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分到中队的学员叫李建,西安武警**学院毕业的。我和指导员找了个时间,和他聊了一下。他是河北的,我一听是河北的,突然好象有种莫明的亲切。

问道:河北的?河北那的?

李建:石家庄。

我有点失望的:哦!

我还以为他和老班长是一个地方的,虽然这没什么,但是我心里好象对老班长的家乡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李建:队长也是河北的?

我:不是,我江苏的。

指导员和李建继续聊着,通过聊天,对李建的认识不断增加,他和我一样,也是农村走出来,我心里潜意识的对农村走出来的兵有种说不出的好感,感觉农村兵能吃苦,没城市兵那样的娇气。所以对李建的好感又增加了一点。我们对李建也重复的交代了中队的管理制度和一些日常注意事项,虽然他们学过,但是对这些我们认为多交代几次能增加他的印象,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交代完毕后,我们让他回自己的班去,现在他其实就是一个兵,他要从头学起,在这里他和这些兵比没任何优势,要说有也就是遇到问题,也许接受能力能强一点。但是他以前学到东西也反会成为他做为一名合格战士的障碍。就要看他怎么处理这些问题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对他遇到这些障碍时给予指导和鼓励。

李建的问题很快呈现出来,虽然是个农村娃,但是现在农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孩子也很少吃苦,不说和城市兵没什么二样,但是在吃苦耐劳方面也没什么太大差距,特别是5公里负重跑,来队一周后不要说达标了,能完整跑下5公里都是需要班长和战士们不断鼓励,其他方面也是一样,只要是体能训练,他只能很危险的通过达标测试,和中队整体水平有很大差距。他自己也好象逐渐失去了那份热情,开始偷懒、自暴自弃,什么训练只要能达标他决不会在继续进行下去,到是在其他方面很淋漓尽致的显示出了他的特长,比如做黑板报,搞宣传,帮指导员搞一些政工方面的教材他很在行,甚至有的时候指导员都说做的比他好。但是我知道,这不行,不管他以后走上什么样的岗位,但是,他现在就是一个兵,军事上一定要合格。

这天晚上,看完新闻,我叫来李建,和他一起在中队的跑场上转,一边转一边谈心。李建也把自己的想法很彻底的对我做了个交代,他学的是政工,以后肯定是要干政工这块的。他更愿意在那方面有所成绩,他还希望我能多给些那方面的机会。

我看了看李建,指着远处训练场上挂着的牌子:看得清那些字吗?

李建:看得清,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

我:是的,我不管你以后走向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但是一个军人,没任何理由推卸自己应该做的事,你现在是一个兵,以后你要走向指挥岗位,到时候你指挥的是一支共和国军队。你是一名军人,军人如果连基本的作战技能都不能掌握还叫一名合格的军人吗?到时候你用什么去说服和指挥你的兵?你认为搞政工不要这些技能?难道搞政工的就一定只会在后方?我们指导员也是搞政工的,也是正规的科班生毕业,要不要我请他来示范给你看看他的军事技能?

李建:队长,我不是不知道这些,但是我的条件差,的确是做不来那些

我:没人天生的出来就能打枪,也没人天生的出来就能跑5公里,全是练出来的。如果遇到问题就饶着走,那你以后的路你就敢肯定不会遇到问题?等你指挥一支队伍的时候,如果还是遇到问题饶着走,你自己想想,那样一支队伍会是什么样一支队伍?

李建:队长你放心,所有训练我都会达标的。这我肯定能做到。

我:你要在其他中队或遇到其他人那我管不着,但是你既然在我们中队,那就得按中队所有人的训练强度来,我们要的不是达标,那只是一个数据,我们要的是发挥出自己的最大极限,这才是我们在这练的意义。

李建:我知道防爆队要求严,但是我真的搞不来那些,我看到那些就没兴趣。

我:兴趣是很重要,但是不是什么事都顺着自己的兴趣来的,要都这样,大家都想做司令员,那是不是其他工作就全放下,专门去盯着司令员的位置?一个军人,如果完全为了兴趣是做不好一个合格的军人的。你自己是搞政工这块的,我想你比我还清楚,你自己回去想想吧,抛弃其他的,想想一个军人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去吧

我没让李建在说下去,我对他有点感到失望,我让他先回了。我顺着操场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1圈,回宿舍冲了个澡,宣泄了一下自己快压抑不住的怒气。指导员来到我宿舍,因为我们二都没成家,所以平时串门都很随便,他看来也是刚刚冲好澡,只穿条短裤和背心,虽然天气开始有点凉了,但是对于长期锻炼的人来说,问题不大。

指导员:李建的问题你怎么想的?

