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车很快有回到我们熟悉的地方,离开叔叔阿姨后我们如释重负,感觉空气都好象没刚才那么稀薄了。今天周日,因为芬芬带了不少东西我送芬芬去学校。路上,芬芬提醒我记得晚上答应了今天晚上请他们寝室的同学张婕她们消夜。

我点了点头,对芬芬说:到时候你提醒我一下,我怕万一有事忘了。

芬芬:我到时候打你电话吧,我们直接烧烤店集合。

把芬芬送到学校门口我没在送,转身回部队了。到了中队,指导员正在菜地里打发时间,我走了过去,蹲他旁边:怎么样,家里没事吧。我们已经习惯把中队叫成家了。

指导员:没事,现在中队平静的让我感到无聊。

我:平静不好啊?要一直这样平静下去就好了,老百姓也不要倒霉我们也可以放松。

指导员开玩笑的:我看你啊,是小日子过的太美了,乐不思蜀了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我也笑了笑:指导员,你看我想那样的人嘛,只不过说实在的我还真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不过只要有任务咱决不含糊。

指导员:看着人家小日子过的真舒服啊,我们这些没女朋友的干脆全去上吊好了。

我:指导员,说这话要讲良心。谁叫你自己不积极主动?哦你让大家干工作知道的时候知道要大家积极主动,到你自己这块的时候就自己不知道了?你以为你谁啊?还等着人家主动来和你交朋友?不要臭美了。老大不小了啊,你的个人问题是应该解决解决了。

指导员:你当个人问题是上街买菜啊,看上什么就挑什么?这是要靠缘分的

我:那你老人家就蹲着等着从地下冒出一个和你有缘分的女孩子吧,你成天躲在这中队等P的缘分,自己不积极主动老是等着别人送上门来。那来的这么多好事?你当世界上就你最帅还是就剩下你一个男人了?

指导员:那我明天象花痴一样蹲在大街上去寻找另一半?不是有病吗?

我:不和你说了,老爱钻牛角尖,有的时候不是说是或不是的关系,你就不能中和一下,不要走二个极端?

说着我离开了菜地,让这爱情的傻瓜自己在那琢磨吧,我可不想没把他教化过来自己却被他感染。到了宿舍,我把几天没洗的衣服赶快洗了,把房间的卫生整理了一下,正在我洗衣服的时候指导员也回来了,我看到对指导员:要这会结婚了这些活还要我们自己干吗?这就是结婚的好处啊,哈哈。

指导员:那你不如买个洗衣机。

我:... ...

洗完衣服,指导员在外面叫我:走,好吃晚饭了。

我:等等,马上来

二人顺着中队的直线跑道慢慢走着,在没说个人问题,我感觉和他说这些浪费时间,也许他也感觉和我说浪费时间。反正二人是不想在这问题上达成共识了。

指导员:马上退伍工作快开始了,我们要注意这段时间中队战士思想上的变化。

我:恩,下周开始你逐个的和满期了的战士们谈谈,了解一下他们的想法。不管他们当时来部队抱着何种目的,但是他们来了并坚守了这个岗位,就是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希望他们走的时候只有安心和怀念不希望大家走的不痛快,更不希望留的留的不愿意。

指导员:恩。主要就是留下的,万一有情绪是会影响的以后的工作的。

我:是啊,这个问题千万要慎重。把准备留的战士你要重点谈下心,征求下他们的真实意见。

指导员:恩,我知道的。

说着说着,二人来到食堂,时间还差几分钟,我们二就站在旁边和战士们吹牛,哨响,集合,唱歌,吃饭,这些和往常一样,每天重复这这样一个过程,我们部队有句话就是反映中队开饭的情景的:哨子一响,大米饭三俩。呵呵,日子太平静了也不好。

晚上,看完新闻,我回到宿舍,打开电视在那有一出没一出的乱调着台,自己也找不到自己想要看的节目。跑到指导员房间,指导员在洗衣服,我开玩笑的问道:洗衣服累不?

指导员:没事,实在不行买洗衣机去。

哈哈,他已经知道我要和他开什么玩笑了,已经提前把话已经档回去了,认识二年多,一起工作二年多,彼此太熟悉了。

指导员:怎么今天没去陪陪女朋友?

我:过会,答应了她们几个同室的同学请客呢。怎么样?到时候陪我一起去?

指导员:尽说废话,你出去了我在出去谁值班?

