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凡事在第一次时,总是很紧张的.

我在部队时是卫生员,完成了在卫生员教导大队的学习,我被分回老部队二营,在营卫生所工作.

其实在营卫生所也没什么事干,无非就是打扫打扫卫生,整个觉得成了一个通讯员.班长是上海人,见我们没事就问我们在卫教队有没有实习过,我们只好老实回答说没有.第二天上午,班长给我们几个新兵一人一个红薯,我正诧异,不是刚吃过早饭吗?

接着给了我们一人一支注射器,说,练吧,原来是让我们在红薯上练习打针.

有天晚上,卫生所来了两个老百姓,各拿着一支针药让给注射.

我们部队在郊区,老百姓看病以后为了方便都把药拿我们这来打,注射费每针20分(便宜吧),这时班长他们都去看电影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值班,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我几乎疑心病人有没有感觉到我的颤抖,但是完事了我才说,其实我是第一次给人打针,好心的病人 对我感激不尽,夸奖我说,还是新手好呀,新手仔细些,打针不疼.

班长他们回来后,我骄傲的把四毛钱的注射费交给了他.

后来我调到了另一个团的卫生队,一段时间的生疏后,又开始惧怕打针了.

新兵入伍后,每个人要打预防针,工作量很大,本来我在药房工作,队长还是把我也安排出来打针,新兵来了的时候,我正躲着,听到队长的咆哮,我只好出来,嘟囔着我不会,队长给我做了一个示范(因为预防针是打三角肌,跟以前的臀部注射不一样),我试了一个以后,就打了起来.

队长转了一圈,问我,打了几个,我开心的回答,好简单,我打了六个了.队长又问,你换的针头呢?我的头都是大的,原来一时打得兴起,忘记了换针头(部队那时还是使用的老式注射器).晚上开会那训得叫一个惨呀!

关于打针,还有一个笑话,卫生队门诊有一个同年兵,充分的将学习的内容运用到实践中.卫教队学习时教导我们,臀部注射,注射点为臀部如果划一个十字,那么就注射靠外侧的那一块.这个战友听得真,他每次给人打针,都用手在人家屁股上画一下.吓死人罗.

事过境迁,现在的我早已忘记怎么给人打针了,但是你要是不怕,我还是愿意试试,哈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