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血火染高平(胡志明战友的儿子)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支前的民兵)

在我军攻打高平的战斗中,若有千余名民兵向导和翻译伴随我军一线部队行动,他们为我军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今天向各位朋友介绍的是他们当中的一位突出代表,我广西那坡县平孟乡弄依村民兵林兴平。小林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在越南人民抗法战争期间,我境内平孟一带是越南劳动党领导人进行革命活动的根据地,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两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弄依村的边民常常冒着生命危险,曾多次掩护越南劳动党的领导者和革命同志。一次法军和保大伪军追捕胡志明到了我弄依村里,弄依村民对法军介绍化了装的胡志明说:“他是看风水的王先生,你们竟敢越境侵犯中国领土,凭什么啊!”在我村民的斥责下,法军无奈的撤走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兵担架队)

1944年在玉米拉棒子的季节,在我境内的岩排岭上,小林的父亲林恩崇和三公林贵荣俩人,从胡志明主席的手中接过一封 加急信件,让他们送到几十里路处的百布山,交给在那里坚持武装斗争的越南同志。信送到了,越南革命同志及时安全转移了,避免了重大损失。当爷俩高兴地踏上返回国境的途中,他们不幸被法军捕获。在押解途中,小林的父亲乘敌人不备,跳崖得以脱身,而小林的三叔公则被法军斩首示众。

小林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出生成长,他从小就渴望参军,十六岁就加入了民兵组织,后来成为一名基干民兵排长。但他参军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他传承了父辈的光荣传统,为中越友谊和越南的革命斗争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通过两国边民之间的友好往来,把我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传递过去。

但是就在那几年里,风云突变,越南当局在全国掀起“净化边境”的运动之后,连接两国的纽带断了,通住两国的友谊路也荒芜了。更甚的是在1978年9月,越军竟出动了一千多人入侵我境内平孟地区,向为越南革命胜利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我平猛边民和学校开枪挑衅,打死打伤我边民多人,并在我方一侧架设铁丝网,不许我边民收割自己的庄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越军炮击中被震死的家禽)

有一天,有一个越南的边民通过无人的小路偷偷越境告诉小林说:“我是受乡亲们的委托来送信的,我们亲眼看到有公安到你们这边埋地雷,你们可要千万小心啊!”

送走了那位越南边民,小林和民兵们搜索起获了越军埋设的地雷。但是,越南的反华行动更加猖狂了,周围的村子有十数头耕牛被炸死,好几个边民在劳作时也触雷伤亡了。我边境军民的友谊之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人们期待着正义的反击。

当我军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命令下达后,小林被我41军122师2团5连聘请为带路向导,圆了他打小的从军梦。

我122师奉命从越军防御正面展开攻击,沿平孟、孟麻向朔江推进。我2团2营担任攻打长白山的任务。开战还不到48小时,我军的一支奇兵已穿插到高平城下,我军正面进攻的122师也已攻克朔江重镇,打开了进军高平的大门。长白山守敌已被我2团4连消灭,剩余残敌化整为零,分散躲藏在我平孟关口通住高平的公路一线,凭借险山石洞,骚扰我军运输交通线。我军根据越军战术的变化,对敌展开拉网式清剿战斗,我2团5连受领任务,在长白山一带搜剿残敌。

一天,小林和5连的小分队搜到白苗山的一个山腰平地间时,发现在地上有吃剩下了猪骨头和做饭用的铁锅等物品,但上下左右都没有发现岩洞,搜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情况,他们只好撤了下来。小林心里有些不心甘,他疑惑地走在队伍的后面。突然,从山上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他判断是联络信号,一定是越军。他急忙喊住了小分队,向传来声音的方向搜去。果然,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有一个伪装的很好的山洞口 ,小分队的排长让战士们展开掩护,他和小林一前一后的向洞内摸去。

刚进洞,就发现在地上坐着6个越南山民,有4男2女,都是老人。他们看到有人进洞,都慌了。小林用当地话问道:“洞里还有什么人?”老人们慌乱的回答:“没有什么人。”我排长和气 地对老人们说:“我们不伤害老百姓,请们你不要害怕。”小林随即翻译给老人们听,但老人们还是疑虑不定。小林向冷漠的几位老人说:“老人家,你们信不过我们?”老人“哼”了一声问道:“你会越南话,你是什么人?”小林拉住老人的手说道:“我是弄依人咯,林恩崇是我的父亲。”一听到在中越边境英名远扬的英雄名字,老人的脸色由白变红,心里充满了愧疚。在这方圆百里,谁人不晓得林家一门忠烈,曾为越南革命出过大力,立过大功。为越南革命抛了头颅的林贵荣、跳崖流血的林思荣,他们都是当年和胡志明主席同生共死的战友,为越南革命胜利立过大功的中国人啊!

