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由于在第一季里没有用第一人称来写,有些同志建议我用第一人称写以后的帖子,所以,此帖开始,全部用第一人称来写

10月2号上午8点30分

“起来了吗?”我在电话里问老部。

“啊?起来了起来了。”

“听你这话就知道你还在床上趴着呢,快点起来,我们要去接一大,他7点的飞机,现在快降落了。”

“嗯嗯嗯,你们等我。”

我挂断电话,回身对小强说:“一听就知道这家伙还没有起床,一准是爬在床上吸烟呢。”“你就别指望他现在能起来,我们先到店里去,估计他也就快到了。”小强回答着。“我先下去了,在楼下等你,楼上有些闷。”我一边说着一边就出门了。

我一身迷彩站在楼下,来回路过的老头老太太们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直发毛,我是一支烟接一支烟的吸呀,好不容易小强从楼上下来,我们两个找了一个早餐点,吃了些早餐就准备去店里。“我们打车过去吧。”我说着。小强:“坐公交也不慢的,一会就到了。”“唉,那就坐公交吧。”老部的老乡兼店员也是一个会过的家伙。

到店里帮着小强收拾店面,店里的电话响了。“他说车进不来,让你到外面去等他,他一会就到。”小强对我说。“知道了,我现在出去,找不到他我再打电话给他。”我转身出去了。

“你在那里呢?我怎么看不到你?”

“你走错了,望回走,我就在路边呢,这里有卖煎饼果子的,我们来两套?”

“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我还没吃呢。”

“谁让你起来的晚呢,我看到你的车了,挂了啊。”

还没走到老部的小黄马边上,我就在想:这家伙是一定没开空调。走近一看,这家伙果然是没开空调。开门上车,我可没有昨天的客气了:“开空调,这么热你都不开空调,昨天是没好意思说你,今天可不管了,快点快点。”部队长一边拧开空调一边讪笑着:“嘿嘿,开开开,这天又不热,开空调,唉。”我直接就把空调的风挡开到了三档。这凉风是那个爽呀,我估计老部的心里是有些肉疼呀,哈哈哈,不管了,先舒服了再说。

在去机场的路上

“一大给你打电话了吗?”

“没有,一早他给我发了个信息说已经上飞机了。”

“我刚才打他的电话,关机,估计这会飞机要降落了,我再打一边。”

我拿起电话拨一大队长经典的电话,嘟~嘟~嘟,还真通了,看来一大是已经平安落地了。

“你就在二楼等我们,我们离你还有几公里,一会就到。”

“嗯,我就在边上站着。”

挂断电话,我对老部说:“已经降落了,这会在二楼,我估计一大站的地方应该和我昨天站的是一个地方。”“可能可能,他穿什么衣服?”“应该是迷彩,记得来的时候,他对我说要穿迷彩来的。”说话间,我们的小黄马已经转上了航站楼二楼。

我们的一大队长闪亮登场。

大老远的就看到一大站在我昨天站的地方,穿着黑色T恤,迷彩军裤。“哈哈哈,看来我们说对了,他站的地方就是我昨天站的地方,连位置都没错。”我和老部说着。“你们俩真行,穿的衣服都一样。”说着话,我们的小黄马停在了一大跟前。一大队长直接开后门坐了进来。

“ 一大队长呀,你和副政委怎么都穿着迷彩直接就飞来了?”老部照例一支接风烟递给一大队长。“这样不是省事吗。”一大队长用我的火机点着烟。“怎么样?一路上还顺利吧?”我边说话边顺手把窗开了一条缝。“还行,不怎么颠,就是降落的时候满吓人的,宁波这机场周围都是小山头,我老感觉飞机要坠毁。”“哈哈哈,你和副政委怎么感觉都一样呀,都感觉这飞机要坠毁。”“别说,老部呀,就你们这宁波机场周围的小山头,没来过的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你想呀,这飞机感觉就在小山头上一颠一颠的,心里能不嘀咕呀?我和一大都是这感觉。”“怎么样,感觉宁波这天气怎么样?”老部玩弄着手里的眼镜问一大。“还行吧,就是感觉有些闷。”“嗯,我昨天来的时候比今天凉快些,我是直接穿着迷彩上衣下的飞机,感觉还不是很热,今天这天气感觉比较闷。”

