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年是1988年吧,我上高一,弟弟小学六年级。由于毕业班的作息时间不规律,我没法再像往常一样骑自行车带他一起上学了,于是再买辆自行车就提上了议程。

说到买自行车,那时好象只有上海出的凤凰、永久,还有天津出的飞鸽、红旗,我们四川的峨嵋牌是人家都看不起的,就像现在人家开凯越、君威,或者威驰、威志,你就开个奥拓一样,买峨嵋是我们兄弟俩都不情愿的。但是当时自行车牌子好的一是价格高,二是一般老百姓买不到,父亲四处打听希望能买一辆,却一直未能如愿。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和弟弟放学回到家里,一辆崭新的凤凰26自行车放在客厅里,不是一般的那种,是前后护泥壳都镀铬的那种,最漂亮的是前护泥壳上还有个黄色的立体凤凰,三角架的颜色和一般的凤凰也不一样,整个车亮澄澄的感觉特漂亮。我们兄弟俩欢天喜地,吃饭时估计都想着如何把这车弄来自己骑。这种车,满大街看不见几辆呢。奇怪的是父母却并不高兴,在一旁只是说:“小心点,新车。”

那天晚上,我好不容易说服弟弟让我先骑一周,激动的无法入睡,却听到父母房间传来的争吵声,尽管很小可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原来,那天父亲去旧车市场想将就一下,随便选一辆旧的,可看了半天没有合适的。就在他刚要走的时候,有一个人拉住了他,父亲回头一看是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年纪不大,高高瘦瘦,戴一副度数很高的眼镜,悄悄说:“同志,要不要自行车,便宜给你。”当时父亲忧豫了一下,他马上就说:“不要没关系,看看嘛,说实话,不是看你老师傅诚实,我还不问呢。”他领着父亲转过街角,一个中年妇女早在哪儿,面前就停着这辆车。父亲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好的车,为啥你自己不要呢?那人闻言,眼泪马上就要流下来了,那个中年妇女马上接话:“这是我弟弟,眼看什么都置齐了,就要结婚了,人家又攀了高枝,现在我父亲有病,急着用钱,这车是新的,你瞧这是发票,380买的,你看着给吧,就算帮我们一把,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这车给你也算给对了人。”事已至此,父亲仅有的警惕已经烟消云散,二话没说,就答应给原价。当时父亲的工资才90多块,还是带着他们回单位借齐了才给的。谁想回了单位,那两个人刚走,单位的陈叔来了,他说:“老邹你不会上当吧?这车这么新式,百货公司好象没卖过吧。”这话说的父亲心里一凉,拿出发票一看是成都的,心里又是一喜,不是我们当地的。回家以后,给母亲一说,母亲就觉得小孩上学要不了这么好的车子,埋怨父亲乱花钱,于是晚上两人就争执起来。

既然买了,我们也就骑了,只是一骑到学校就有同学说是假的,仔细一比较,商标、车座、包括轮胎,都和别人买的不一样,父亲为此专门跑了一趟成都,回来告诉我们,成都没看见这种,估计卖完了。半年以后,这车就开始生锈了,再后来,没人再提这事,估计父亲郁闷了很久,毕竟是四个月的工资呀。但终于悄无声息了。

很多年后,我儿子都几岁了,父亲偶尔说起这车,我才知道,他曾经咬着牙,没事就在街上找这两人达半年之久。但是没有结果,两人估计是流窜的骗子。父亲总结说:“他们配合实在是默契,不要说当时,就是现在我还是要上当”。我还是理解父亲的,那个年头,估计他也是第一次上当受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