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发生在一个小镇的真实故事。

主人就是我家隔壁的老王。

夏天,骄阳似火。老王家的小百货批发部在太阳的烤晒下,毫无生气。老王焦躁地守着自家的门店,眼巴巴地盼望着他的上帝——顾客上门。

这时候,上帝真来了。

一前一后,其中走在后面的那人,看起来很有些派头呢。和小镇其他人给老王的感觉很是不同。而走在前面的,是老王的牌友老杨,经常在一起玩,说起来也很熟悉。老杨的家离老往家不远,算是乡里乡亲人。

作为店主,老王自然首先打招呼:“老杨啊,这么热的鬼天,逛什么呢?”“我可不是瞎逛,给你带生意来了”老杨暗示他后面的顾客很随意地回答说道。

后面那人急忙上前一步,好象很熟悉的样子说:“老王,我替人办酒席,正在采购烟酒,听说你这货不少,特意让老扬带我来瞧瞧。”边说边拿出精品黄鹤楼烟(零卖那是35元一包批发价320元一条)递给老王老杨各一支,就在吞云吐雾中,三人大谈特谈麻将经验。临末了,那人在老王店里选好了供应30桌酒席的一次性杯子、碗、筷、毛巾、喜糖等,然后付了50元钱押金,并签上他的名字。在小镇上,因为生意不是很好做,一般熟人,大都先办事,后付钱。只要写下字据就行了,反正人家也交上了押金,老王没有怎么盘问,也没怎么放心上。

第二天,那人再次来老王的店里,拿走了部分杯子和碗,并再次在老王的帐簿上签字画押。

第三天,老王出去采购了。他老婆在侯着店子呢。骗子的机会来了。

“大嫂啊,您在。王大哥呢。”骗子明知顾问啊,而蒙在鼓里的女老板自然是告诉他实话。看人家喊王大哥那么亲热,女老板也以为他是和自己老公很熟悉。“我前天就和王大哥说好了的,我要办酒席,已经在这买了杯子、碗什么的,我还下了押金的。他让我今天来拿烟和酒的。他不在啊?”女老板翻开帐簿,果然看到连续两天这人自报的签名。骗子继续施压,说“如果他不在的话就算了,我蛮急的,我到其他店子去拿算了。王大哥也真是的,说好了的事情,怎么就不守信用。”女老板急了,生意本来就不好做,老公拉来的生意怎么就让他白白走呢?“莫慌啊,我这有货了,你到其他店绝对没我这里多。”于是,让骗子看他的几件新近来的好烟,女老板说,象她店子里的好烟一般店子是进不了的,骗子说店子有多少他要多少,而且酒也要最贵的。就这样,店子里三件好烟外加40瓶好酒被选好了,按照以前的规则,签字画押,事情办后在来结帐。骗子喊一辆麻木,货装上车,让麻木司机开走。

麻木自己也是小镇上的人呢,看到这人和女老板如此熟悉,而且口口声声说自己和王大哥是好朋友,虽然自己并不认识,但人家说要办酒席,也没任何的怀疑。按照骗子的要求,麻木自己帮他把货拖到10公里外的一家酒店的门前,并对他说:“还麻烦你再跑一趟,给我把碗、杯、毛巾等拖来吧。王大哥知道的,我前天就在他那定了货。拖来后我一起付钱给你。”麻木司机想也没想,回头就准备赶二趟。

这不,麻木司机回转来的路上,就接到老王的电话,问他把货拖到哪里,赶快给把那人稳住。麻木司机说他已经转来了,马上就到。这时候小镇上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原来老王打货回家,听到老婆说的事情后,感觉十分不对头,急忙给麻木电话,已经来不急了。老王急忙骑摩托车追到大酒店门前,哪里还有人影子,白白损失了5000多元钱啊。他老婆目瞪口呆,恨不得跳楼。清醒后的老王想起来,那天带骗子来的是老杨,他赶快找老杨,老杨说,他也不认识那人啊,只不过那人说是提他远房亲戚办酒席,因为不熟悉小镇上的情况,要他介绍个主顾,老杨因为和老王关系好,这才把他带去的。

情急之下的老王要老杨赔偿损失,老杨坚决不同意,他不过是引见了一哈,自己也没说什么,与他无关。在两家吵个死去活来的时候,没办法,只好报案。警察自然毫无头绪,最后协调之下,老杨自认倒霉,同意赔偿一半的损失。

到现在,老杨家和老王家都没说话呢。矛盾着呢。而麻木司机,虽然自己白跑了20公里路,想想人家的损失,万幸是警察并没有把他牵连进来,也就作罢。

本文内容于 2007-10-9 10:38:59 被mokes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