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下这些都是发生在寒冷的东北那噶瘩部队新兵连的故事,本故事纯属事实,如有雷同,纯属抄袭!望个位战友监察~!~!呵呵

那是沈军区XX集团军XX野战部队的新兵训练基地!新兵连操场有个旱厕,厕所旁边有一颗歪脖子柳树,(现在很难见到歪脖子柳树了!)为什么提到这可柳树呢,因为这棵柳树没人说上它的年龄,据说在以前改造军营的时候这里就有这个厕所就有这棵柳树(基地是以前小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731部队的一个医院,还是研究生化武器的基地,)当时在新兵连的时候听老兵讲以前部队训练大学生军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个女学生在树上上吊死了,当时也没查出原因,大学生军训完走了以后这个厕所就停用很久,据老兵说闹鬼,晚上经常听见里面有个女人的哭声,后来厕所门口加一个屏风墙,又盖一月亮门,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厕所!新兵训练时晚上班长讲的鬼故事就有这个!好像也是传统了!

那时候新兵连的宿舍楼是刚装修好了的,设备也是现代化的设施,不过那一年很多都是农村的兵,开始好多不会用冲水马桶,加上水土不服好多闹肚子的!楼里的冲水厕所天天都有不冲的,有来不急顿下喷到外面的,特别的脏,因此新兵连领导特别气愤,规定,在白天只准在楼里厕所解小厕,晚上九点熄灯前新兵一律去外面旱厕上大厕,(当时那个冷呀,白天的气温都在零下20度左右,没办法,新兵不是?在哪的新兵也只有乖乖的忍着,又有哪个新兵连领导把新兵当人看了~~~~~~)

有一新兵小栗,话说起来那是从没出过远门,没见过杀猪,没走过夜路,总之一句话——胆小,有一天晚上大概8点种左右吧,想上大厕了,可是又不敢去,怎么办?只有到处找人一起去,不过哪天也是他倒霉,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人一起去,自己去吧又害怕,捂着肚子在班里转来转去转了半天,实在鳖不住了一着急自己去了,当时操场上的灯嘿嘿的,一进了月亮门就害怕,当时那也没有灯光,谁给你在外面旱厕安灯呀,那不是浪费新兵连的钱财吗!自己低着头咬着牙左右都不敢看就直奔进去了(汗呀~!~!~!~!!),刚蹲下没一会就听见隐隐约约的有人在哭,开始还以为是风声!侧着耳朵仔细一听坏了,还真是女人的哭声,当时吓的冷汗噌的一下就冒出来了,赶紧的擦了擦屁股把纸一扔,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望外跑,(估计当时心里肯定是毛了,哎!可怜的孩子~~~~~~胆子也太小了~!~!~!~!)进了宿舍小脸煞白,坐床上话都不敢说了~!!~!别人问怎么回事也说不清楚,就一直结结巴巴的说厕所有人哭!大家听了也哈哈一笑过去了!反正鬼故事听了不少了,心里都不怎么相信那是真的了~!~!~!

第二天训练休息时,就听见有人传,说昨晚上一新兵上厕所吓的裤子都没提就跑出来了,仔细一问原来是当时几个新兵战士一起趁请假上厕所的理由躲在屏风墙后面抽烟,看他进去时连扭头看都不敢看后几个操蛋兵想吓他,就捏着鼻子在那装女人哭,没想到结果还真吓出来了,裤子都没提,搁他们的话,屁股挺白,快赶上地上的雪了!晕ING

其实在新兵连听的鬼故事很多,也有很多事新兵被吓的够呛,不过后来想像也没什么怕的,说白了也就是因为那地方是以前小日本的研究基地改建的,加上老兵怕新兵不听话乱跑,所以就晚上没事和你拉扯拉扯话化家常讲讲鬼故事,新兵怎么也是十七八的多,经历的事情少,加上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和一帮陌生的人在一起,本身心里就有点胆怯,加上老兵的刻意引导,还真怕鬼这东西了,呵呵!

有一次的事也挺搞笑的,不过一直没有正确的答案!~!~!事情发生在新兵连一个本地的后门兵小孙身上,这个兵一米八以上,长的高高大大的挺白净,怎么看怎么象公子哥(本来就是!呵呵!俯卧撑一个都起不来的主,号称没吃过咸菜!呵呵~!~!),能说会道的,拍马屁的本事岗岗的~!不过干啥啥不行,一天早上4点起床后都在地上叠内务,正好轮上小孙和班副打扫5楼楼道卫生(基地A群新兵连宿舍一楼是炊事班的操作尖和食堂外加医务室,二楼基地老兵住的宿舍,三楼是新兵连的宿舍,四楼是大队的干部办公室,五楼是新兵连各个排的储藏间和基地的招待室,一般没人去5楼,加上当时刚装修完,5楼又没有人气,因此4楼和5楼拐角的墙上返潮都起了绿幽幽的一曾苜,怪慎人的!)班副和小孙扫着扫着发现没拿簸箕,班副让小孙继续扫,自己下去就拿簸箕,小孙呢,比较懒,一看班副下去了也就不干活了,爬窗户上对着玻璃上的冰凌哈气,然后在上面写起字来,正玩的高兴呢就听见“吱呀”一声,小孙还以为来人了呢,拿者扫把一边装着扫地一边看,没有人呀,二排放战士行李的储藏室的门开了,小孙挺纳闷的进去瞅瞅,没人呀,也没多想,把锁上上保险就锁上了,回去扫地了,正低头扫地呢又吱呀一声,本来已经刚锁上的那扇门又开了,小孙这个纳闷呀,估计是有人开玩笑,举着扫把进去仔细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风吹的?不可能呀?这大冷天的窗户都关的好好的,有缝隙的地方全都结冰堵住了,根本就没风呀,~!~!有人捣乱?两次都没发现人,再说就是有人上来也没有可能自己看不见呀?那是 ~~~~~不会是~~~~~越想越不对劲,心想还是下去吧,等会和班副一起再上来~!~!~!转身就要往楼下走,走到楼梯口刚抬脚要下看见那面绿油油的墙~~~~脚下一软坐地上了“哇~~~~”一嗓子——得,这家伙哭上了!!