我:没什么怎么想的。必须要练,必须要达到中队平均水平,没人可以搞特殊,搞特殊的后果就是在战场上害死自己还要带上战友。

指导员:恩。是的,我也这样想的,虽然他教材这些搞的都不错,但是军事技能的确太差,不能让他偏了方向

我:这是军队,不是学校,由不得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都这样这任务靠谁去完成?

指导员:你也不要急,我看你有点上火了,我再做做工作。

我:恩,这个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不然他会越掉越多。

第二天,指导员又和李建谈了半天,不过看出来效果不是太明显,下午,到了训练场,他还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好象训练和他有着深仇大恨一样,就是不愿意去好好练。他那无精打采的样子,使我升起无名之后

我叫来2班长:对李建的训练,完全按新兵来,新兵怎么练的他就怎么练,没什么好特殊的,不行就给我上点手段。

2班长:是

在接着的时间里,2班长果然使用对付新兵的办法对付李建,你不是单杠引体向上上不去吗?好,用背包带绑着,不拉上去也不要你拉,你就在那吊着吧,俯卧撑起不来?可以,就给我在那趴着,反正所有对付新兵的招是全搬了出来,就是为了对付他一个人,指导员看着有点担心的对我说:还是悠着点吧,万一搞出问题就不好交代了。

我大声的对指导员:交代?给谁交代?我只想给他父母有个交代,不要在战场上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我只想对他自己有个交代,不要浪费了自己的青春。我只想对中队战士们有个交代,没人可以特殊,没人可以视自己战友的生命为儿戏。如果他不练出来,我没办法让他加入一个小组参加行动,那是对哪个小组其他人的不负责。

指导员看到我怒火中烧就错开话题:队长,你还记得你自己新兵的时候是怎么练的吗?

我:我当然记得,我们练的比他这要残酷多了。

指导员:我们也是,但是现在的兵啊,有一年不如一年的趋势。我是说在吃苦耐劳方面

我:是啊,这也不能怪,现在谁家不是一个,不当个宝,我们新兵的那时候老班长们何尝不也这么说来着。

指导员:就是啊,所以这些兵的训练方式方法要有所改变

我看了看指导员,原来他转来半天还是为了李建这事,指导员笑了笑:方式方法很重要,如果这样练下去也许他的成绩是出来了,但是他对军营的美好梦想也就破灭了。

我想了想,叫来2班长:去,对李建的训练方式方法要注意点,不要搞太过了,毕竟现在不比以前,但是对他的训练一定要加强。

2班长过了一会跑了来:队长,李建说别人能做到的他一定能做到,别人怎么练他就怎么练

我有点奇怪的问:怎么会事?怎么会突然发生改变?

2班长:没什么,只是大家跟他讲了讲以前队长和我们讲的老兵们的训练经历。李建他说他服了你们这帮人了,你们能做到的他就一定能做到。

我看了看指导员:这小子到还有点傲骨,不错。

指导员:去看看吧,现在是出容易出问题的时候,要及时解决。

我点了点头,再到训练场时李建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对每一个训练都很严格的在自我要求。我看了会

对指导员说:没问题的,他现在才有一个年轻人应该有的朝气。看来你们政工的也许会少了一个人才,我们搞军事的也许会多了一个优秀的指挥人才。

指导员对我笑着说:这有什么区别吗?要分的这么细?

二人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先写到这,请喜欢的朋友继续关注[雪狼突击队原创]我的军旅生活。也请大家多支持!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07-10-18 17:35:30 被capf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