我:你怕什么,现在都是老兵,问题不大的,在说让1班长值班,有事打我们电话就是,我马上去告诉他我们的大概地址,到时候有任务直接把车开那接我们。没事的。在说1班长也是老兵了,人家遇到问题时候的处理能力不比你我差。

指导员:我可不去,你犯了错误反正参谋长宝贝着你呢,我犯了错误可没人帮我档。

我:说废话,中队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出了事还不是我承担,你就说你先请假出去了,然后我在出去的时候你不知道。

指导员:好了,我不去的,我还有好多东西没弄好呢,你去吧。有事我打你电话。

我:懒的和你说了,给你介绍女孩子自己不知道把握机会

回到自己的宿舍,我打了个电话给芬芬:我先出去,你们出来了发个消息给我,我直接去烧烤店

芬芬:恩,我们马上好,你先玩会

在路上慢慢的转悠着,看到人多的地方就停下来看看,大部分是店家进行宣传活动而已。自己想耗时间的时候这时间越是难耗,好不容易芬芬的短信来了“我们马上出发”

我转悠着又向烧烤店转去,因为本来就是在烧烤店店附近转的,很快我就到了烧烤店,一看她们还没到,我就决定顺着她们来的路去接她们。到了学校门口,正好她们也到了,大家客气的打着招呼,因为虽然以前认识,但是对我来说只是工作上的关系,对她们来说只是教官和学生的关系,但是今天我却是以另一个面貌和她们见面——朋友

虽然我没穿军装,也和大家尽量保持着微笑,但是看的出,她们对我还是比较拘谨,还好,芬芬在中间起了很好的协调重要,很快年轻人的本性就暴露无疑。大家的话也就多了起来,我自我感觉放松了很多,太严肃的场面我也不喜欢,大家好奇的问着部队的生活,问着我们交往的过程,我基本上能说的都老实交代,我感觉朋友之间不应该有太多秘密,当然有些工作上的事不能说的当然不会说,因为那是纪律,纪律又是一支队伍的灵魂。

大家吃的很开心,吵吵闹闹,嘻嘻哈哈,我很喜欢这种生活,这样的生活无忧无虑,人在这样的心情中过日子能不开心吗?但是我又知道,我现在还不能迷恋这样的日子,最底在我没脱下这身军装前不行,哎,太明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和芬芬今天好象是犯人一样在被审问着,不过看的出来,我们二都没做犯人的那种痛苦和忧愁。却却相反二人也再一次的对甜蜜的往事做了一次美好的回忆。我彻底的放松了,喝了很多酒,其实我不能喝酒的。后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问芬芬:我昨天晚上喝了很多吧,没在你同学面前胡说吧?

芬芬:没事,你还好,酒多了就是睡觉,什么也没乱说,在说都是朋友乱说了什么也没事的。

我:我怎么回来的?

芬芬:我送你回去的,还好你醉酒后到没什么不良习惯,除了睡觉也不闹也不吐。

我:那你什么时候回去的?值班室有没有人送你一下?

芬芬:我早上回来的,昨天晚上闹的太晚了,在从你那回去那来得及啊。早上回来的时候到了营区门口还遇到了你们买早点的战士,他们还给了我早点,正好我就直接回班里了。

我:恩,那就好,天太黑了我不放心。话题一转,我又笑着: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怎么跟大家解释你在我这一晚上的事。

芬芬:去去去,我挂电话了。

哈哈,我能想象的出她现在的样子,我开心的刷牙,洗脸。因为酒喝的太多了,时间睡过了,一看已经快9点了,战士们在训练,我明显感觉到战士们好象在盯着我看一样,我想了想,原来打算去办公室的又折回来到训练场:怎么?是不是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想听我解释解释?

战友们都哈哈大笑,几个老兵已经开始不放松的追问了。

我假装很郑重的对大家:第一,昨天晚上我喝多了,进了卧室就睡觉了。第二,昨天晚上送我的是我女朋友,哨兵和买早点的可以作证。第三,我是军官,规定里没要求我们不允许和驻地女青年谈恋爱。其他的你们就自己想象吧,懒的和你们罗嗦了。我得意洋洋略带嚣张的朝中队部方向走去,后面留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或没完全理解的战友们。

点击进入上篇文章《军旅生活25》

点击进入下篇文章《军旅生活27》

点击进入《军旅生活(合集一)》

点击进入《军旅生活(合集二)》

本文内容于 2007-11-9 23:04:56 被capf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