这一哭可好,4楼打扫卫生的新兵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听听声音是在楼上,赶紧赶过来问怎么回事,新兵连连长也醒了,裹着军大衣就跑出来了,一问怎么回事大家都傻了,连长也纳闷了,过去一看:门是开的没错,可是它怎么会开呢?可他不应该开着呀,各个排的储藏间的门都锁的好好的,钥匙在连部挂着呢,最近也没开过储藏间,门上的锁也好好的,没有人破坏的痕迹呀~~~~~~大家一脸郁闷的把小孙扶下楼去 ,剩下连长带各个排长在楼上研究半天才下来,大家也没敢问,领导们也没解释什么,一直到新兵下连这事都在新兵的心里是个迷,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锁好的门自己就开了呢?没人,也不可能有风,那是怎么回事呢?还把一个大小伙子吓的哭起来~~~~~~估计连长他们也没想清楚~~~~迷~~~~新兵连的鬼故事又添上一笔~~~~~~~~~~~~~~~~

还有一次就是自己吓唬自己的事了,当时的地窖是以前的防空洞,小日本修建的,后来用于冬天储藏蔬菜,也就改名叫菜窖了,打开菜窖门是往下的楼梯,挺矮的(没办法,大家都知道小日本叫倭寇倭寇的,本来就是矮,建的建筑也是根据他们的身高来的)下去是往左右的通道,墙上挖个四四方方的洞,里面放着一猪头的头骨,(好像镇小日本的邪气用的,具体为什么放上去各个老兵也说不上来!)左上交是一个小小的发红光的小灯泡,刚一下去怎么都觉得吓人,菜窖里有好多单独搁开的房间,很多,有的放着白菜,萝卜,土豆~~~一些蔬菜,还有没有用的房间就没有电灯,加上里面的灯光很暗,炊事班的老兵下去求菜的时候都拿个手电筒,带着新兵下去,有一次中午吃雪里红炖肉,阉雪里红的小房间在很里面,老兵带着两个新兵去里面求菜,还没走到里面的时候就听见“梭梭”的有声音,老兵还以为是耗子,没在意,路过一个门就拿手电筒照着看一下里面的菜~~~~突然,老兵照进一间房子的时候手电筒停住了,啊~!~!~!的一嗓子就往回跑,嘴里喊着“鬼呀~!~!~!”吓的后面的两个新兵也跟着往外面跑,等到了地面上正好碰见司务长指挥新兵再清理牛棚,看见三个人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就骂上了“大白天的都他妈的鬼叫个鸟呀,什么鬼呀神的,这里是部队~!~!~!”问完情况后司务长让人去求来晚上连长查岗用的大号手电筒,带着几个兵就下去了,一边一个屋一个屋的照一边问老兵?哪个屋?老兵哪还记得呀,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司务长一边骂小兔崽子看眼花了一边找,老兵在后面缩头缩尾的东张西望~~~~~~~突然,老兵看见司务长的身体也僵住了,啊了一声,顺着灯光看过去,一个是平常人的头一倍大的脑袋,满脸皱纹的脸庞,肿胀的身体~~~~~~~~~大家都到吸口冷气,仔细一看,是活的,还在动,还架起胳膊挡着眼睛~~~好像是人,恩,没错,是一老人~~~身下是一个大大的破编织袋子,旁边是吃剩的萝卜什么的~~~~~~~~~~

大家把老人搀扶着出了菜窖才仔细看清楚,是一位沧桑的老奶奶,头上带一个摩托车带的头盔,一身破旧的衣服,说话呀呀的大家都听不清楚,最后确定为残障人士~!~!后来连长过来了,基地领导也过来了,后来把勤务连的也叫来了,都傻眼了,门口都有战士24小时值班站岗,周围是3米多的墙,墙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和玻璃茬,都想象不出来老太太是怎么进来的,进来多长时间了~~!~!~!没办法只好把老人交给地方的相关部门,之后新兵连领导开始开会研究老人的事~!~!~!~!~!~!~!~!

这样的事情估计在各个新兵连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想各位战友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经历,有的能说清楚,有的没办法解释,呵呵,新兵连的战友来自五湖四海,鬼故事也是层出不穷,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的地方也一定就有鬼故事!说出来仅供大家嫌来无事的时候进来乐乐,估计也吓不着人!要是吓着你了那只能说句对不起,你胆子太小了,别怪我!呵呵~!

今天先写到这里,改天见~!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说,来人,收拾家伙,咱撤~!~!冈才一才气~~~~啊哈哈哈哈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