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要第一个见到我们红尖传说中的帅哥!!!!”我们的小黄马刚停到杭州汽车北站的出站口。片子一下车就一边叫着一边往出站口那里一溜烟的小跑。“慢点慢点,我先打个电话问问他在那里。”等我说这话的时候,片子已经离我20多米远了。老部和一大看着片子这个样子,这俩人对视苦笑摇头呀。

“喂~。”

“副政委好。你们到了吗?”

“我们就在出站口,你在那里?”

“我就在出站口呀,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们呀?”

“你看到出站口的国旗了吗?我们就在国旗的下面。”

“看到了,我马上过来。”

远远的我就看到一个精干的小伙子向我这里急步过来。这时候片子也看到了我们的副部队长,片子连忙跺脚摆手的大叫:“哎 哎 哎~~”无奈我们可爱的副部队长目不斜视的向着他的既定目标大步前进呀。眼看就要到我面前了,我指着他的背后说:“快快快,我们的片子跑那么远迎接你,你怎么都不看人家一眼呀。”“啊???我就看到你们了,我没注意她呀,嘿嘿。”副部队长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一边转身就找片子。“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得了,我跑那么远去接你,你这人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知道往这边跑,我这边又是叫你又是跺脚的,你愣没看到,俺伤心了呀,哈哈哈。”片子在副部队长转身的时候,已经连蹦带跳的跑到了我们面前。“我 我 我,我就光顾着看他们了,没有到你呀,呵呵,不好意思了。”副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那个窘迫哟。“你不是说东站吗?我们特意在东站找的宾馆,就是方便接你,你怎么在北站下车了?”一大问着副部走了过来。“我也不知道是那个站下车,上车的时候我没有问,到杭州就行了。”副部一边解释一边和我握手:“副政委好。”“好,一路辛苦了,来,和一大握手。”我说着话把一大介绍给副部。几个人寒暄一番。“咦?老部呢?怎么没有看到他呀?”副部问到。一大拉着副部向我们的小黄马走去:“走吧,在车里等你呢,人家老部架子大,嘿嘿。”走到车前,我们架子很大的老部从车里慢慢出来:“怎么样,你小子怎么现在才到呀,我们还以为你到东站呢。”得。我们可爱的副部把刚才的和一大说的话又给老部重复了一遍。片子在一边:“走吧走吧,饿了得了,我要吃红烧肉得了。”“走走走,找红烧肉去得了。”一大也得了的应声符合。哈哈哈 我这个乐哟。

我们5个人在车里看着路边的饭店,副部指着路边一家店说:“这家不错,坛子土鸡,杭州名吃。”“行,就这家了。”老部一把方向揉了过去。得。车停那里呢?片子指着路边说:“就停这里好得了,现在是晚上,交警都下班得了。”听见交警这两个字,我心里直乐呀,这两天没少提交警这两个字。停好车,让老板搬了张桌子摆在路边。我问一大:“我们来瓶白的吧,啤酒喝了肚子涨。”副部发话了:“我能不能不喝白的呀?我喝啤酒怎么样?”我说道:“你想喝啤酒?”副部那脑袋点的像一个磕头虫:“嗯嗯嗯,这几天胃不好,让我喝啤酒吧。”“做梦去吧你,想喝啤酒那是不可能得了,今天见面了,片子不让她喝,老部是不会喝酒,你,我,一大都要喝白酒,你们等着,我到超市去买瓶来。”我撇下有些发呆的副部找超市去了。

到超市我拿了瓶52度金六福就出来了,结帐的时候看到超市里有卖我们河南名烟红旗渠,顺手买了2包。还捎带着给我们唯一的女士片子买了两种饮料,也为我们的老部买了一大瓶雪碧。

“服务员,那几个酒杯来。”我把酒放到桌子上面。

一大拿起来就给我们几个分酒,我一看,靠,副部的酒杯里,最多有半两酒。“怎么回事呀?副部的酒怎么这么少呀?”我问一大。一大说:“他胃不好,就让他少喝点吧。”副部在一边随声附和:“对 对 对,我的胃这几天是不舒服,要不下次我配你们多喝点?”我伸手从兜里拿出我吃的雷尼替丁:“我靠,让你看看,看看,我随身都带着药呢,我的胃比你换难受得了,怎么着你也要再加一点。”一大在一边说:“就这样吧,咱俩多喝点,就让副部少喝点吧,有机会再喝。”“也就这样吧,这次就不逼你喝了,下次自觉呀。”我顺着一大的台阶就下来了,我现在不顺着一大的台阶下来,一会没人给台阶下来,怎么办?

