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和我的老乡在新兵连训练时,有一次过节炊事班班长要去外边采购东西,挑了我们俩个去帮忙!当时我们那个高兴啊~~~~正是年少好动时,因为进了部队就没有出来过!我们俩在大街上跟着班长一边东看西瞧的,看哪哪新鲜!偶尔还打闹一番,班长回头对我们说,做为兵要兵的样子,不要东张西望,何况这里离部队不远,要是让首长或督察看见了要挨处分的!一句话吓的我们忙收回目光!路过邮局时想起身上还装着几封战友们让我们寄的信,经过班长的同意我们进去投信!投完信我们被邮局展览的邮票给吸引住了,正在忘我的看着,忽然身后有人碰了我一下,我回过头一看绿装,因为我正对着阳光看不清楚肩章,吓了一身冷汗还以为是督察那!脑子一热两脚并拢敬礼,大声叫:首长好!战友吓的猛地扭过头!那个人哈哈大笑回过神一看原来是邮递员~~~~~~~

新兵连结束后我们俩分到空军地勤,有次连长来我们班视察,有一哥们有点口吃,正好他上哨!连长走到他的背后他也没发现(可能当时思想开小差)一回头看是连长一激动不知道该说什么,结结巴巴地说:"报.....报..告......连长适意他不用说了,但这哥们儿更激动了一着急竟然叫了声:报告..团长~~~~~~~我们连长当时回了个礼,很是尴尬地走了~~~~~~~~~~~~~~

回家探亲~~~回家后一时习惯不了家的生活节奏!有一次大清早我正睡的香,咪咪忽忽听到外边的号声,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下来,冲到外边,一看是个卖香油的老头在吹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