我们三个坐车上吸烟,我扫了一眼车前面:“走吧,一会警察要罚款了。”老部:“没事,停一会没事,再说这会也没有交警。”“谁说没交警了,你看看。”我手指着车前面不远的警车对老部说。“晕,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交警呀,走,我们走还不行吗?”老部打着车开车就走。“哈哈哈,昨天和今天怎么一样呀,哈哈哈。”我是大乐呀。

老路线,老部的车又停在了宁波天一数码广场,路过那个大教堂。

咔嚓。一大队长空降宁波的第一张照片闪亮登场了。

咔嚓,咔嚓。副政委与一大的第一张合影诞生了。

咔嚓,咔嚓,咔嚓。部队长,副政委。一大队长的第一张合影新鲜出炉了。

我和一大谁也没有想到,中午的午饭竟然是在老部的店里吃的,老部的是红烧茄子盖饭,我的是鱼香肉丝盖饭,一大的是青椒肉丝盖饭,三人三份盖饭。由于味道不怎么咸,我到外面想买些榨菜什么的,结果是榨菜没买到,买了几个卤蛋回来,还外带每人一杯水果饮。一大把他的菜夹给我和老部每人一筷子,又把我和老部的菜夹走一筷子,说道:“这样就好了,我们的菜一综合就不单调了。”军队作风,风卷残云,结束午餐。

午饭也吃过了,这眼皮子就开始想打架了。上眼皮儿有一下没一下的就开始欺负下眼皮儿了,下眼皮儿就不乐意了:你怎么没事老来欺负我呀?我是招你惹你了?上眼皮儿:我乐意,我就乐意,有本事你也来欺负我呀,哼!下眼皮儿:哎呀,你还厉害了呀,别以为我怕你,来来来,咱俩比划比划。下眼皮儿拉开架势就想和上眼皮儿动眼皮子。我可不乐意了,你们俩眼皮儿在我的眼睛面前舞刀弄枪的,把我当空气呀?“做什么呢,都咋呼什么呢,你们俩就不能老实点呀,小心你们俩我谁都不要了,我换对新眼皮儿去。”我这一吼,俩眼皮儿是老实了,可我有些犯难哟,真闹起来,我到那里找新眼皮儿去呀?再说了,就是找到了,也没有我这原来的眼皮儿看着舒服呀,一对双眼皮儿多好了,谁乐意换对单眼皮儿哟。没办法,只好又来安抚这对双眼皮儿“别闹了你们俩,我让你们俩休息会行吗?”这对眼皮儿一听立马统一战线把眼皮儿眨的飞快。无奈,我只好让这俩眼皮儿挤一起休息了。

叮铃铃~~~ 我的电话响了,

“喂,咖啡呀,你在那里呢?”

“我在朋友的店里呢,就是天一数码里面。”

“哦,一会我们去接你,你等会呀,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OK,我等你们的电话。”

来电话的是我在宁波的朋友山花她们,她们听说我到宁波了,约好了晚上请我吃饭的。

时间转眼如白驹过隙。我的电话再次响起时,已经是15点多了

“咖啡呀,你出来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好的,你们在外面等我,我马上就出去。”

“要不我陪你出去看看吧?别再出什么事。”一大有些担心。“好的,我们一起出去。”我说到。

“你们在那里呀?我怎么看不到你们?”

“我们就在门口呀,你在那里呀?我们也看不到你。”

“我和朋友穿一身迷彩,应该很好找的,看到了看到了。”

我的朋友看到了我,同时我也看到了她们。一大见我和朋友见面了,也就放心的回去店里了。我的朋友山花带我上车对我说:“我们先到我们宁波的东钱湖玩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我说:“没问题,上了车就是你们做主了。”山花:“哈哈哈,我们把你卖了去。”“哈哈哈 ,卖我的时候记得多找几家,别卖便宜了。”笑声中我们的车子向目标东钱湖进发了。

我和朋友之间的事就不在这里写了,和我们红尖野战拉练无关。有机会再单独写出来。

晚上9点,我回到了老部安排的宾馆里,部队长,副政委,一大队长,三支烟枪开始讨论红尖工作。房间里慢慢的变成了人间仙境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