“来,喝,今晚是我们红尖本次参加野战成员全部到齐,庆祝一下。”我举杯祝酒。咣!5只酒杯碰在了一起,当然了;里面有老部鱼目混珠的雪碧杯子了,哈哈哈。

依旧是军事作风,用餐速度,酒足饭饱。

“走吧,来杭州了,怎么样也要到西湖去转转呀。”老部发话了。“走走走,转转去,既然来了,就去转转。”“就是得了,怎么也要去看看得了。”“就是就是,消化一下得了。”我们5个人边说边聊着走,也没看方向。走着走着,片子晃着脑袋:“不对得了,我们走错方向得了。”老部听了一愣:“不可能呀,我们这方向应该没错呀。”一大:“找个人问问路不就好了。”我看到一位路过的老人:“大爷,我问一下路呀,到西湖怎么走呀?”大爷上下打量了我们几眼,我想这位大爷的心里一定是把我们几个当作现役军人了,对我们很有好感:“你们走错方向了,你们应该向会走,这里走到西湖的后山了。”“谢谢大爷呀,那这山能到西湖吗?”“能是能到的,不过这山是很难走的,你们可以翻山过去,过去就是西湖了。”副部笑着对大爷说:“谢谢大爷了。”“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大爷慢慢走远了。

老部的豪情这会上来了:“走,我们上山,今晚就是我们红尖拉练第一次行军。”看老部这架势拿的,很有一股凛然的感觉。“慢着,我们先看看路标,别迷路了。”老部接下来这句话让我们几个哈哈大笑。老部一脸严肃的看了看路边的指示牌:“嗯,从这里就能上山,走,我们几个开始行军。”说完就率先开始了爬台阶运动。我们几个拉开队形跟着出发了。“喂喂喂,我怎么办呀?你们走的这队形我走那里呀?我是女兵,你们要保护我得了,好不了?”片子在后面大叫。在我们菱形行军最后的一大对片子说:“来呀,片子,我们这是菱形队形,你在我们中间不是正好呀。”“好呀好呀。”片子一边回答一边钻进我们的行军队形里。“哈哈哈,我就是你们的指挥官得了,你们就是我的四个小兵得了,哇哈哈哈。前面的听好得了,给我好好的带路得了,带错路了,小心我修理你得了。”片子一面大摇大摆的在我们队伍里横行跋扈,一面对着我们队伍前面的老部发号施令。随便说出来一大堆的得了口头禅。“对对对,你下载就是我们的指挥员,我们都是你的兵。”走在前面的老部头也不回的回答。我听着老部这话里是不带好气的。“哎哟。俺怎么感觉你不服得了?左右,给我拿下他”片子对处于她左右的副部和我发号施令了。“哈哈哈,片子呀,你就老实的在队伍里走好了,小心一会老部把你一个人丢下不管。”我边笑边回答片子。“就是就是,一会我们可不管呀”副部在一边也帮腔做势的。后面的一大开始安慰片子了:“没事的,他们是吓唬你的了,没事没事。”反正被我们这一顿忽悠,片子是老实了一会。

