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改革的初潮中我和战友在连队呛了几口水-----

八十年代初厦门岛作为除深圳外又一个改革开放的窗口-经济特区开始进入了高速发展期。我所在的部队就住防在厦门市,自然是是全力支援地方建设的。大规模的支援应算厦门机场了,我师先后出动了2个团的人马上阵,还有厦门火车站的建设等等……当时厦门经济特区建设最缺的就是运力了,我们连是师运输连,支援地方建设的任务就更多了。水果上市,罐头厂、蜜鉴厂抢运水果缺远力我们上,外轮靠岸多了缺运力来不及装卸我们上等等……总之我们支援地方的任务特别的多,几乎是天天有。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问题,当时我们的经帖是第一年7元,第二年8元,伙食费是每天0、75元,出车补助每餐0、25元。支援地方运输吃得好不说那0、25元的伙食费谁会收你的?没准人家还给你一包‘良友’烟(2、7元一包),说实话那0、25元的伙食费自己都不好意事往外拿。而给部队用车给你加一、二个菜是看得起你,就是不给你加菜你也得交伙食费。大家都想开支援地方的车,不愿开本部队用的车。作为军人有了这种思想可想而知离犯错误就不远了。

过去我们运输连的兵最喜欢到施工点去住点了,因为自由的很施工单位还非常照顾咱,施工单位不用车时你爱到那玩到那玩没人管,虽说施工连队伙食会差点因施工连队不能也没时间搞生产,但和我们运输连比是半斤对8两我们运输连的生产总是搞不好,一是大家不愿搞,二是出车几天回来菜地的菜早就旱死了。现在不同了支援地方运输有好吃的,我们连伙食现在也非常好,因为搞以运代训(用帮地方运输物资到边远地区的方法代替过去跑空车到边远地区训练。这样一来烧军费油赚地方的运输费有时连搬运装卸费一起赚。)赚了不少钱。

在外住点施工的战士想方设法的往回溜,变着花样的溜闹出不少笑话来。一个战士的车后胎破了想借此回连队换,施工单位领导不同意(因为车上有备胎)。战士就说:“车太旧轮胎螺丝卸不下来,要回连队想办法。”领导说:“你力气不够大,我们叫几个力气大的兵帮你。”这小子就开使坏水了,他把车后轮顶起叫帮忙的战士卸螺丝,一用力卸螺丝轮胎跟着转有劲使不上。领导看了就问他有什么办法叫轮子不转,他说那就叫几个战士到车底下把传动轴抱死来。可怜不懂车辆技术的领导还真叫几个战士下去抱那该死的传动轴,那能抱得住?他还骂他的战士没用。捣谷半天没办法还是放这小子回连来换了。

给部队单位用车我们为了吃好的就出难题使坏水,常用的一招就是派车单上作文章。派车单上有一栏是这样写的(给xx单位用车一台次),我们就说只能给你用一次,拉完一次我们还要给别的单位用车(往往再拿出一张假的或过期的出车单给他看)。基层单位一般生活用车都是拉大米和煤,派一次车不容易要他大米和煤一起拉或只要一样还不难死这些基层领导了?

没有其它什么好办法只有求我们这些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老爷兵了,我们还装出一付为朋友为基层甘把自己交出去的样子不听派车单了,拉了一车米再拉一车煤还问基层领导还要用车吗?反正拉了第二车就违反了派车命令再用几次也一样。把这些基层领导感动的没把眼泪流出来还不好好招待我们?再说用车又是生活车是去市里的还能没好东东吗?

当然也有不需要考虑吃的好不好的单位,像招待所,服务社决对能让你满载而归的。还有船运队和两栖侦察队,他们吃海军灶。我们0、75元一天的伙食费他们是2、8元而且都是国家平价供给,这样的伙食标准对我们来讲就是天天过年。但就是到这样的单位我们还要使坏想得到其它的东东。到这两单位我们一般是要求下海游泳(部队是不准随便下海游泳的但这个两单位可以),或坐小快艇玩要么就是打枪玩。

也有不鸟我们的单位像机关就不说了,师医院也不鸟我们。有一回我连一班的安徽新兵叫瑞xx给医院用车,用派车单这招不灵人家说行再打个电话就是了,把个小瑞气的没皮气。等他拉了一车煤到医院就停在操场上叫医院卸,医院叫他给倒到煤池边他说他的车没装倒车档。气的医院领导要打电话告状,正好老师长(我师前任老师长)住院看到了就来教育这小子,这小子是个新兵蛋子不认得老师长,他还不鸟老师长把我们平常的顺口溜给说了出来:“马达一响,车出连队老子就是连长。除了运输科后勤部,老子谁也不鸟。”

这下玩笑开大了,把个老师长气疯了立马打电话叫后勤部长滚到医院来处理此事。全连这下可热闹了,全连紧急集合跑步到厦门市‘英雄记念碑’听训,等我们跑到记念碑这小子己被部长先带到了。师后勤部的领导,运输科、战勤科、作训科、师军务科大大小小的干部来了一大群,看这架势我们有几壶好喝的了。果真训话的内容大体是我们这些老爷兵的所做所为上面不是不知到,早就有所闻只是要看我们猖狂到什么样算完。没想到你们能连老师长都不鸟了,现在算到头了。回去每个人都得把自己的不良作为坦白出来,后勤部向全师发通知揭发你们,自己坦白的和用车单位揭发的对上号就不处理下不为例,揭发的你没坦白的严肃处理。

回到连队坦白‘运动’刚开始后勤部的工作组就住进了连队,全面检查连队各方面的问题。这一查不得了,连队的战备油料少了百吨油连工作组都吓傻了,紧急进住调查组。要查清这油料帐可就难了。油料保管员是战士换了多少个?部队车辆走到那加油都是找当地住军,打个白条就算完事,这么多年也没清过更没和对方结算过,谁知对方是公事用车还是驾驶员私自用车?现在查大多驾驶员退伍都好多年了怎么查?再加上支援地方的和连领导买卖掉的,连领导有提升的,调走的转业的那真是个胡乱帐。

真够调查组查的,我们的‘坦白’运动也就不了了知了。直到我退伍还没查完这油料案,退伍第二年才听战友说当事现任连长判了两年刑,当事油料保管员被压送回家,提升和调走的干部有几个被查处理。想想当年的行为真是有点太猖狂了,又好笑来又可怜。到部队当兵都像我们当时那样猖狂部队不就完蛋了吗?!现在还在当兵的战友千万别干我们当年的傻事,当兵就要好好干。这口水呛的真难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那种被呛的感觉。今天写这个帖子就算给战友们一个反面教材好了。

………完………

[size][/size]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