然做出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动作,一对50岁开外的人双双给我跪了下来,我赶紧拉起他们,他们的执著使我深深的感动.我决定放弃自己原先的想法和那与这位父亲相比根本不重要的原则,拉起这对执著得让我尊敬的老人后,我回到了原先他们给我准备的板凳上.打开我的笔记本开始重新的记录重新的家访.这个青年的政审没有任何问题,而在家访谈话的过程中,那青年的姐姐、姐夫也一在如发誓赌咒般的在我耳边咕隆着一定会在孩子去部队的这段日子里照顾好这个家的一切.看着邻居们对这个孩子的肯定,家庭对这个孩子去部队的希望.我私下从心里决定了这个孩子我一定要带走,不为其他,就为了他这个家庭的希望.就为了他这对父母对孩子的希望.

在后来的征兵工作中,基本上许多孩子的父母都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入部队这个大熔炉,其实也难怪,在一个相对比较落后的地方,把孩子送到部队不缔于给孩子一个改变人生的希望,他们的想法我完全能够理解,因为我自己何尝不是通过进入部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呢?最后,哪个孩子的在我的极力要求下走上了从军这条路,我的极力要求甚至引起了大家的怀疑,他们也许认为我肯定从中搞了什么鬼,但是我感觉我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人说什么我没在意,也不想在意那些无聊的话题.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哪个孩子没有能够分到我们支队,但是我相信只要他记住他父母的希望和期盼,那他一定不会辜负自己父母的期望和嘱托,为自己的人生道路增加一些多姿多彩的元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