“我们现在的队形正好是一个战斗小组队形,前面尖兵,两边突击手,后面火力手,中间是指挥员。”老部在前面说着。“对呀对呀,俺奏是你们的指挥官嘛,你们是要听俺指挥得了,嘿嘿。”片子一听老部的话,立马接着就开始发号施令了。一大在后面说话了:“应该有一个阻击手,两个突击手,一个火力压制,一个组长。”“基本上就是这样的配置了,5人小组。”“嗯,我和副部就是突击手了,老部你就是阻击手了,一大个子高,就做火力压制了,片子就是真正的指挥官了。”“哎呀,片子,你不要挤我呀,再挤我就掉山下去了。”边上传来副部的声音。我一看,原来是片子太得意了,在我们行进队伍中又蹦又跳的,差点把副部挤下台阶去。“前面是一段比较陡的台阶,同志们有没有兴趣来一次冲锋呀?”老部兴趣很高嘛。“来就来,谁怕谁呀。”一大接下了老部的挑战。“开始。”老部由于位置在队伍的最前面,第一个冲了出去。呼啦啦,我们几个都冲了上去。身后传来片子的声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得了,你们怎么把俺这个指挥官丢后面得了,小心,俺处理你们得了,等等俺呀,你们不能这样呀~~~”一口气冲到台阶的顶端。我们几个一边休息,一边笑看着片子在后面大呼小叫的。“不行了,退伍十多年,这身体一直不锻炼是有些吃不消呀。”我擦着脸上的汗水说。一大也是满脸的汗水:“是呀,这锻炼一放松,身体就不行,跟不上得了。”老部在一边风凉起来:“你们是不行了,我现在还是没问题的,一会再来一个冲锋。”副部慢慢走到老部身边拍着老部的肩膀:“我怎么看你底气不足呀,别吹了,小心一会自己先累趴下。”“嘿嘿,我们的老部是比较可爱滴,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对呀对呀,一看就知道是二班的,哈哈哈”我们三个调侃着老部。老部:“你们~你们~~”“我们,我们,我们怎么了,我们说的是事实嘛,对不对,片子。”“对呀,对呀,他奏是一个嘴巴硬的人,从来没见过他认错得了。”跟上来的片子为我们的调侃做了总结。“慢慢走会吧,我们平时不锻炼,猛冲锋这么一下,应该恢复恢复。”一大的话让老部不那么尴尬了。老部马上接着:“嗯嗯嗯,慢慢走会,前面有一个路线指示牌,我们去看看。”

站在路线指示牌前面,我们就行进路线产生了分歧。《向左走,向右走》这个电影的名字出现在了我的脑中。我们现在的局面就是向左向右的问题。老部:“我们应该走右面,这样才对,我们应该走到这山的最高处就看到下山的路了。”副部:“不对,走左面,是近路,我们走左面。”“走右面,我们多走一会,也是锻炼身体了。”我和一大的话让副部只好服从了会议决议。片子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谈论:“奏是得了,我们需要锻炼得了,是不是哦,副政委。”“走走走,就走右面,怎么说老部也是正职,你是副职得了。”我拍着副部说。说话的时候,一大已经自己开始了行进,方向当然是向右走了。

“喂,朋友,从哪里走来的?”我看到对面走来一位背包客,也就是我们说的驴友。“深圳过来的,你们哪里的?”“我们是外地来这里玩的,来,休息会,吸只烟。”我递向驴友一支烟。驴友放下身上的背包接过我的烟打量着我们5个人:“你们这是下山呀?”老部:“嗯,我们刚从山那边上来,休息一会,你这是准备在山上过夜呀?”“看看吧,先到山顶再说。”一大帮驴友点着烟:“你这是要走到哪里呀?”“我准备先沿着沿海走,然后从山东进内地,向罗布泊走。”驴友一面用手势谢一大点烟一面回答。“可够远的呀,你这后勤怎么解决呀?”副部在一旁发话了。驴友惬意的吐出一口烟:“我一般都是到一个地方就和朋友联系一次。自己一个人,好解决。”“你好厉害得了,走这么远,是很累得了。”片子也不甘于寂寞的说。“呵呵,他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兴趣爱好。”我打量着驴友回答着片子的话,顺手递给驴友一包红旗渠:“来,拿着,累的时候提提神。”“谢谢,谢谢了,遇见你们也是缘分。”驴友客气的接下了我递上的烟。“得,我们也不耽误人家的时间了,来,留个联系方式,咱们就分手吧。”老部说着话和驴友互留了联系方式。“是呀,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联系,你上山,我们下山。”我说着话帮驴友把他的背包背在身上。“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在《再见,再见》的歌声中,我们和驴友分道扬镳了。

