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越战老兵的回忆:法卡忠魂(一)

文章提交者:枪奴 QQ:244541972

枪奴(告读者):本来我将把《越战老兵的回忆:是谁挑起了中越战争》“第二集:边境冲突”写下去的,但由于我是一名中国人,曾经也是一名军人,文章又是纪实性质的,顾于政治的考虑,本人不再写第二集(边境冲突)和第三集(实弹练兵)。当然中越战争起因较复杂,第一集本人主要是从军事角度去考虑分析,不到之处,敬请网友原谅!

《越战老兵的回忆:法卡忠魂》版权属(广州军区政治部)。文中因保密原因(上次《铁血军事》网的主编提醒过我),只提真实姓名和所立战功、职务等,同样只对环境和人物内心加以描写,绝对不改变事实。在编写过程中,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如文字、逻辑、语法),望网友给予批评指正,本人十分感激,谢谢!枪奴(原解放军某部)

法卡忠魂(一)

枪奴:也许这些人就在你身边:(李荣业:营长 二等功)

夜,黑乎乎的。

收集完各连的情况汇报,我的眼皮象粘上了胶布似的,怎么也睁不开。

我象往常一样,习惯地靠在低矮湖湿的土墙上,一根接一根地拚命吸着香烟。

“真见鬼,吸烟也不灵啦!”我心里愤愤地骂着瞌睡虫,使劲地拧着眼皮、耳朵。战斗打响以来,已经整整十一个昼夜没有很好地睡过一觉了,趁今晚平静些,打个盹吧。

“喂,喂,七一一,七一一,我是法卡三号……”

步谈机传来的呼叫声把我惊醒,一听,是五连连长邱潭安的声音,便赶紧问道:

“前面情况怎样?”

“敌人突然向我们炮击,炮弹很密。”

我放下话筒,走出掩蔽部,只见夜空中飞着一条条火龙,越军打来的重型炮弹,不时在我们周围爆炸,我方纵深区域一些过去从没有挨炸过的山头和交通要道,也被炸得土石飞扬,一片火海。

敌人这一异常举动,不禁使我警觉起来,瞌睡虫早跑到别处去了。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判断敌人炮火封锁我交通要道的目的,在于阻止我后续部队的增援,今晚敌人可能有大的行动。

我向上级汇报这一重要情况后,考虑到在山上坚守的只有五连一个排和两个机枪班,便命令六连连长梁天惠:夜晚停止抢修工事,集合全连武装待命。

为了争取主动,每隔五分钟,我就给阵地上的邱连长打一次电话,询问前沿有关情况,提醒他们加强警戒观察。

敌人还在疯狂炮击。凌晨三点十分,耳机里传来了邱连长沙哑的声音:“敌人多路进攻,三排已经接火。请求炮火拦阻,派人增援!”

“五连长,五连长!”不一会,有线电话中断,无线电步话机也呼叫不通,法卡山与营指挥所失去了联络,我争得直冒冷汗。

为了对战斗胜利负责,我和教导员商定,打破过去那种先请示,得到批准后才能调兵的规定。在请示上级的同时,我命令五连副连长刘进柱火速带领二排上山增援,六连副指导员陈维林带领一排支援五连二排战斗。部队派出后,我才算踏实了些。

战斗愈来愈激烈,透过掩蔽部的观察口,我隐约发现阵地成了一片火海,枪炮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交织在一起。这时,我接到刘副连长报告:连长负重伤,指导员壮烈牺牲,三排伤亡很大,敌人已经占领了五号、四号阵地,并用火力封锁我增援通道,他们和六连一排正在与强攻三号阵地之敌展开血战……..

三号阵地是法卡山主峰,主峰失守,就意味着整座法卡山的失守!我正想告诉刘进柱一定要守住三号阵地,等待增援,不料通信联络再次中断。情势危急,我把烟头使劲掐灭,拿起话筒对着梁天惠大声喊道:“跑步增援三号,一定要守住阵地!注意叫他们千万保护好步谈机员,确保联络畅通。”

梁天惠到了三号阵地后,很快把阵地上分属于几个单位的干部战士组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集体,接连打退了敌人的数次进攻。但是,敌人仗着人多势众,一次次扑向三号阵地。正在这时,上级向法卡山头打了两发照明弹,梁天惠向我报告:“四号、五号阵地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敌人,可能有一个团的兵力,请求向四号、五号阵地开炮”。

好家伙,我原来估计敌人可能是一个营进攻,没想到竟是一个团!知道了准确的情况,我命令梁天惠注意组织阵地上人员隐蔽,立即请求上级向四号、五号阵地开炮!

“轰…..”刹时,我强大的炮火准确地在五号、四号阵地前沿和三号和四号阵地之间筑起了三道火 ,火炸得敌人血肉横飞。梁天惠组织所有人员趁机反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反复争夺,敌人终于丢下了二百多具尸体狼狈败下阵去。

迎着东方升起的旭日,我登上指挥所山顶,久久地眺望着对面那座激战一夜的法卡山,感到它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雄伟,更加亲切!

敬请留意(枪奴)所注:越战老兵的回忆:法卡忠魂(二)


本文内容于 2007-10-9 17:30:48 被护旗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