老人动情的拉住小林的手说:“孩子,你三公和你父亲在那的时候,咱们两下一起搞革命,多像一家人啊!可现在…………”看样子,老人心里很难受。

小林深切地对老人说:“老人家,我们不是来打杀你们的,我们是来教训那些破坏中越友谊的坏蛋的!。”

老人对小林的话还是有些不理解,嘴里在反复念叨着“友谊”两字,小林动情地说道:“我们的友谊是让那些坏蛋给破坏了,但友谊的根还埋在我们的心里,也埋在你们的心里,就像你们山歌里唱的一样:‘亲朋从后楼走了,还会从前楼又来’,你看,我们不是又来了嘛!”小林眼里盈出了泪花。

老人们听到小林的话语,心里也不由一阵酸楚,他们打心眼里搞不懂政府咋会把事情搞得这样糟,在昔日恩人的后代面前,在曾和越南人民并肩作战打美帝的中国军人面前,这些老人不会撒谎骗人,他们选择了沉默和低头不语。

小林从老人的表情和眼光里找到了答案,里面有敌人,他和两名战士冲了进去。老人们望着小林的身影,不由为他担心起来,刚张嘴喊了一个字“小------”,只听“乒”的一声枪响,老人应声而倒。小林和他身后的战士听到枪声,立即回身把老人救到洞外,他亲自为老人包扎伤口。老人醒后,看到恩人的儿子在为自己包扎伤口,他明白了,中国军人没有打他,而是洞里的狗东西打了自己一枪,他位住小林说:“你是恩崇的好儿子,你们都是好人,我们是一家人!“他说等回去后,就动员山上的村民下山回家。

在我小分队指挥员的安排下,受伤老人被送到我军医疗所治伤,其他老人也都送到山下。随后,下达了攻击命令。

小林首先进洞,向刚才打枪的地方连投了几颗手榴弹,跟在后面的两名战士正在住里冲,小林一把拉住他们说:“慢点!”说罢,他躲到洞里一块大石头的后面,用木棍挑着军帽晃了晃,没见动静,又用手电向里照了照,还是没有反应,他和两个战士冲到深处。只见两名越南公安已被炸身亡,在尸体旁边的地上有两支苏制步枪,还有几十发子弹散落在旁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反击中的我军火箭炮)

又一天的傍晚,小林带领部队走到板羊山的半山坡时,突然一梭子弹打了过来,我一名战士中弹倒地,他们立即隐蔽观察,只见在不远处有一隐蔽的山洞口。小林刚要出去,被排长拉住了,“别莽撞,他们也打我们,估计人数不少,咱要讲究作战方法。”说罢,他们抬起牺牲的战士撤了下去。

第二天的凌晨,从那个洞里钻出6个越军,他们扫视了一下四周,就放心大胆地往外走去。这时,只听“哒哒”一阵弹雨扑向6名越军,当场打死5个,剩下1个又逃回了洞内。埋伏在洞口的我小分队各战斗小组立即围了上去,向洞里发起攻击。他们沿着洞壁向里摸去,突然,洞里枪声大作,一挺机枪吐着火舌向外扫来。一看,只见越军的一挺机枪架在洞内石壁上的一个小洞口内;这是一个洞中洞,下面是一个直面较滑的石坡。他们急忙把洞里的情况报告了连首长,连首长感到强攻地形对我们不利,还是先进行政治攻势向敌喊话,迫敌就犯。

小林返身回到前面,他大声喊道:“诺松空叶(缴枪不杀)!”其他的战士们也大声吆喝着”诺松空叶”阵阵声浪在洞内回响。洞内越军没有缴械,反而用枪射击回应我军。

带队的副连长一看敌人挺顽固,把手一挥喊道:“炸掉它!”战士们七手八脚抬来了足够的炸药,爆破手们做好了爆破的准备,小林也抱起一包炸药准备上去。副连长感到他是一个向导,不想让他冒险参加爆破,小林对副连长说:“洞里地形我熟悉,我保证把炸药送到敌人的脚下。”

“好,要沉着冷静。”副连长嘱咐了他几句,就带着机枪手向前做好射击准备。

小林和爆破手们刚运动到小洞前面,越军的机枪就响了起来。我军的轻机枪立即“哒哒”地向小洞口压去,越军的火力瞬间就弱了下去。当小林他们顺着洞壁向前靠近时,越军就不顾我们的机枪,集中火力向爆破组压来,一股死缠乱打的劲头。爆破组长准备先上,被小林一把拉住说道:“你指挥,我先上!”说罢,他卧倒在地,向前匍匐前进。敌人射来的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过。他爬了几步,猛地一起身,抱着炸药包窜进了敌人的射击死角。其余爆破手也按照他的动作冲进射击死角。

小林顺着石壁眇了一眼,就沿着石壁攀登上去,下面的战士把一包包炸药递给他码好,他朝洞里骂了句“见鬼去吧!”一拉导火索飞身跳下,他和战士们都退了出去。

一会,洞内传来“轰轰”的巨大爆炸声,一股浓烟扑了出来。待爆烟粉尘略减,他和战士们冲了进去,只见洞内碎石满地,一片狼籍。洞内一共九个越军,三个已被炸得认不得模样了,剩下的六个也被炸得迷迷瞪瞪,束手当了俘虏。 在三个死者当中,有一个是越军246团的副政治委员,阮吉帝少校,另一名是越军中尉连长。

胡志明战友的儿子小林,在同越军的数天战斗中,一人就打死了越军4名,缴获步枪1支,冲锋枪2支,60迫击炮1门,炮弹2发,手榴弹6枚,各种子弹1千余发,圆满完成向导任务,战后他被我中央军委授予“民兵战斗英雄称号”。小林一家三代的传奇经历和英雄事迹,难道不值得越南领导人深深地反思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