(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在我们和驴友说话的时候,从山上下来一对恋人,看到我们几个人站在路边,也看不清我们的服装,还以为遇到坏人了,吓的不敢下来,在我们的片子同志的解释之下,才慢慢的下来,然后迅速的从我们身边走过)

“这里有条小路,我们抄小路吧?”一大在前面发现了一条小路问我们几个人。“好是好呀,可我们没有带手电呀,这路看不清呀。”老部在一边盘算着。我说道:“拿什么手电呀,我们的手机亮度足够了,来,你们走前面,我的电话光线好,我走最后。”还是上山队形,我们把片子放到队伍的中间作为保护对象开始沿小道往山下走。

“注意注意,靠右走,左面是陡坡。”

“小心,前面有一个深坑。”

“慢点慢点,前面是一个急下坡,拉着片子。”

在队伍最前面的一大不时的向我们几个传递着前面的路况。不时夹杂着片子的几声叫声,我们的队伍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我在队伍的最后,把我的电话照亮的区域尽量的照到最大面积。树枝不时的扫过我们的服装,耳边偶尔传来的鸟鸣给我们的小道下山之旅添加了些许风雅。

“同志们,坚持一下,前面就是大路了,我们马上就到山下了。”老部竟然给我们几个人玩起了望梅止渴的把戏。“¥#@&¥%&……&¥……&(*&&*……&¥#@@¥”我们几个人一顿口水加大棒的差点没把老部噎晕过去。

“哇哈哈哈,同志们。咱们这回是真的到山下得了。”在队伍中间的片子发出一阵狂笑,在空无一人的山中回荡。“片子呀,咱能不能笑的小一点呀,别一会你把森林警察招来了。”我轻拍着片子的肩膀说。片子吓的一愣:“不会吧,这会还有警察得了?那我们要小心得了,万一被抓了就不好玩得了。”“哈哈哈哈~~~~”我们4个小兵狂笑。一大边笑边对片子说:“副政委是在逗你呀,你还真相信了呀。”“好呀,咖啡,你敢逗我得了,小心我修理你得了。”片子一边怒吼一边挥着她那粉拳向我冲来,那架势就像要和我玩命。我是边笑边躲呀。

(在山上,我们4个男同志是尽情的吼了几嗓子军中口令,感觉就一个字:爽!)

“同志们,过了马路就是西湖了,走,我们过去看看。”老部说着话就先一个人过去马路了。“对面是一个超市,我去买些水来。”副部说着就跑向了超市。一会抱着5瓶水回来了“怎么不凉呀?哪里没有冰的?”片子拿着一瓶水问。“啊,你们没说要凉的呀,那我再去换换。”副部转身就回走,我跟上去:“走,我陪你,我们一起。”到小超市里和店里的一位大爷说着话就把水换了。我和副部出来小超市,老部他们已经走到了一座桥上。我追上来一边分水一边问:“这就是断桥呀?老部是不是想在这桥上找一位白娘子什么的呀?”“哈哈哈,我是不找了,要找也是你副政委找呀。”“副政委不敢找得了,他找的话,那小猫是要发飙得了。”“要不我们的帅哥副部找一个?”我把话题转移到了副部身上。“算了吧,我家里的也是一个厉害人物,我可不想找麻烦。”“哈哈哈,你们不要想我呀,我可没想过找什么白娘子。”一大直接就把这话题给封死了。这时候路边过来一个小伙子,头像带着一对会发亮的牛角玩具,我们的片子同志一定要买一个带在头上。5大洋没有了,换来了片子头上我称之为牛魔王,她自称为小龙女的一对牛角。哈哈哈哈。咔嚓,咔嚓,在宾馆的房间里也就诞生了我们片子同志的第一张小龙女照。

咔嚓,咔嚓,咔嚓,~~~~~在西湖边的夜色里,我们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和我们的身影。

夜晚的西湖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恬静,温柔,真如同古人所言:柔弱西子湖,窈窕断桥身。所有的烦恼这刻似乎已经被西子湖的夜色涤清。

时间所限,匆匆收尾,各位朋友见笑了。


本文内容于 2007-10-11 10:50:04 被咖啡雪茄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